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美文欣赏 >> 情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大地清明,故乡永在 【字体:
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
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
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
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
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普通文章墙/[法国]让-…普通文章一个人的遭遇
普通文章伊豆的舞女普通文章一杯茶普通文章俊瓜吉姆佩尔普通文章声名狼藉的家/[…普通文章甜橙,冬天的水…
普通文章当女人上了年纪…普通文章荆棘鸟故事梗概普通文章第01章普通文章第02章普通文章第07章
普通文章上海三六九普通文章人间天堂——温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读书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人生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生活
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教学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旅游普通文章一个女大学生的普通文章这一生的剑愁普通文章某代风流
【零点书库】 大地清明,故乡永在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亲情盈满 

  那时的故乡,虽然贫瘠,但遍地是野草、荆棘和山树,侍炊和取暖,内心是从容的,因为老天给预备着无数的柴薪,无须急。 

  但也有性急的邻人,待到草木枯黄的时候,整天到山上去,树枝和山草,都背回家里,把柴棚堆得满满的,然后赖在热炕上,衔着烟杆抽莫合烟,猫冬。 

  “猫冬”,是山里的说法,意即像猫一样窝在炕上,喝喝烧酒,睡睡懒觉,摸摸女人的奶子,其余什么都不干。春种,夏锄,秋收,三季忙得都坐不稳屁股,到了冬季就彻底歇了。因为这符合四时节律、大地道德,就享受得理直气壮。 

  所以猫冬,是一种生命哲学。 

  母亲也催父亲去打柴草,父亲笑着说:“不急。” 

  母亲的脸黄了一下,“你急什么?” 

  “我急我那帮小畜生。”父亲说。 

  父亲忙的是打猎。因为秋末冬初,猎物们偷吃了庄稼人地上的子穗和树棵上的果品,身膀都浑圆的肥,他觉得,他们对人应该有個交代。 

  父亲打回来许多猎物。毛皮粘在墙上,待闲下来再细细熟,卖到村口的供销社去,换油盐;肉坯则悬挂在空中,让其自然风干,留待正月里慢慢享用。秋后的猪獾,浑身是油脂,他每一猎得,就把乡亲们唤过来,让他们取回去用。獾油可以治烫伤,也可以用来炒菜,炒出来的菜,奇香。因为舍得,所以父亲在乡亲们心中很有位置,以致他过世的时候,都聚拢来给他送葬。他们认为,父亲活得顺人顺时,是個有德行的人。 

  天阴欲雪,父亲才不得不打了一些柴草,离盈冬之需,尚差得远。母亲忧凄地说:“你就不能多打一些,你看邻居的柴棚,满得不能再满了。”父亲一笑,说:“人贪为患,那满棚的柴草一旦遇见一星火,就会烧得无处躲,还是咱这样安妥。”母亲说:“你净瞎扯,我活了半辈子,也没见谁家着过火,你是在为自己开脱。”父亲对母亲说,这里也有生活的道理——他的柴棚越是盈满,越说明他心性之空,咱的柴棚虽然空,但整個山场都是咱的柴棚,你可以随用随取,而且也不担心失火,咱这才叫真正的盈满。母亲摇一摇头,说:“你这個人。尽是歪理邪说。” 

  父亲去世之后,县上拆迁移民,母亲来到了平原。公家资助,個人筹集,我给她置备了一座小院。侍炊用煤气,取暖有蜂窝煤,过上了城市居民一样的日子。但她总是发出感叹,说,生活虽然方便了,但心里总是不踏实,感到不盈满。问她为什么,她说,虽住在了平原,但究竟是外来户,老居民都有煤气本,咱没有,做饭要烧高价气,而我又没有收入,就指望你。还有那蜂窝煤,也要用钱买,依旧是指望你。闲下来一想,原来自己成了儿女的累赘,再也活不出自己了。 

  我说:“养儿防老,自古使然,你老不要多想。” 

  她凄然一笑,说:“也只能这样。”她沉吟了一下,又说,“让你再破费一次,给妈买辆三轮车。” 

  一辆三轮车让她找到了自己—— 

  每天朝阳初上,她就骑车出门。街巷、旷野、田畴、垃圾场、建筑工地,都能见到她的身影。她捡破烂,又捡柴草,每次都不放空。破烂变卖成现钱,买米面油盐,柴草则堆进庭院,不久就堆得盈满如山。后来她在小院的一角垒了一座泥灶,用捡来的柴草生火做饭,煤气炉灶干脆被她闲置了。 

  一天晚间,弟弟来看望她,老人家正窝在被窝里看电视,电视里正是我的一個专题访谈。看一眼西服革履、侃侃而谈的我,弟弟说:“妈,我给您提一条意见——我哥是官面上的人,特别注意形象,而您整天去捡破烂,就有点儿不般配了,所以您还是待在家里享享清福为好。” 

  母亲黑了一下脸,说:“叫得再响的大公鸡,也是卵孵的,脸子要是长得白,再浑的水也洗得透亮,这個道理你哥比你懂。” 

  弟弟把这個情形告诉了我,对我说:“你去劝劝妈,你是老大,她听你的。” 

  到了她的住处,院门竟落了锁。等了很久的时刻,也未见归来,便驾车去寻。平原乡村的田间土路四通八达,不好确定方向。便循着岸树成排的地方走,果然就寻到了。 

  三轮车停在路旁,她正在树荫里捡落枝。落枝稀疏,要捡满那爿车斗,是要有足够的耐心的。我心里一热,她哪里是在捡拾让炊烟升起的柴草,分明是在捡拾她残余的生命时光! 

  我走下车来,轻轻地叫了一声妈,就像黄口小儿叫的第一声那样,既含混,又清晰。母亲分明是听见了,但没有应声,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一点也不感到吃惊。 

  我感到我们娘儿俩一下子回到了过去,内心盈满。 

  我望了望头顶上的树冠,有不少枯枝期待在那里,便下意识地攀上树去,即便是西服革履,也无一丝犹豫。折下的枯枝,很快就装满了母亲的车子。母亲说:“咱们回吧。”我说:“回。” 

  母亲骑三轮在前边走,我则驾车跟在后面。年近古稀的一個老人,骑三轮的姿态竟是那么轻盈,还不时回头笑笑,一派怡然自得的样子。 

  母亲开了院门,对我说:“咱先把柴草抱进来,再慢慢说话。” 

  庭院的柴草果然像弟弟说的那样,堆得盈满如山,以至于新捡来的柴草再扔上去,也不见增长。我说:“柴草已如此盈满,您干吗还那么急切地捡?要是父亲还在,他一准会骂您,骂您贪心。” 

  “即便他在,他也是骂不出口的。”母亲说,“他那时是站在山场上说话,有盈满的底气;咱现在是站在庭院里,眼前虽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有那样一个姑娘普通文章第三辆车装载爱情普通文章无悔的选择
普通文章领导的爱好普通文章我想妈妈(外一篇)普通文章温暖的雪花普通文章关于主席台人数的核定
普通文章健忘的人普通文章你欠我一份人情普通文章电脑课普通文章心形的生日贺卡
普通文章对面的男孩普通文章哭羊普通文章深藏不露的袜眼儿普通文章小说的结尾
普通文章爱情的真相普通文章唐僧的“需要”普通文章稿费普通文章航空待遇
普通文章经历意外普通文章蓝花布普通文章肺腑之言普通文章天眼
普通文章电水壶普通文章温馨的电话普通文章美女救命普通文章顺路买辆电动车
普通文章热情的“送礼”者普通文章一碗辣椒的距离普通文章普通文章别以为我不在乎
普通文章等待一个电话普通文章神奇的水晶球普通文章老公的名片普通文章洗脚
推荐文章爱到最深是“无情”普通文章死而复生普通文章托尼的隐私普通文章考试
普通文章礼品惹的祸普通文章回报普通文章谢谢你对我的尊重普通文章求求你抱抱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