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美文欣赏 >> 情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橄榄 【字体: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
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普通文章双面猎犬 第一章…普通文章没有对手就没有…普通文章第一章普通文章第三章
普通文章浣花草普通文章夜游人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橘红色的伞普通文章铁婚年
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推荐文章中华百年游记精…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墨水圈
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冰架普通文章高度怀疑普通文章从尚方宝剑谈到…普通文章德里纳河上的桥
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普通文章父亲买了贺年卡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聆听自然 自然与…
普通文章金庸武侠小说 九…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
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
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屠…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肝…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普通文章墙/[法国]让-…
【零点书库】 橄榄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橄榄

  那一片密集的橄榄树林,伫立在黄褐色的山坡上,树梢上似乎挂着几片低低的灰色浮云。虽值冬令,树叶儿仍是青苍葱郁。

  然而在那油绿的叶片背后,秋天缀满了枝头的尖尖的小果,却早已被采摘得一干二净,连一颗也不曾剩下。它们真是一颗也不曾剩下吗?我愿走遍这橄榄林来找到它们。可是,我知道,我是再也不可能找到他了。因为“我没有看见过他的脸,也没有听见过他的声音,我只听见过他轻蹑的足音,从我房前的路上走过”。我到哪儿去寻觅他呢?我连他的模样也记不得了啊。

  在我纷繁的记忆中,他很像崇山峻岭中的一条小溪流,隐没在遮天蔽日的林木深处,只在偶尔的一瞥中,能看见溪水的闪烁,却找不到它的来源,也寻不见它的去路。有时候,他好像在我的生活中永远地消失了。可是,在那意想不到的记忆的瞬息闪电中,他又清清楚楚地站在我的面前。想要忘掉他是不可能的,尽管至今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徘徊在这一片生机勃勃的橄榄林中,于是,那多年前尝过的橄榄——小小的、生脆的青果,那甜津津的苦味,又从嘴边汩汩地流进了心底。

  “给!”他的一只大手掌摊开在我的面前,手掌上似乎滚动着什么。我不想看,我正在伤心地哭泣,没完没了地抽动着肩膀,泪珠儿沾湿了胸前的红领巾,又掉落到化妆室的地板上。

  “给!”他重复说,一只手颇有耐心地伸在那里。我不想理他,我也不认识他,大概是业余广播剧团新来的学员。他也想和大伙儿一起来嘲笑我吗?我今天上台朗诵诗时,就算念错几个地方,能怪我吗?导演昨天才给我的诗稿。我继续哭着,似乎要让全团的人都知道我的委屈。

  “哎哟,小姑娘,你的眼泪是咸的,我的果子是苦的,可你的眼泪不会变甜哩……”

  他说什么?嗓音像低沉的巴松。

  我抬起头来,面前是一个细高个的男青年,穿一件洗得发白的旧拉链衫。他的手掌上有几颗绿色的、椭圆形的小果。

  “生橄榄?”我摇摇头,它太苦啦。

  “苦,是吗?”他耸了耸肩膀,叹了口气。“大人们都不喜欢苦的东西,小姑娘也不喜欢。可是,苦和甜难道是可以截然分开的吗?你吃橄榄,好像苦,一会儿就变甜了,它会变,懂吗?”

  我啧啧舌头,好像上头流过了一种甜丝丝的味道。我不情愿地把橄榄塞进嘴里。多奇怪呀,它真的会变哩,它比眼泪的涩味好多了。我为什么要哭呢?多没出息。下次演出,我不也会编出一首顶漂亮的诗来吗?我嚼着果,瞧着他,破涕笑了起来,他也笑了,像一个温和的大哥哥。

  演出结束了,汽车送我们到电台门口。电台离我家只有两站路,每次我都自己走回去。

  “不害怕吗?小姑娘。”他跳下车,朝我走过来。

  怎么不害怕呢?今天太晚,都10点多钟了。

  “我正好和你同路!”他说。

  我在他旁边蹦蹦跳跳地走着,哼着歌,已经忘记了几小时前的不快。那橄榄真好。可他这会儿为什么变得这么严肃了呢?

  “你的诗一共16行,念错了三个字,漏掉了一句。”他说。

  我吐吐舌头。

  “教室的室,应念shì,不是sì;蜘蛛的蜘,应念zhī,不是zī,南方人总是zhi——zi不分的。”

  “shì——shì,室。”我愁眉苦脸地念着,“怎么能把所有的字都记住呢?”

  “查字典呀,一个一个地查。”他的口气,好像是在大提琴的弦上用了加倍的力气。

  我不作声了,冬夜的风,钻进我的纱巾里,我弯腰去捡路灯下的一片梧桐树叶,像一片透明的细网,边上缀着珍珠似的梧桐籽儿。

  “不过,你朗诵时感情是真挚的。我喜欢这个。”他补充说。

  梧桐叶随风飘落了,像一只弯弯的小船,要去远航。梧桐籽却留在我的手心里。

  冬天从这里夺去的,新春会交还给你——他低低地念起诗来。庄严得像一位童话中的王子。他的诗,像一首委婉而优美的大提琴奏鸣曲,从我的心上缓缓流过。那旋律,仿佛要把我整个儿包围起来。寂静的马路上,好像寒冷的冬天过去了,蝴蝶在街心公园的绿草地上翩翩起舞。

  “海涅,知道海涅吗?这是海涅的诗。”

  我点点头。呵,莫非他也想当海涅那样的诗人吗?

  “你长大想干什么呢?”他忽然问。

  “考重点中学呀,再考重点大学。”我一本正经地回答。我当然不敢告诉他,我如何崇拜一个当时最出名的女作家。

  “和我一样,我也想考最好的大学。可是总考不上。”他笑了笑,“不过不要紧,会考上的,明年就会考上。到时候我请你吃糖,吃巧克力,好不好?考不上也没关系,就像生橄榄,有人觉着是苦,有人却认为是甜,苦和甜,人和人的感觉还不一样哩。”

  那天晚上,我还来不及把他的话很好地想一想,就看见了爸爸妈妈在小巷口的路灯下朝我走来,他们来接我了。我欢喜地扑上去,忘记了和他说再见。

  下一个星期六,再一个星期六,他照例对我说:“走吧,咱们同路。”我们照例在马路上念诗。他像每次那样,纠正我的发音,不知不觉就走到我家的那条小巷,爸爸妈妈又在那儿等我。我总是迫不及待地跑上去,即刻把他忘得一干二净。回到家里,才想起来没有同他说再见。他好像并不生气,下一次,他仍然送我。他每次对我说的话,总和别人不一样。可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呢?他叫什么名字呢?那时好像还没有懂得大人们交朋友的习惯,我总没有想起来问他。

  过了很久,又是一个星期六,没有我的节目,我在电台大楼的走廊里闲逛,忽然听见从一个空屋子里传出叮咚的钢琴声,是我最喜欢的儿童歌曲《是谁吹起金唢呐》,我推门一看,竟然是他在弹,弹得那么专心。我悄悄溜进去,站在一边听着。听着听着,我也跟着唱起来:“李花像云朵呀,桃花像朝霞,牵牛花爬上了小篱笆。”

  外面街上走过几个青年,把脸贴着玻璃看了一会,怪声怪气地唱道:“哎哟——小妹妹唱歌郎弹琴……”那一曲正好终了,我便好奇地问他:“他们唱什么狼弹琴,狼难道会弹琴吗?狼弹琴,我才不唱哩!”

  他忽然脸红了,呆呆看着我,很快站起身,“砰”地合上琴盖,走了出去。那琴键还在跳跃着,欢乐的曲子在地毯上飞舞,一会儿便消失在那关闭的琴盖里,无声无息了,只留下我一个人,莫名其妙、惶惑不安地站在那里。

  晚上出来,他不再送我了。那琴盖“砰”的一声响,好像把我们之间的一种什么打断了。我难过了好几天。好在不久功课变得紧张,准备升学考试,我一连好几个星期没去电台,也就把这件事忘了。升学考试以后,我又生了病,一直到8月中旬拿到了录取通知单,我才欢天喜地地出现在星期六的播音室门口。

  我的眼睛在急切地转动,搜寻着他。我要告诉他,我考上了全市最好的中学。而他呢?还在生我的气吗?他考上最好的大学没有呢?他说他要考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他没在这儿,一定是考取了,去北京了。他说过要请我吃巧克力的呀。

  “考上了吗?考上哪儿了?”大伙七嘴八舌地问我。

  “杭一中,重点学校。”我心不在焉地答道。

  “给你!”突然一双白皙的手,递过来一包东西。

  “你的哥哥走啦。”有人同我开着玩笑,“这是他留给你的糖。”

  “他,他去北京了吗?”我快活得喘不过气来。

  “去新疆建设兵团了。又没考上。一连三年,文学,外语、口试、小品,都是第一,每次参加复试,都在前三名。可是,又没录取。”

  我的心,好像一下子掉入了冬天的西湖,冰凉冰凉的。“为什么,为什么不录取他呢?”我叫起来。

  “他父亲……呵,我也不清楚……”他们没有说下去。

  我明白了。默默地走出去,我想哭。我想到了我自己。将来,是否也是同样的命运在等着我呢?他送了我那么多次,竟然一句也没对我说过他自己,他一定是把我当成天底下最傻的小姑娘了。现在我到哪儿去找他呢?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我悄悄地走进了那间他弹过钢琴的房间,一个人打开了那个纸包,并不是什么巧克力,而是乌溜溜的几只橄榄,扑来一种奇异的香味。橄榄上有一张小纸条,写着两行小诗:

  冬天从这里夺去的,

  新春会交还给你。

  没有名字,也没有地址,就这样走了,走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去了。我到哪儿去找他呢?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哭起来。成串的泪珠从脸颊上滚落下来。不知为什么,我心里觉得很悲伤。在我那尚未受过挫伤的童稚心灵里,第一次充满了一种对别人的深深的同情,也有对我自己未来的恐惧。可是他,为什么还喜欢吃橄榄呢?生的橄榄,苦涩的青果,说什么对苦和甜,人和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苦和甜是会变的。他是多么奇怪的一个人啊!

  我长久地哭泣着。为他,也为我自己。他说过,咸的泪水不会变成甜的。可是橄榄为什么不是生来就甜呢?也许那样的话,大人和小姑娘们就都会喜欢它了……我要哭,也为橄榄。

  我徘徊在这一片密集的橄榄林中,寻觅着那枝头也许会侥幸留下的小小青果,仿佛要找到自己的过去。

  后来的这些年中,命运像对待他一样,也无情地把我抛出了西湖那温暖的摇篮。我当然是没有再考上什么最好的“重点大学”,而是像他一样,毅然别家而去,远走天涯。在那漫长的艰苦岁月中,我常常想起他来,想起了他的发白的拉链衫,也想到那颗橄榄。

  有时我觉得,他是从我的生活中永远地消失了。可是不知什么时候,他像亮晶晶的小溪流一般,从千折百回的山岩里转出来,在我面前倏的一闪,又欢欢乐乐地奔向密密的丛林里去了。那时候我才体会到,一个似乎很平常的人说过的一句似乎很平常的话,常常会对一个人的一生发生不平常的影响,它留在我记忆仓库的一角里多年,而说不上什么时候,当你也面临一种相同的处境的时候,你才会真正理解它。尽管你也许根本想不出这句话来自哪里,也记不起那个陌生人是谁。

  然而,我还是渴望着能够找到他。我幻想着他现在已经是一个出色的导演,带着一台最轰动的戏,从新疆来到北京的舞台上。我坐在观众席上看戏,看着看着就像孩子一样哭起来。那时候他就会说:“哎哟,小姑娘,眼泪是咸的,橄榄是苦的,可眼泪不会变甜的呀!”

  也许就是因为这神妙的、会由苦变甜的橄榄,我们才使自己止息了哀叹和哭泣,从那阴暗的小屋里走到了开阔的原野上;我们才度过了那些没有太阳的日子,寻找着我们期待的光明。他在18年前就懂得了这一点,他是多么幸福啊。也许这本来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只是还没有很多人懂得或者愿意像他那样去做。

  我终于在一株瘦弱的橄榄树下,捡到了一颗尖尖的黄褐色的小果,它的皮已经变得很皱,要不了多久,它就会化为泥土,融进深厚的大地中去。它将不复存在,只留下一粒坚硬的橄榄核,然而,这又有什么呢?

  “冬天从这里夺去的,新春会交还给你。”

  我多想再尝尝那苦滋滋、甜丝丝的生橄榄啊。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后悔教她普通文章创意村长普通文章最成功的演出
普通文章千万不要当模范普通文章善举普通文章鱼刺普通文章竞选
普通文章羡一抹红唇印推荐文章请你别抱我普通文章第一次吃燕窝普通文章娇艳的玫瑰花
普通文章泪洒托儿所普通文章不要误会我的好普通文章真实的谎言普通文章没有卑微的孝心
普通文章赌王普通文章特谏普通文章活学活用普通文章约会
普通文章求爱的高招普通文章她是你的同学吗普通文章王胡招保安普通文章乡村女人
普通文章聆听普通文章车祸普通文章取暖的声音普通文章老公有问题
普通文章便宜咬人普通文章湖边垂柳下普通文章老人的“娟子”普通文章只能载你一程
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
普通文章旁敲侧击普通文章关系网普通文章施舍普通文章父亲的纸烟
普通文章一路母爱普通文章胖师傅掌勺普通文章书呆子推荐文章局长的小姨子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月光下的号角
    姑苏看水
    江南稻草

    幸运的傻瓜树袋熊
    动物和植物的战争
    辣椒
    踩春
    秋天的风
    冬日香山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