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美文欣赏 >> 情感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母亲最后的日子 【字体:
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
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
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
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
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普通文章墙/[法国]让-…普通文章一个人的遭遇
普通文章伊豆的舞女普通文章一杯茶普通文章俊瓜吉姆佩尔普通文章声名狼藉的家/[…普通文章甜橙,冬天的水…
普通文章当女人上了年纪…普通文章荆棘鸟故事梗概普通文章第01章普通文章第02章普通文章第07章
普通文章上海三六九普通文章人间天堂——温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读书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人生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生活
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教学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旅游普通文章一个女大学生的普通文章这一生的剑愁普通文章某代风流
【零点书库】 母亲最后的日子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汤宏  女,七十年代出生于浙江衢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已出版散文集《挥不去的背影》和《西部风铃》。

    作品曾获全国“朝花写真”作品奖,全国首届“孟郊奖·慈母心游子情”散文大赛二等奖等。

    母亲是在1997年8月29日凌晨走的。她走得很安静,死亡悄无声息地把她微弱的生命之火吹灭。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脑子里空白一片。记得那时候我好像没有哭。以后,我不住地咬自己的手指头,但真的没感刊一点儿疼,于是我坚信这是一个梦。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芳草衰了有再绿的时候,但是生命走过了一程又一程,却永远无法倒退回去。那些与母亲共度的时光如同流水一般,一去不复返了。生命中的遗憾伴着秋风秋雨愈显清晰,匆匆的岁月使我再没有时间和机会去填补这些缺憾。繁华之时不会觉得,落英季节这些愁绪和遗恨才会涌上心头。蓦然回首,我发现愁生在心上。

    雨果说,走在患难的道路上,一分钟也显得很长。对于母亲来说,这段行程开始得太突然。

    那是1997年1月底的一天晚上,母亲在电话里开门见山地问我,腰痛怎么治?看看寒假时能否带点特效药回来。我当时就吓了一跳,因为往日母亲总是跟我聊聊一天来的心情以及日常琐事,近段时间的话题主要是盼我回家过春节。今天突然问这个问题,一定是出事了。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是不是爸爸生病了?因为从小就听爸爸说颈椎痛,难道是病情加重了?但母亲说:“不是的。”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当我再问母亲是谁病了时,母亲却轻描淡写地说:“你就不用问了,只要记得带点药回来就是了。”

    我不放心,在我的穷追不舍下,母亲终于说,确实是她近来突然腰痛,原以为过几天就会好的,没想到越来越痛,因为想着志伟是骨科医生,所以只好打电话给我。我感觉我握着话筒的手都出汗了,母亲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女人,平时有个头疼脑热的,从没听她哼过一声,几次都是她晕倒在单位或家里,大家才强迫她住院治疗。这次如果不是病得厉害,母亲是绝对不会惊动我的。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就这样在心神不安地等待了几天以后,我心急火燎地踏上了归途。

    踏进家门的瞬间,我用目光搜寻母亲的身影,母亲同时也看到我,只是她没有像以往那样过来取下我的行李,她从椅子上艰难地站起来迎接我的归来。我三步并两步地扑入母亲怀里,紧紧张张地问这问那。为了安抚我,母亲笑着对我说:“没有什么大碍,医生说是骨质增生。”我这才安下心来,沉醉于与家人相聚的温暖氛围中。

    母亲除了每天吃药和做做牵引等家庭治疗外,日子过得还算平静,因此春节期间大家聚裎一起时还是热热闹闹的。大年初二的那一天,阳光灿烂。吃过午饭,在我的提议下,全家下楼拍照。因为我离家在外,所以每次趁休假难得团聚在一起的机会,我们全家总是扶老携幼地在楼前楼后选择几处合适的景点拍上一两卷照片。而这些保留下来的或发黄或带有某些特殊意义的珍贵照片,不仅仅是定格一瞬间的欢乐。从那些正襟危坐或心花怒放、呆板僵硬或放松欣喜的表情中,我看到了自己和全家人曾经的影子,也由此回想起那些已翻过的一页页温情与亲切。母亲知道这些照片将为我驱赶人生旅途中的孤独寂寞,使我更有信心,更有力量地上路、拼搏,所以母亲跟没事人儿一样笑着对我说:“我去,没事没事,我没问题的。”我忙着帮母亲换衣服,梳头,穿鞋子。临出门前,母亲很认真地在镜子前照了照,捋了捋头发,拉了拉外衣。我想,母亲是不想让自己憔悴的病容影响了大家的情绪。

    下楼梯时,我注意到母亲的脸痛苦地抽搐着,我立即有些后悔,但母亲坚持说没关系,自己扶着扶梯慢慢地走到楼下。从后来母亲确诊的病情来看,那时母亲每行走一步都是何等的艰难。但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所有的痛苦她都一个人默默地承受。

    一家人聚在一起,人还真不少,孩子们尤其高兴,于是我就忙忙碌碌地选景、拍照。以往母亲总是笑呵呵地陪我们到最后,而我也是等那时才一一和家人合影,包括叫住一位熟人给我们照一张“全家福”。可这次母亲却中途离开了,她因身体原因由父亲陪着先上楼去了。这最后一次拍“全家福”留给我的是一生的遗憾。

    后来母亲在上海治疗。手术前,家人都赶到医院。我本来想在病床前拍一张“全家福”,但这给人太多诀别的暗示,我不得不放弃了。现在我才明白那种照片为什么叫“全家福”,全家人聚在一起不易,那的确是千金难买的福分、值得珍惜的时刻。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打开过家里的相册,我怕会触动我心里那份永远的痛。

    这几年生活越过越好,亲戚朋友见了母亲总说,生活好了,孩子孝顺,又都很争气,该是享清福的时候了。这时候母亲只是和善地微笑。母亲一生默默工作,默默奉献,只求耕耘,不图回报。她没有嗜好,不会享受,不爱娱乐,除了最简单的生活所需之外她几乎没有物质上的要求,真像一头老牛只需一束干草便能不倦地耕作。照现在的说法,母亲就是那种完全不懂得生活的人,衣、食、住、玩,她没有一样在意。年轻时的母亲专注于她热爱的工作,为了心爱的造纸事业,她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和健康。作为一名高级工程师,作为我国解放后第一批造纸专业的大学本科生,母亲的治学态度是极其严谨的,她对业务技术上的要求也是精益求精的。她没日没夜地加班,饿了啃几口干面包,困了倒在废纸堆里打个盹,她几次晕倒在车间里。母亲常常晚上八九点钟也不回家,当我们去找她时,总是在浆池、机器旁和车间等生产第一线看到母亲在忙碌。所以母亲不但拥有丰富的生产实践经验,而且在理论上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母亲先后获得浙江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和浙江省轻纺优秀“四新”成果奖,她本人也被评为“四新”成果先进个人。退休以后,仍有不少单位和企业请母亲去做技术顾问,这时候母亲总是把自己的学生热心推荐给用人单位。但母亲在家并没有闲着,她用所有的精力和心血照顾父亲的起居,并且辅助父亲解决一些技术难题,为父亲出谋划策。母亲又非常关注儿女及孙辈的成长,在我们身上,她倾注了所有的母爱。然而,她的心里惟独没有她自己。但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却要饱受如此巨大的折磨,不是说“好人一生平安”吗?难道这只是一句安慰自己的话?秋天里的我,站在冷风里执着地思考这个近乎宿命的难题,凉意渗透骨髓。

    春节很快就过去了。在母亲的泪光中,我回到了上海。但我一直是放心不下的。因为年初四的早晨,母亲起床后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当时我正站在母亲身边梳头。扭头看见母亲站立不住欲倒下去,我连忙丢了梳子,把母亲扶回到床上躺下。谁知就是这个喷嚏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后果,母亲从此再没有能够站立起来。姒后几天的病情越来越让人怀疑不仅仅是骨质增生那么简单,于是全家人都劝母亲重新去做检查,但母亲说,大家好不容易团聚一次,不要太为她操心了,还是等过完春节再说吧。

    半个月后,父亲打电话给我,说他终于说服母亲去做了核磁共振,检查结果是骶骨肿瘤,并且是恶性转移的。我傻了,僵在那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家人劝说下,不久,母亲来到上海我所在的医院治病。

    因为母亲强烈的求生欲望,医生判断只能维持三个月的病情,母亲却足足坚持了八个月;因为不愿离开我们,母亲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接受各种各样的治疗。治疗前期,母亲要做许多常规检查,对一般病人来说,这或许算不得什么,但对连在床上翻个身都要痛出一身冷汗的母亲来说,每做一次检查,就是一次受难的过程。从病床爬到推车上,再爬到检查床上,母亲每一次都是痛得直发抖。

    然而母亲是坚强的,她这一生从没向困难低过头。有一次,母亲为了爬上透视台,几乎用了一刻钟时间,豆大的汗珠浸湿了母亲的内衣,这可是春寒料峭的二月份啊。当母亲终于挪到规定的位置时,我看见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下唇已经被咬出血,左手因为一直拉着透视台的边角以带动整个身体,手掌的皮肤也磨破了。我心痛得替母亲擦去脸上的汗珠,难受得直想落泪。但母亲却微笑着说:“看,我又过了一关。只是我动作太慢,耽误大家的时间了。”这个时候的母亲还在为别人着想。我再也忍不住夺门而出,躲在一个角落里让泪水流个畅快。

    自从母亲被确诊为癌症以后,父亲就变得十分脆弱,常常一个人悄悄地抹泪。在母亲患病以后,父亲做了一个丈夫所能做的所有的事。他几乎没有睡过一天好觉,只要一睁开眼睛,哪怕是凌晨四五点钟,他也想尽一切办法守在母亲身边,后来连看门的保安也被父亲感动了,从不阻挡父亲的进出。骨科的医生、护士、卫生员,甚至护工都对父亲极为佩服和赞赏,都说第一次见到对妻子如此好的丈夫。在这期间,父亲病倒了几次,但他还坚持边输液边照顾母亲。父亲对母亲那大海一般的深情,令所有知情者为之动容。

    所以,尽管在最后的日子里母亲经受了那么多的磨难,但我们甘苦与共的亲情,以心灵相依的和睦之家,给了她抗争疾病的非凡勇气。手术那天,母亲躺在推车上被推进手术室,她的脸上是留恋,是微笑,像个慷慨奔赴战场的壮士。她相信她会胜利,她会成功。母亲忽然间的一瞥,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一个女人,不管她多么柔弱无力,在为人妻为人母时表现出来的勇敢和无畏,是七尺男儿也望尘莫及的。

    在最后的日子里,病魔几乎吞噬了她的整个肌体,但母亲仍然以非凡的毅力与死神作无声的抗争。母亲身上插上了那么多管子,氧气管、静脉营养管、导尿管,每次病痛发作后,母亲都极度虚弱,连说话、睁眼的力气都没有,翻身、擦洗、大小便全都得依靠别人。全家轮流陪床照顾,后来还请了一个专职的护理工。母亲原是那么硬朗的人,现在一下子变得一切生活琐事须悉数仰仗别人服侍,她心里非常不好受。她刚有一点说话的力气,便不住喃喃地责备自己怎会如此无用,拖累了家人;还一再说:“我从来没有这样享过福,现在真正是享你们的福。”看着母亲的苦笑,我很清楚要强的母亲说这些话时心中是何等苦涩与酸楚。

    后期母亲的疼痛越来越加剧,也越来越频繁。医生决定用杜冷丁止痛,这也是为了提高病人的生存质量。可是母亲坚决拒绝了。她说,打杜冷丁就等于是慢性自杀,也会使智力减退,反应迟钝。母亲是个知识分子,她时时刻刻要求自己拥有一个清醒的头脑。每次病痛发作,母亲就闭上眼睛,面朝墙壁,咬着唇不吭一声,她是怕我们看了难过。但我们怎么会不知道她的痛苦?因为她整个人在颤抖,她的衣服湿透了,她脸上那黄豆大的汗珠怎么也擦不干。然而就是这样,每当医生问她病情时,她总是回答说好多了。只有我们心里清楚,她这是在鼓励医生,也在鼓励自己,她是不肯轻易向病魔低头啊。我又一次感到母亲身上那股任什么也压不垮的硬气。

    母亲自从患病直到去世,从未对守在身边的亲人说一句交待后事的话。母亲是多么舍不得我们,舍不得这个家。她对自己,对生活,一直是充满着希望和留恋的。每次阵痛过去,母亲总是热心地加入到我们的谈话中。母亲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等我病好了以后,我要……”这个时候,我们赶紧相互使眼色,顺着母亲的意思说些令她高兴的话,但我们的心在流泪,在流血。多少话,我们都未敢说出口,因为我们怕母亲听出话中那份生离死别的情绪。

    由于母亲的癌症在手术前就已到了晚期,所以手术后尽管经过精心护理,刀口恢复得很好,但情况并不妙。因为怕出意外,我们商量把母亲尽快送回老家调养。

    4月22日,是母亲回家的日子。那天母亲心情很好,临走时还对我说:“宏儿,等妈病好了,再来上海给你做好吃的。”我不知道最后是怎样送走母亲的,只记得当天晚上我就发起烧来。我想,这大概是我几个月来脑子高度紧张的缘故吧。

    母亲回家没多久,就迎来了“五一”国际劳动节。政府部门领导到医院慰问了母亲。当电视镜头对着母亲时,母亲却很歉意地说:“我现在躺在病床上,什么事也不能做,已经是太给国家添麻烦了。”母亲就是这样一个忠诚的老知识分子。她常说,是党给了她上大学的机会,是国家培养了她,做什么事都要对得起国家和人民。作为五十年代的浙江省先进工作者,杭州市劳动模范,母亲的医疗是享受全免的,但母亲在病重期间,得知药费昂贵,就主动要求停用了几种高档药,她说:“厂里的钱挣得也不容易。”母亲一生勤俭。她常说,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母亲爱厂如家,惜纸如金。《浙江日报》曾以《拾废纸的工程师》为题报道过母亲的事迹。当年,母亲看到废浆白白地流失,就想法利用废料第一次搞起了废浆回收,母亲说这些是国家的财产,我们都应该珍惜。

    母亲人缘很好。在工作上,她对工人要求非常严格;在生活上,却无微不至地关怀;在技术上,母亲更是毫不保留,手把手地传授。母亲总是和普通工人摸爬滚打在一起,从来不以知识分子自居,所以不管母亲走到哪里,总是备受尊敬。工人们亲切地称呼母亲为“老太婆”。母亲在上海住院期间,不但公司领导多次来医院看望、慰问,而且许多要好的同事、工人也请假自费赶来上海,为的是能赶上见母亲最后一面。回老家住院后,来探望的人更是络绎不绝。朴素的工作服是母亲最喜欢穿的衣服,她说这样她就觉得她和工厂是融为一体的。

    七月以后,母亲的病情再度恶化,拉稀、便血并高烧不退。两条腿不仅不能动弹,而且已无法伸直。我知道,母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迎来了母亲的65岁生日。我们全家在医院为母亲过了一个隆重的生日。那天母亲挺高兴的样子,虽然已无法亲自吹灭生日蜡烛,但还是闭起眼睛虔诚地许了一个愿。这最后的心愿成了一个永远的谜。我想母亲一定是希望自己能像以往一样健步如飞吧。因为手术后的一天清晨,母亲热切地告诉我们,昨晚她做了一个好梦,梦见自己可以走路了,在故乡的小河里,她的双脚变得那么轻巧,母亲说那是一种多么幸福的感觉。后来母亲一次次地重复述说那个梦境,我们做子女的知道,这是母亲最大的心愿。

    临回上海的前一天,我俯在母亲床前,把脸贴着母亲的脸,轻轻地和母亲说一些往事。母亲伸出手紧紧地搂着我,仿佛要用尽一生的力气。我们最后紧紧地依偎在一起。母亲的泪水一滴滴地滴落在枕上,和我的泪水融汇在一起,一会儿便将枕巾淋湿了。我抬着泪眼看着母亲那一双不再清亮的眼睛,看着她满脸泪痕,心如刀绞。母亲自从患病后,无论多么疼痛,总是不肯轻易落泪的。没想到,这次她会流干一生中最后的泪水!

    回上海后,我一边上班一边期盼着母亲的病情能出现奇迹。虽然我一直明白,母亲患的是绝症,但我依然充满希望地等待着。那种时候,能够安慰的东西,惟有等待和希望。

    在煎熬中,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终于,8月29日凌晨,我迷迷糊糊地睡着,突然电话铃刺耳地响了起来。我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望着电话机,竟不敢伸手去接。我预感这是一个不祥的电话,因为从前晚开始,我就心慌得难受,整个人恍恍惚惚的。我心里隐隐地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所以等晚上姨妈来电话时,尽管听她说母亲今天精神挺不错的,我还是一个劲地拜托姨妈明天早上去医院时,一定转告母亲,让母亲一定等着我回去。在这个世界上,母亲是我的最爱。但在她生命终结前,我没有能抵达。

    生命的终点是不可言喻的静。母亲如同十年未睡似的深深酣睡。前前后后的手术、放疗和化疗,吃的苦难以述说。对母亲来说,生命的终了也就是苦难的结束。母亲终于解脱了病痛的困扰折磨,投归于大地坦然无言的怀抱,将难离难舍的情怀和孤寂,留给了曾经相依的我们。

    听三姐讲,母亲走时,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那只玻璃杯子,这是母亲用来装呕吐物的。一直以来,母亲就坚持自己端着杯子,我们几次想帮母亲换换手,她总是谢绝了。这就是我的母亲,一生以克己为本,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不强加给别人,哪怕自己的亲人。纵然走到生命的终结,也依然不改。

    在冰冷的医院太平间,我看到了睡在冰冷的大抽屉里的母亲。从来没有一件事让我这般明白:什么叫绝望,什么叫毫无办法。我跌进了永远也醒不过来的噩梦里了。

    出殡的场面是隆重的。多少领导、同事、老姐妹和亲朋好友赶来送行。殡仪馆里放满了花圈。我忍悲含泪宣读了全家共同起草的悼文,抽泣声一直伴随着整个告别仪式。

    在母亲的葬礼中,许多人对我说,母亲善良、诚实、耿直和无私。这使我记起了一首诗:“我们要选择的,是美好的声誉,而不是财富;是爱的恩泽,而不是金银宝贝。”美好的声誉就是母亲留给我们的最珍贵的遗产。

    林木葱郁的陵园墓地是那样的宁静,这种宁静能穿透我的骨髓,让我全身都有一种痛苦感。此刻我明白了体验痛苦也是生命的一种过程,生命就是从起点到终点的连线,起点和终点早已设定,我们能够做的并不是把这根生命线延长,而是让它变得更宽、更有色彩、更有光泽。我的母亲,她做到了这一点。

    母亲静静地走了,她安详地去了另一个世界;母亲静静地走了,带着亲友们无限的怀念欣慰地去了另一个世界。在那里,她终于可以卸下肩上的重担,好好地歇一歇了;在那里,她终于可以不再忍受病痛的折磨,舒心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自母亲去世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不能涉及“母亲”这个话题。看电视或书,只要有母亲病重或生离死别的场面时,我都会滂沱泪下,我甚至觉得我与那里面的主人公是心心相印的;出门时,看到一对母女亲亲热热地走在路上,我会突然落下泪来。我多么希望明媚阳光里走着的是我和母亲;亲朋好友打电话给我时更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触发了我的悲情。在那段灰暗的日子里,我几乎夜夜以泪洗面。缺少了母亲的身影,春夏秋冬四季的更迭也变得毫无意义起来。

    假如没有什么人或情绪迫使我回到现实中来的话,很可能我会越来越远地逃避了此时。母亲离去已经四年有余,可我内心深处似乎总不相信母亲是真的不在了。我仿佛感到,母亲仍然会在那几间旧屋里忙碌着,只要我此刻回家推开房门,母亲一定会停下手中的活抬起头来向我微笑,就像以前我每次回家看到的那样。可是面对着墙上母亲笑得那样灿烂的大照片,理智告诉我,这样的情景只能到梦中去找寻了。

    我很惭愧,这篇关于母亲的文章,我竟然写了好久。

    梦中乡关

    许多事,早已被我忘怀;许多事,落满了尘埃。我以为我会潇潇洒洒地漂泊一生,但为何夜夜枕边有揉皱的泥路,压弯的小溪。所有的柔情,一切往事的往事,在雨中发芽。记得那年的四月,就是这样的一个雨季,我离开家,去山那边的海上当了一名女兵。那时的我说一声走,就轻悠悠地走了,却未料到在我转身离去的那一瞬,故乡永远烙在了我的心头。

    岁月悠悠,凝神中季节变得飘飘渺渺,春风秋雨渐渐淡化我对故乡的记忆。忙碌之中,倒也觉得充实。直到有一日出门乘夜车,看星星点点的灯光从人家屋里亮出,我才突然意识到:我原是身在异乡啊。这么想时,故乡的种种在阳光和潺潺水声中列队而来。那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啊!我开始回忆我诞生的那一片土地,那河流,那村庄,那些淳朴而善良的人们。想起故乡,我那游子般流淌感情原汁的十指,便触及到关于诗歌、财富、和平和许许多多与生命有关的句子。往事汹涌而来,从此岸到彼岸,如烟如歌,如疾风如波浪,而后便又沉寂下来,如夜一样悠长而平静。

    故乡在浙江的一个小城。人少地多,宝蓝色的天空环抱着一望无垠的田野。稻谷飘香的时候,田野弥漫着一种热烈的氛围。青蛙歌唱的浪潮覆盖田野;萤火虫闪亮的弧线划过田野;蜻蜓在游戏中转到田野;家人的艰辛和希望集中在田野。捉虫,逮鸟,放风筝,挖野菜,玩家家……无数的把戏在田野上展开。看羊儿慢慢地啃草,给健壮的黄牛让路,学几声狗吠鸟叫,或卧在茸茸的草地上打滚,或四仰八叉地躺在田埂上看太阳的光晕。观风向,看云脚的长短。叽叽喳喳学着大人的样儿理论天气。这就是我童年的伙伴。

    小时候的我,喜欢在江南的风景里闲坐,看着对岸劳作的人群、牛和锄头,心中唱响一支深沉的牧歌。褶红叠翠间闪烁我的窄襟短袖,轻雷骤雨中隐现我的轻轻步履。无言独上西楼,静静地体会陆游诗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中的意境。

    小时候的我,有时又疯得像个男孩子,和伙伴一道挽着高高的裤腿,在田间的小沟里围追堵截惊慌尖措的小鱼,无忧无虑的笑声划破长空。掐一根带露的草茎,一边唱歌一边咀嚼,品尝初春浓烈的温馨。撷一片娇嫩的春叶放在唇边,吹响山野清纯的叶笛。乡间小路上,有我童年失去的蝴蝶结,有我终生记忆的执著。垂柳依偎的绿水池塘,我曾经用瓦片撇过水漂,水面上泛起的一串串圆波,至今仍在我的心海里舒展。

    故乡的风中常常弥漫着蒙蒙的水汽,淡淡的土香。坷坷坎坎朴朴素素的小路,无言无语。我常常幻想着会有一位丁香一样的姑娘,打着一把精致的纸伞从巷的深处走来。白天的巷道是阳光铺的,夜晚的巷道是月光铺的,屐声无始无终,重也罢,轻也罢,敲打着小巷石板路的光阴。漫步烟垄,天边只余一抹夕阳,衬着紫黛的夜空浸没在一片橙红色的氛围中。走在这样的小城里,总感到一份安闲,一份舒逸,忘我地好像走在一幅画中。山那边有人羞涩地歌唱爱情。一阵风吹来,低低的呢喃在我身后闪闪发光。手伸进柔柔的清波里,那种熟悉的而又陌生的感觉,总是浸湿我片片飞扬的思绪。当凝血似的残阳圈住我小小的身影,缕缕晚炊为我布下印象派的布景时,我希望以一种真正优美的语言,雪和流水的声音,写出我对故乡的迷恋。

    故乡的夜晚常常会下起雨来。杏花雨夹着播谷人轻轻的呢喃,淅淅沥沥沐浴我全身。被雨水冲洗过的青草,闪烁着清新。清晨,一路走着,老乡们朗笑着用年年说着的方言土语一声声唤我乳名,常常让我升起满怀温暖的情愫。无论什么人说话都亲亲热热搭讪一番,无心无计信口乱说,轻松愉快得很。童年时代总是钟情那些在微风里轻轻摇摆的柔弱的小草,那是让人怆然泪下的风景。丛丛簇簇的青草,在春天的雨水中舞蹈。它们默默地生,悄悄地长,紧紧拥抱着大地。倾洒满腔的热情给土地,给山岭,给生命,给每一朵鲜花,给每一户人家,给每一个沉思的窗口,给每一个寂静的角落。小草的无言是最深邃的语言,又犹如一支音乐,我闻声起舞,黑发轻扬美妙的心境。一滴净水拭去左眼的云翳,又一滴净水充盈右眼的枯涩,我美丽得羞花闭月。

    无意间触痛的乡愁从此飘成微风中绿色的音符。绵长的思念就像一支牧笛,把日子吹长,日子如线了,圈我在悠悠怀想里。秋果一如既往地在窗前垂挂,我的思绪却像惊鸟一样纷飞。山后池塘中的水是否还清如明镜,水中的芦苇是否还萧萧地唱着缠绵的歌,池面是否还有水鸟游弋的身影?……在那些寂寞的日子里,倚窗而立,故乡被我望成很美很美的风景。

    当我成为人民军队里的一棵小草的时候,故乡就是我出发的地方。从离家的那天起,就再没打算将心收回。因为我清楚:不是所有的躯体都能承载得起这身军装。也许故乡那伫满翠竹的楼幽静的水典雅的山,只能永远回旋在我的梦里,但无论以后还要漂泊多远,静下来的时候,总会想起拔节或开花的声音。也许梦醒之后,我不知故园在哪一滴雨水里闪耀,在哪一个春天微笑。但是故乡啊,我永远是存在于你视野中的独特风景。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有那样一个姑娘普通文章第三辆车装载爱情普通文章无悔的选择
普通文章领导的爱好普通文章我想妈妈(外一篇)普通文章温暖的雪花普通文章关于主席台人数的核定
普通文章健忘的人普通文章你欠我一份人情普通文章电脑课普通文章心形的生日贺卡
普通文章对面的男孩普通文章哭羊普通文章深藏不露的袜眼儿普通文章小说的结尾
普通文章爱情的真相普通文章唐僧的“需要”普通文章稿费普通文章航空待遇
普通文章经历意外普通文章蓝花布普通文章肺腑之言普通文章天眼
普通文章电水壶普通文章温馨的电话普通文章美女救命普通文章顺路买辆电动车
普通文章热情的“送礼”者普通文章一碗辣椒的距离普通文章普通文章别以为我不在乎
普通文章等待一个电话普通文章神奇的水晶球普通文章老公的名片普通文章洗脚
推荐文章爱到最深是“无情”普通文章死而复生普通文章托尼的隐私普通文章考试
普通文章礼品惹的祸普通文章回报普通文章谢谢你对我的尊重普通文章求求你抱抱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地球并不为人类所独享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