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美文欣赏 >> 情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葬父 【字体: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
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普通文章双面猎犬 第一章…普通文章没有对手就没有…普通文章第一章普通文章第三章
普通文章浣花草普通文章夜游人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橘红色的伞普通文章铁婚年
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推荐文章中华百年游记精…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墨水圈
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冰架普通文章高度怀疑普通文章从尚方宝剑谈到…普通文章德里纳河上的桥
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普通文章父亲买了贺年卡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聆听自然 自然与…
普通文章金庸武侠小说 九…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
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
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屠…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肝…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普通文章墙/[法国]让-…
【零点书库】 葬父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父亲去世时我没在身边。等我赶到家时,父亲那冰凉的身体已躺在冰凉的床板上。他头戴一顶崭新蓝帽,贴身穿着新秋衣,秋衣外穿着衬衣,衬衣外穿着夹袄、棉袄,棉袄外套着中山装,最外面穿着一件黑呢子大衣。冰凉的父亲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穿着全是新的。

  我跪在地上,拉着父亲冰凉粗糙的手,抚摸着父亲僵硬瘦削的脸,看着眼前躺着的父亲,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这是我父亲吗?他何时穿戴过这么好的衣装?何时这么体面过?

  我的印象中,父亲夏天经常穿着一条短裤,割麦打场,拉车扛包,挖地担粪,全是光着膀子。父亲那微胖的肌体,在火辣辣的太阳下晒得红里发紫,紫里发黑,黑里发亮。干活时全身挂满汗珠,裤腰被汗水浸湿,肩上搭着一条毛巾,不时地擦着脸上的汗水。父亲夏天不穿上衣,并不是因为没有,只是他觉得那是浪费。庄稼人干活哪能恁讲究?做一件衣服不容易,能省就省。有时连毛巾也合不得用,常常会弯曲着食指,刮一下额头的汗珠弹在地上。父亲生前没有穿过细布做的衣服。到城里买细布,得有布票,布票是发给城里人的。父亲生前穿的衣服全是粗布做的。母亲把棉花搓成卷,把棉花卷纺成线。姥姥把线浆好,坐在那台有百年以上历史的织布机上,“啪嗒嗒”、“啪嗒嗒”,一梭一梭地把线织成布。母亲又把织成的布,一针一线地给我们做成衣服。当农村人种地用上日本产的尿素化肥时,尿素袋成了生产队干部家人做裤子最高档、最时髦的料子。那东西很薄、很软、很轻,又是进口的,社员们根本拿不到。干部家人把尿素袋用土办法染了,两个袋拼在一起,就成了一条裤子。那东西不容易上颜色,土办法染得不均匀,常常深一块浅一块,两个碗口大小的“尿素”字扣在屁股上。走路快了,风把裤子吹得鼓起来,“尿素”便更加显眼。我们也很想要尿素袋,但父亲拿不到那东西。拿不到他不说自己没本事,只是说那东西是装化肥的,穿身上一股尿臊气,难闻,结果一个也没拿回过。父亲一件衣服能穿好多年,常常几年不添一件新衣服。

  父亲现在死了,他大概没有想到,在去往另一个世界时,能够穿上这么多、这么好的衣服。

  父亲被装殓后,棺材停放在大门外搭的灵棚中央。乡亲们拿着孝布、纸扎、供品,络绎不绝地前来祭奠。晚上,母亲带我们守在父亲灵前。棺材里,躺着勤劳又苦命的父亲。躺着父亲的棺材,将要被埋入黄土。父亲、我们和黄土地,原本有着无法割断的联系。黄土地上生育了父亲,父亲在黄土地上又生育了我们。现在,父亲又倒在了黄土地上,黄土地又要将父亲和我们永远地分离。这种冷酷无情,带给了我们无尽的无奈和悲伤。父亲的一生都在黄土地上生活。黄土地也带给了父亲太多的苦难和艰辛。

  父亲生于1928年。少年时期,正赶上军阀混战,土匪横行,日本兵烧杀抢掠,1943年河南大灾荒。为躲避战乱灾荒,父亲睡过坟地、荒山、窑洞、窝棚,逃荒到过安徽、湖北、山西、陕西。为了挣口饭吃,父亲小小年纪就帮人挖井、打墓、扛包。由于受苦太多,在以后很多年,每当从那个年月走过来的人回忆起那个年月的事,父亲坐在旁边常常一言不发,只是默默流泪。

  解放后,农村开展了土改、三反五反、大跃进、人民公社、四清和“文化大革命”等多次政治运动,父亲时值血气方刚的年龄,但他从来都是不积极也不反对,不出头也不落后,不唱高调也不唱反调,像一只驯服的羊,裹在羊群里,任凭牧羊人赶来赶去。其实,父亲并不是糊涂人。他私下曾多次跟我们说,当农民就是要面朝黄土背朝天,种地纳粮。不种地吃啥?口号喊不出井里水,运动搞不出地里粮,干那些框外事有啥用?三年自然灾害过后,农村实行“三自一包”、“四大自由”,父亲白天在生产队干活,晚上背着农具,到偏僻的坟地、路沟、河堤、废坑开荒。渴了趴在清沟里喝点水,饿了啃几口干粮,累了就头枕在农具把上躺一会儿,常常干到后半夜才回家。一天夜晚,鸡叫头遍还不见父亲回来,母亲叫醒我和哥哥去找父亲。我们提着灯笼,在荒田野地里四处寻找,最后在一条废弃的铁路路基上找到了他。父亲累得躺在一块新开的土地上,不知道已睡了多长时间。分了自留地后,父亲同样是白天在生产队劳动,晚上在自留地忙活。我们太小,帮不上忙,父亲常常一人挖地、拉耙、担粪、播种、收获。拉耙原本是牲畜干的,但那时的牲畜是生产队的。有一天晚上父亲在自留地拉耙,由于天太黑,等地快要耙完了才发现耙尖是朝上的,结果白白劳累了一个夜晚。大旱季节,为了能浇上地,父亲晚上就躺在那口老井旁的坷垃地里睡觉排队。冬闲时,父亲到百十里外的北山拉煤、拉沙、拉石子。为了能节省下一分钱,父亲晚上再冷也不住店,只是抱一把麦秸铺在地上,躺下迷糊一会儿拉车再走。父亲像一头负重的牛,没日没夜地在黄土地上奔走、耕作,耕作、奔走。父亲和黄土地之间,有着太多太多的关系。父亲这一辈子,在黄土地上到底躺过多少次,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但这一次,他却是永远地躺下了。

  围着父亲的棺材,我们商量把父亲葬在什么地方。商量的结果,是把父亲埋入村里的公坟。公坟在村西北三里多远的一片高坡上,那里原是一座寺庙。父亲生前常说,那庙过去香火很盛,有一大铜钟,敲起来几十里外的泗水滩都能听见。他小时候常进庙里玩。小日本到村里烧杀抢时,随奶奶跑庙里躲藏过。1958年大跃进炼钢铁,寺庙被毁,父亲和社员们一起,拉着寺庙的梁木去炼钢铁,拆下寺庙的砖石去建桥梁,把寺庙的老墙土当成肥料上了田地。没有几年,寺庙变成了一片荒地。寺前的铁路沟里,父亲曾开过荒,种过高梁。寺庙西侧的那眼机井,井水格外甜润清凉。父亲去寺前地、寺后地干活,累了困了,总要跑机井池里洗把脸,喝点水。休息时,也常常讲起寺庙的往事。父亲也认为,寺庙虽然被废了,但那里地势高,祖先们能把寺庙选建在那儿,一定是认为那儿风水好,是一块宝地。因此,村里死去的人都想埋在那里。20世纪90年代农村殡葬改革,推平了私家的祖坟,那儿就成了村里的公坟。

  第二天,哥哥和我去公坟给父亲找穴位。一同前来的还有通伯,他是父亲的义兄,懂风水,会看穴位。公坟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坟头,坟头的空隙里长满了没膝的荒草。我们在坟堆间四处寻找,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块空地。通伯用步一测,说不行,几个墓离得太近,挖下去会和别的墓挖透。接着又找,终于找到了一块合适的空地。没想到刚挖下两尺多深,就挖到了一个墓穴。不知是谁,早已经埋在了这里,连坟头也没留。结果跑了半天,也没能给父亲寻找到一个穴位。

  第三天,我和哥哥弟弟找村干部,为父亲定墓地。村干部说老公坟去年就埋不下人了,新公坟定在哪儿,要研究。几天过去了,仍没研究出结果。村长说,给我父亲单独批一块墓地很容易,埋哪个小队的地都行,也都愿意。难在父亲是新开公坟的第一人,新公坟定在哪儿,意见始终不统一。争执的焦点是地的风水,说是一定要选全村风水最好的。到底哪块地风水最好?老公坟的西面是一队地,一队长说坟地东高西低,面向西方不好,村里以后会死人多,尤其是一队会死人更多。北面是六队地,六队长说坟地南高北低,阴气太盛,更不好。东面是七队地,七队长说寺东地都是垆土,硬不说,料礓太多,死人到阴间磕磕绊绊,也不能轻松自由。寺前是我们队地,队长是本家小叔。小叔说那是咱队地,墓随便挖,挖哪儿都行。只是听老人们讲寺后不栽树,寺前不埋人。新坟开在寺前地,不知道将来会有啥不好应验。

  几天又过去了,还是没有结果。全家人开始着急,着急中又有点气愤。父亲生在这块地上,长在这块地上,在这块地上耕作辛劳一辈子。村前村后,村里村外,远地近林,沟坡路河,哪儿没有父亲踏过的脚步?哪儿没有父亲流下的汗水?然而,当他去世后,竟然没有一块能够埋葬他的地方。母亲说光着急不行,扎新坟是得看风水。你通伯懂风水,去问问他。谁知通伯听了把眼睛一瞪说,啥风水?天下黄土都埋人。朱元璋他爹娘被塌下来的大山压住,他后来哭爹娘找不着坟,不是照样当了皇帝?人死后埋哪儿哪儿就好。说是风水,实质是怕占自己地。通伯被村里公认是最懂风水的人,这些话我们从来没有听他说过。听后我们顿然醒悟。

  父亲是新公坟的领头人,父亲一人埋下,以后会有几十、几百的后逝者顺序埋下。他埋在哪儿,哪个小队就会永远失去一大片良田耕地。这些年,村子周围开办了鸡场、猪场和各种工厂,村里人和县城人盖房、盖楼,占用了大片土地。耕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耕地不断减少,农民们感到了土地的危机。父亲生前热爱土地,但他没有想到,和他一样热爱土地的乡亲,热爱到连一块埋葬他的墓地都无法定下。父亲死了需要埋葬,埋葬需要墓地,墓地又牵涉到全村的土地,土地又牵涉到每个现在活着的人和今后活着的人的利益。父亲生前在村里默默无闻,从无与别人有过利益之争,死后竟会牵涉到这么多人的利益。父亲如有在天之灵,真不知他老人家会有何种感受。

  逝者入土为安。为了使父亲的灵魂能早日安息,也为了不再影响全村人的利益,全家商量决定把父亲葬入祖坟。

  祖坟原来离村子一里多地,地势也比较高。祖坟埋葬着我们的高祖父母、曾祖父母和祖父母。祖先们三代单传,坟堆从南到北一字形排开。祖父母的西北侧埋着已去世多年的伯父母。父亲在世时带我们给先人上坟,在祖父母的东北侧与伯父母平行的位置,用脚尖画一个圈说,那就是自己将来入土的位置。那位置是爷爷当年定下的。爷爷说高祖父当年请风水先生勘坟,先生说这个地方好。头枕清峰岭,脚踩溟河湾。三代单传后,子孙得繁衍。仙鹤展翅飞,辈辈做高官。据说那位风水先生还规划了五代子孙的坟茔图。三代单传的坟茔是仙鹤的头和脖子,三代后子孙多了,坟茔向两侧展开,那就是仙鹤展翅高飞了。高祖父听后很高兴,说三代受苦为子孙,只要子孙们好就行,便花高价买下这一大片土地。这些土地有几十亩,十代、二十代的子孙也不会用完。

  这位老祖先大概没有想到,他之后真的是三代单传。到了我父亲这辈才有了兄弟两个,而且两人相差十多岁。到我们这一代已发展到兄弟五个,下一代就有十多个。高祖父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买下的那大片土地百年间已多易其主,哪儿还有一点当年的模样?现在除了东面那条路上没有盖房,其他三面已被别人盖起的院落包围着。在还剩不到一分半的土地上,孤零零地留着他和后三代子孙的四个坟头。后来村里殡葬改革,要求推平祖坟,改为耕地,连四个坟头也看不见了。后人祭奠他们,只是估摸着墓穴的位置压上几张白纸。祖坟改为耕地后,生产队又分给了两户人家。其中,爷爷当年给父亲定下的穴位,已成了别人家的菜地。

  为了父亲,弟弟找到菜地的主人,说想和他换地,愿拿自己的一块地给他补偿。菜地主人说补不补偿没关系,早入土为安吧。又找到小队长,小叔队长说人死终要入土,那是恁家祖坟,谁能有啥意见?最后找到村长,村长听后笑了。他说村干部早就是这个意思,但又不能明说,现在你们总算猜到了。不要再耽搁了,赶快晚上挖墓,明早埋吧。临走时又特别交代,有人问起这事,千万别说跟他说过。

  就这样,父亲去世十多天后,终于埋进了当年他父亲给定下的墓地。

  (黎明摘自《并不遥远的往事》,人民文学出版社,胡博综图)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后悔教她普通文章创意村长普通文章最成功的演出
普通文章千万不要当模范普通文章善举普通文章鱼刺普通文章竞选
普通文章羡一抹红唇印推荐文章请你别抱我普通文章第一次吃燕窝普通文章娇艳的玫瑰花
普通文章泪洒托儿所普通文章不要误会我的好普通文章真实的谎言普通文章没有卑微的孝心
普通文章赌王普通文章特谏普通文章活学活用普通文章约会
普通文章求爱的高招普通文章她是你的同学吗普通文章王胡招保安普通文章乡村女人
普通文章聆听普通文章车祸普通文章取暖的声音普通文章老公有问题
普通文章便宜咬人普通文章湖边垂柳下普通文章老人的“娟子”普通文章只能载你一程
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
普通文章旁敲侧击普通文章关系网普通文章施舍普通文章父亲的纸烟
普通文章一路母爱普通文章胖师傅掌勺普通文章书呆子推荐文章局长的小姨子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以父之名(2010最佳散文)
    当我和父亲谈起恋爱这件事
    父亲的神鞭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