重述神话系列


重述神话系列 作者:叶兆言等
后羿☆进入阅读

内容简介:

  嫦娥忍辱负重抚养神的后代羿,羿在嫦娥的帮助下完成了从神到人的转变,而嫦娥在羿成为皇帝后失宠,羿在濒临绝境时意识到只有嫦娥的爱才是他力量的源泉,进而放逐嫦娥,由于嫦娥的爱,后羿从神成为了人;由于后羿的爱,嫦娥从人成为了神。

  在叶兆言令人目眩的精彩重述中,阴谋与爱情、奉献与贪婪、忠诚与背叛、欲望与尊严在小说中轮番上演,为我们展现了段可歌可泣的惊世情缘。

人间☆进入阅读

内容简介:

  当迫害依靠了神圣的正义之名,当屠杀演变成大众的狂热,当自私和怯懦成为逃生的木筏,当仇恨和残忍变成照明的火炬的时候,在这人世间生而为人到底为了什么?

  慈航苦渡,到底能让我们测量出怎样的人性深度?在这古往今来,每时每刻都会发生善恶抉择的人世间,生而为人是一种幸运,一种罪恶,还是一场无辜?

碧奴☆进入阅读

内容简介:

  在古老的中国传说中,孟姜女是一位对爱情忠贞不渝、徒步千里为丈夫送寒衣的奇女子。

  当时,皇帝为了阻止外敌入侵,抓走了所有青壮年去修建长城。孟姜女想到北方冬天寒冷,便立志要为丈夫送去冬衣御寒。在得知丈夫已经埋骨于长城之下而自己未能见上最后一面时,她放声大哭,以至于天地变色、长城为之而崩塌。


作者简介:

  叶兆言,1957年出生,南京人。198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1986年又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班。历任金陵职业大学教师,江苏文艺出版社编辑,江苏作家协会专业作家。

  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七卷本《叶兆言文集》,《叶兆言作品自选集》若干种。另有长篇小说《一九三七年的爱情》、《花影》、《花煞》、《别人的爱情》,散文集《流浪之夜》、《叶兆言绝妙小品文》、《叶兆言散文》、《杂花生树》等。

  李锐,1966年毕业于北京杨闸中学;1969年1月至1975年3月在山西蒲县刁口公社邸家河村插队;1975年3月至1977年9月在山西临汾钢铁公司当工人;1977年9月至1988年2月在《山西文学》编辑部,先后任编辑部主任、副主编;1988年2月至今驻会专业作家。

  苏童,男,1963年生。1980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妻妾成群》、《伤心的舞蹈》、《妇女乐园》、《红粉》等,长篇小说《米》《我的帝王生涯》、《武则天》、《城北地带》等。

  小说《米》《红粉》先后被搬上银幕,《妻妾成群》被张艺谋改编成《大红灯笼高高挂》获得威尼斯电影节大奖,《妇女生活》改编为电影《茉莉花开》后,获得了上海国际电影节金奖。现任江苏作协副主席,为中国当代文学先锋代表作家之一,多部作品翻译成英、法、德、意等各多种文字。

精彩书评:

  这是一个依恋与权力的悲剧故事。在书中,叶兆言这样看待嫦娥与后羿之间的依恋:“他所有荣耀之心,都是为了嫦娥,当这种依恋之情,成为纯粹的爱情之后,悲剧已经不可逆转。”

  人间没有真正的神,被赋予了权力的人看起来像神,却往往比神残忍,且死亡仍是其惟一的终点。

  爱,似乎可能也只能是惟一的救赎。如果说“重述神话”有意义,这是我看到的意义。

                         ——评《后羿》

  小说通过重述白娘子的故事,来展示人和人间的真相,反思人和人间的残忍。“我”和梅树、粉孩儿和香柳娘、白娘子和青儿的故事在三个时代背景下殊途同归,人对“异类”的残忍是大同小异,而真相只在法海手札——这个空门除妖人的日记中才得以显现。

  小说结尾,为人类作出牺牲并被人类从正统典籍中驱逐的英雄——白蛇在将她的血放出来救活了法海和千千万万自私而愚昧的村民后,被村民们和法海逼得当众自杀,而青蛇更是惨死在自己舍命相救的情郎“范巨卿”的刀下。
  
  人类将斩杀异类的罪名栽赃于法海,掩盖了自私与贪婪的本性,并把这一切说成是真理与慈悲的抉择、情与理的冲突,这份高明,尤其令人心惊胆颤。

                         ——评《人间》

  小说中,眼泪之河正如人心之向背,以一种哀而不怨的方式尽情倾诉并无坚不摧。

  而碧奴,一个最卑微的生命唤醒了千千万万同样卑微的生命,组成空前悲壮的青蛙之河,掀开了宏图霸业下的累累白骨,在神话似的经历中,隐藏着无数个卑微生命最真实最强烈的愿望——幸福的家庭、安宁的日子,舍此并无他图。

  在当今文学创作已经与市场和点击率完全画上了等号时,苏童敢在此时冒天下之大不韪,将一个坚持信念、心怀理想的故事再一次放在我们面前,恐怕,这本身就是一个神话。

                          ——评《碧奴》




本电子书由零点书库免费制作
翻页键:(←)上页,(→)下页,(del)目录



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