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先

钱建文制作

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

一 先

  

  寒对暑,日对年。蹴踘对秋千。丹山对碧水,淡雨对覃烟。歌宛转,貌婵娟。雪鼓对云笺。荒芦栖南雁,疏柳噪秋蝉。洗耳尚逢高士笑,折腰肯受小儿怜。郭泰泛舟,折角半垂梅子雨;山涛骑马,接□倒着杏花天。

  洗耳:尧时有颖水箕山高人曰巢父、许由,尧欲以天下让许由,巢父以为污耳,就池水洗之。池主怒曰:“何污我水?” 折腰:晋陶潜为彭泽令,有督邮至,潜曰:“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人耶!”遂辞官,作《归去来辞》。 折角:折角巾。见上卷[十一真]“郭泰雨中巾”注释。 接□(罒+离):毡巾。见上卷[十二文]“白接”注释。

  

  轻对重,肥对坚。碧玉对青钱。郊寒对岛瘦,酒圣对诗仙。依玉树,步金莲。凿井对耕田。杜甫清宵立,边韶白昼眠。豪饮客吞波底月,酣游人醉水中天。斗草青郊,几行宝马嘶金勒;看花紫陌,千里香车拥翠钿。

  郊寒岛瘦:宋苏轼《祭柳子玉文》:“元轻白俗,郊寒岛瘦”。因孟郊、贾岛之诗,清峭瘦硬,好作苦语,故此称之。 玉树:《世说新语·容止》:魏明帝使后弟毛曾与夏侯玄共坐。时入谓之“兼葭倚玉树”。 金莲:《南史·齐东昏侯妃》载,南朝齐东昏侯以金为莲花贴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步步生莲花也。”后以金莲指女子纤足。 清宵立:唐杜甫诗:“思家步月清宵立。” 白昼眠:东汉边韶常昼眠,弟子嘲之曰:“边孝先,腹便便,懒读书,昼贪眠。”

  

  吟对咏,授对传。乐矣对凄然。风鹏对雪雁,董杏对周莲。春九十,岁三千。钟鼓对管弦。入山逢宰相,无事即神仙。霞映武陵桃淡淡,烟荒隋堤柳绵绵。七碗月团,啜罢清风生腋下;三杯云液,饮馀红雨晕腮边。

  董杏:三国东吴董奉治病,令愈者种树五株,杏成林。 周莲:宋周敦颐爱莲,作《爱莲说》。 春九十:春季的九十天。 岁三千:汉武帝时,东郊献短人东方朔,谓帝曰:“王母蟠桃三千岁一熟,此儿已三偷之矣。” 山中宰相:南朝梁陶弘景隐山中,帝时问以国事,人称为山中宰相。 武陵桃:《桃花源记》:武陵人捕鱼为业,偶入桃花源。 隋堤:隋炀帝自板渚引河入淮,岸上悉种柳树。 七碗:唐卢仝《走笔谢孟谏议新茶》诗:“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力赞饮茶的效果。 月团:茶名。卢仝诗:“开缄宛见谏议面,手阅月团三百片。” 云液:谓酒。唐白居易《对酒闲吟赠同老者》诗:“云液洒六腑,阳和生四肢。”

  

  中对外,后对先。树下对花前。玉柱对金屋,叠嶂对平川。孙子策,祖生鞭。盛席对华筵。解醉知茶力,消愁识酒权。丝剪芰荷开东沼,锦妆凫雁泛温泉。帝女衔石,海中遗魄为精卫;蜀王叫月,枝上游魂化杜鹃。

  孙子策:春秋战国时吴国孙武,著有《孙子兵法》十三篇。 祖生鞭:晋祖逖与刘琨同寝,闻鸡鸣,逖蹴琨曰:“此非恶声也。”琨恐曰:“祖生先吾着鞭。” 丝剪芰荷:《大业拾遗记》载,隋炀帝筑西苑,宫树秋冬凋残,乃以丝绸剪成彩花,装饰池苑。 锦妆凫雁:《天宝遗事》载,唐代行宫温泉御汤中有玉莲,汤从莲中涌出,每浴以锦绣为雁,浮之水上。 精卫:《山海经·北山经》载,传说炎帝之女渡海溺死,化为精卫鸟,衔石填海。 化杜鹃:传说蜀帝杜宇死后化为杜鹃,啼则吐血。

  

钱建文制作

上一篇 首页 下一篇

书中自有颜如玉          红袖添香夜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