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文学名著 >> 外国名著 >> 裸者与死者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第五章 【字体:
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
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
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
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
普通文章墙/[法国]让-…普通文章一个人的遭遇普通文章伊豆的舞女普通文章一杯茶普通文章俊瓜吉姆佩尔
普通文章声名狼藉的家/[…普通文章甜橙,冬天的水…普通文章当女人上了年纪…普通文章第07章普通文章上海三六九
普通文章人间天堂——温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读书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人生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生活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教学
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旅游普通文章一个女大学生的普通文章这一生的剑愁普通文章某代风流普通文章席慕蓉散文诗歌
推荐文章资本论推荐文章中国二十王朝崛…推荐文章《诗经》鉴赏辞推荐文章中华民族对外战…普通文章蔷薇之幽灵(日
【零点书库】 第五章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第五章

    侦察排遭到伏击的时候,威尔逊隐蔽在草丛附近的一块石头背后。起初他筋疲力尽地躺在那里,倒也不觉得怎样,小枪战只要在头顶上进行,他也就定心了。后来听见侯恩下令撤退,他便遵命爬了起来,往回跑了几步,又转过身去朝日本人开火。

    他一枪中在肚子上,那股势头却象是心窝里重重地挨了一拳。揍得他一个转身,踉踉跄跄跌出了几尺远,一头摔倒在草丛里。他躺在那里有点吃惊,心里涌起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气愤。“哪个王八蛋打了我啦?”嘴里还这么叽咕了一句。他揉了揉肚于,打算爬起来去找揍他的人算帐,可是缩回手来一看,却是一手的血。威尔逊这一下可只有摇头的份儿了。他又听见了步枪声,还有自己弟兄在石梁背后的嚷嚷声——离自己不过三十码远。他听见有谁在大声叫喊。“都到齐了吗?”

    “来了,来了,我在这儿,”他含含糊糊应了一声。他觉得自己是大着嗓门说的,可是吐出来的声音却轻得象耳语。他一翻身扑在地上,心里忽然害怕起来。糟糕,我给那帮日本佬打中了。他不由得直摇头。刚才摔倒在草丛里的时候把眼镜丢了,现在只好眯起眼来看。从这里朝开阔地上望去,他所见不过一两码远般有看到什么情况,他满意了。糟糕,我一点力气都没了,真他妈的连一了点儿力气都没了。他养了会儿神,只觉得脑袋里在悠悠忽忽打转,神思渐渐恍抱起来。他朦胧听见侦察排撤走了,可是他简直连想也没去想一下。现在一切都是那么安宁,那么平静。只是腹部隐隐感到有一阵阵搏动。

    他猛然理会到枪声早已歇了。我得赶快往草深的地方钻哪,免得给日本人发现。他想要站起来,可是没有这个力气。他就慢慢地爬,咬着牙直哼哼,朝草丛深处爬进了两三码,趴在那里又养起神来:好了,这就看不到开阔地了。那种晕晕糊糊的感觉,那种悄然自得的感觉,扩散到他的全身。我怎么竟象喝醉了酒似的。他摇了摇头,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不禁想起了以前有一次在一家小酒店里喝醉了酒,飘飘然的,搂着同座那个女人后腰的情景。那天过不多久,他就跟着她到她家去了,想到这里他不觉动了欲火。“妙极了,亲爱的,”他望着鼻子前面的白茅草根一脱口说了这么一句。

    我活不了了——威尔逊心想。他一阵寒心,打了个冷战,人也清醒了过来,禁不住呜咽了好一会儿。想到子弹把他的肌肤打穿了,把他的肝肠捣碎了,他忍不住打起恶心来。嘴里吐出了一小口苦水。“这下子我身上的病根子都要来捣乱了,准会要了我的命。”可是一会儿他又迷糊起来了,半是由于困倦,半是由于虚软,他恍恍惚惚进入了一个温暖亲切的境界。他不再为死而

    担忧了。这颗子弹正好可以把我的内脏清理清理。这一来脓水都可以流掉了,我的病痛也就可以好了。想到这里他高兴了。爸爸说过,当年他的爷爷发了烧,总要让个黑老婆子来给他放血。我现在不也正是在做这样的手术吗。他倦眼蒙胧地望着地下。血渐渐浸湿了衬衫的前胸,这使他略微有些不安。他就用手去捂住,还淡淡一笑。

    他的眼光盯住在两三寸以外的地面上。时光似乎凝住了,在他周围静止不动了。他只觉得背上是暖烘烘的太阳。他渐渐地就沉浸在四外昆虫世界一片瞅瞅卿卿的乐声里,眼前这一尺见方的泥地也渐渐大了起来,大到每颗泥粒都轮廓齐全,形态分明。地面看去不再是褐色的了,那是一颗颗水晶,红的,白的,黄的,黑的,错落有致,排列成一大片。他已经没有高低大小的观念了。他只当自己是在飞机上,俯瞰地面上的几处田野、一片森林。茂密的野草把地面挡住了几分,在他眼里那成了模糊一团,飘忽不定,犹如空中的云烟。草根包着厚厚的鳞皮,白得出奇,还带着些褐色的斑点,就象是白烨树。总之,他的眼前俨然就耸起了一座森林,不过那是一座新奇的森林,这样的森林他生乎还从来没有见过,古怪极了。

    几只蚂蚁东一转西一拐地爬过他的鼻子旁,口过身来仰头望了他一眼,又大摇大摆爬开了。看去都有牛那么大,也就是说,有如在高山顶上看山下的牛似的。看着看着,一会儿就爬得看不见了。

    哈,这些小家伙倒是逗人喜爱!——他心里迷迷糊糊地想。他把头靠在前臂上,只觉得眼前的树林子突然一黑,天地一个倒转,人就昏了过去。

    约莫过了十分钟,他才苏醒过来。恍恍惚惚的,又恢复了知觉。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时而似醒时而似睡。他的五官似乎都各管各的,互不通气了。有时他呆呆地一个劲儿瞅着地上;有时他闭目养神,耳朵却张得大大的;有时他脑袋一歪,贴着地面,鼻子拚命吸着那淡淡的泥土香、那浓烈的草根味,有时还有土壤里那股腐熟风干的气息。

    可是不对。他仰起头来听了听,听见开阔地上有人在轻轻说话,跟这儿相距不过十码光景。他从草丛缝里张了一下,却看不清楚。他想那也许是自己弟兄,于是提起嗓子就想去招呼,可是一下子他呆住了。

    开阔地上有日本人!他分明听见说话的人都带着异样的喉音,声调古怪,讲起话来急巴巴的。我要是落到了这帮日本佬的手里……他吓得气都透不过来了。想起平日零零碎碎听到过好些“日本酷刑”的传闻,他顿时象脑袋上挨了一鞭。糟糕,这下子我要给他们砍脑壳了。鼻子里不觉缓缓喷出一口气来,势头之大,把鼻毛都吹动了。他听得出他们是在附近转悠,他们说话的声音突然一声声都直刺他的耳鼓。“独科?”

    “塔本·科科。”

    他们又闯进了草丛走来走去。他听见他们走得愈来愈近了。他忽然象唱小调似的,莫名其妙地暗自叨叨个没完:“独科·科科·可乐,独科·科科·可乐。”他把脸扑在泥里,差点儿把鼻子都压扁了。他死死忍住不敢出声,憋得脸上的肌肉都在那里抖动。我得去拿枪。可是刚才只顾往草丛里爬,他把枪丢在一两码外的地方了。要是去拿的话,准会让他们听见。

    怎么办好呢,他拿不定主意,急得快要哭出来了。他实在受不了,他把脸尽往地里钻,连气都不敢出。日本兵却在那里笑了。

    威尔逊想起他曾经动过山洞里的那些尸体,就在心里默默申辩起来,好象这会儿已经做了俘虏似的。不不,我不过是想找些小玩意儿作个纪念罢了,各位都是明白人啦,我这并没有伤害了谁。各位要这样对待我的弟兄只管请便,我看这没什么。人死不能复生,对死人就谈不上什么伤害了。草踩得直响,日本兵离这儿只有五码了。他心里倒是曾经一动,想要冲过去拿枪,可是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是从哪一边爬过来的了。压倒的草早已都挺直了,认不出哪是来路。唉,其是的。他绷紧了身子,把鼻子尽往泥里挤。伤口又在一阵阵跳动了,眼睑下忽然出现了一连串同心圆,有蓝的,有红的,也有金色的,向他脑子里直钻。千万千万,但愿我能逃脱这场大难。日本兵已经坐了下来,在那里说话呢。其中一个还在草里躺了躺,一阵声音,直传到他的耳朵里。他想咽一口唾沫,可是喉咙里象是卡着什么似的。他怕要打恶心,便把嘴张开了,口水漫过嘴唇直往下淌。他感到自己气味逼人,一股是胆小鬼的刺鼻的臭气,一股是发酸的血腥气,好象走了味的隔夜牛奶。想到牛奶,他一时恍若又回到了他女儿梅当初出生的那间屋里。他似乎闻到了她那股娃娃的气味,那就是牛奶味,爽身粉味,再加上一股尿味,几股气味混在一起,重新又变成了他自己身上的臭气。他真担心日本兵会闻到他的气味。

    “尤基·马施,”有个日本兵说了这么一声。

    [正文  第107节]

    他听见他们站起身来,又打了几声哈哈,就走了。他只觉得两耳嗡嗡直叫,脑袋也搏动起来了。他把拳头接得嘎嘎作响,脸又死命顶住了地,这才勉强忍住,没有哭出声来。浑身上下从来也没有感到过这样软绵绵的,这样筋疲力尽。连嘴都发抖了。真要命啊!他脑袋一阵阵发晕,想要打起点精神来,可是怎么也办不到。威尔逊昏迷了半个小时,才缓缓苏醒过来,荡荡悠悠的,知觉是恢复了,头脑里却还是一团迷糊。他好大半天躺着不动,只是用手捂着肚子,想不让血再流出来。心里直纳闷:大伙儿都到哪儿去啦?他到现在方才明白,原来自己已经落得孤身一人了。真是,竟然把一个弟兄丢下不管,都溜之大吉了!他想起刚才近在咫尺有日本兵在说话,可现在却听不到一点声音。心底的恐惧,有如残渣重又泛起。他不信日本人已经走掉,所以还是一动不动的,又静伏了几分钟。

    他真想知道自己的部队上哪儿去了,想起他们抛弃了自己,心里觉得恨恨的。我对待自己的弟兄,一般该说是很不错了吧,可他们居然把我丢下不管,都溜之大吉了。干出这种事来,也简直太混帐了。要是换了我的话一我就一定不会把人家撇下。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种缺德事儿现在来谈好象也是隔靴搔痒,有点不切实际。

    威尔逊冲着草里打了个大呵欠。气味有点难闻,他就把头避开了,往旁边爬过了一两尺。心里的怨气突然冒了起来。我给自己的弟兄出了多少力气,他们就是从来不晓得感激。那一口我给他们弄来了酒,老雷德居然疑心我要骗他的饯。他叹息一声。自己的弟兄都不信任,天下哪有这样混帐的道理?居然疑心我骗他的钱!他摇了摇头。还有那一次,我不过是打了几枪,打掉了那么一棵小小的树,克洛夫特就那样揪住了我。要不是我没防着他这一手,老实说凭他这么一个小不点儿,我真可以把他一撕两半。可就算我有点儿胡来吧,你就这样对付我,那也未免太辣手了吧。他一时浮想联翩,一件件地回忆起自己都受过弟兄们哪些委屈,在愤愤不平之中得到了一种满足。我请戈尔斯坦喝酒——我倒是一片诚心,可他胆子小得要命,连要都没敢要。还有加拉赫,骂我是没脑子的穷小子,没根基的白人渣滓。这又何必呢!他妻子死讯传来的时候,我对他倒是满同情的,他们这帮子人就是不懂情义,只顾自己逃命要紧,别人就都管他娘了。他觉得身子软得厉害。我是有病,可克洛夫特也用不到那样刁难我啊,我肚子里的家伙都坏得一塌糊涂了,叫我有什么法子呢。他叹了口气,眼前的野草渐渐模糊了起来。真是,居然丢下我溜之大吉了,也不管我是死是活。他想起他们一路老远而来,不知道如今自己是不是爬得回去?他撑起身子来爬,才爬了几尺,就痛得停住了。他迷迷糊糊似乎意识到自己受了重伤,如今困在这不毛的荒山,方圆多少里以内没有一个地方可去。可只是迷糊了一下,并没有印进脑子里去,因为这一阵子拚命爬,他又累得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他听见有人哼了一声,过一会儿又是一声,这才吃了一惊,原来出声哼哼的就是他自己。真要命!

    太阳晒得背上发烫,周身也都热呼呼的,非常受用。慢慢的,他觉得自己似乎陷进了泥土里,四下的泥土漾起一股暖意,托住了他。草茎、草根、土地,无不散发出阳光的清香。脑海里便不觉出现了翻松的泥土、汗气腾腾的马匹,思潮打了几个漩涡,也跟着流口到了当年。他又想起了那天下午,他坐在大路旁的一块石头上,看着那个黑人姑娘在面前走过,棉毛紧身衣里一对奶子颇呀颠的。他心想,就在当天晚上他约好要跟个姑娘见面,可姑娘叫什么名字来着?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出来。不知道她可晓得我其实还只十六岁?肚子里因为伤口的作祟,隐隐感到有些难过,热烘烘的,竟象是动了欲火似的,身于仿佛飘飘荡荡,既不是坐定在他生身老家门前的大路旁,也不是困处在这满山沟的野草里。朦胧的欲念一阵阵在头脑里闪过。眼前这一片迷离起伏的茂密野草,在他看来只觉得象是一座高高的森林。自己是不是在丛林里呀?他想不起来了,反正在他闻来觉得这里的气味挺大,跟记忆中丛林里那股浓浓的臭味都合而为一了。妈的,要是能再闻一闻女人的气昧该有多好呢。

    鲜血透过手指缝往外渗,一滴滴流得更快了。他连汗都出来了。他真想喝点什么。那男欢女爱、神魂颠倒的光景,叫他想得都出了神。他在津津有味地回味女人的肚子和大腿摸上去是怎么个感觉,跟女人亲嘴又是怎么个滋味。阳光一片灿烂,惬意极了。这个人之大欲要是不能经常得到解决,危害可就大了。我敢断定,我的肚子所以老是跟我闹别扭,化了这一肚子的脓,原因也正在这里。一想到这里,他的白日梦马上就惊醒了。我可不想动手术,一动手术准得给他们弄死。等我国去,我就去跟他们说,我坚决不干,我就对他们说我的脓水已经全流掉了,我的肚子已经全好了。他有气无力地笑了出来。嘿嘿,等我那伤口结了疤,我就有两个肚脐眼了,上面一个下面一个。真不知道爱丽丝见了会怎么说呢?

    太阳躲到云头里去了,他身上一冷,不由打了个寒颤。神志便又暂时清醒了一阵,内心顿时觉得又惊恐又苦恼。他们不能把我丢在这儿不管啊,弟兄们也该回来救救我可。野草随风起伏,沙沙的响成一片。他伤心地听着这响动,渐渐意识到了一个他所不愿意正视的事实。我得挺住啊。他强打精神,好容易在草丛里站了起来,看到了一个个小山包和穴河山的悬崖陡壁,可是站不了一会儿,便又扑面倒下,冷汗直流。他对自己说:我是个男子汉。我不能垮下去。我从来没有让人家小看过我,今天这脸也决不能丢。为人决不能胆小,一胆小就脓包了。

    可是他只觉得四肢发冷,一个劲儿地打颤。太阳又露了脸,但是他却感受不到一点温暖。他又听见了哼哼声,一声之后紧接着又是一声。他猛地浑身一震,心里打了个间缩:这哼哼的是我啊。身上又痛起来了,象是有锤子锤打着肚肠。“王八蛋!”他突然脱口骂了出来。他痛得怒火直冒,听见自己咳了几声,从指尖缝里咯出来的是血。他还当这血是别人的呢,他真没有想到血竟是这样热乎乎的。“我好歹得挺住,”他咕哝了一声,便又不省人事了。

    事情全弄糟了。山口的入口处封锁了,这会儿日本人怕已经把情报都上报指挥部了。侦察部队的行动完全暴露了。再一听说威尔逊没有跟上部队,克洛夫特真差点儿要暴跳如雷了。他瞪出了两只眼睛,在一块岩石上坐了下来,薄薄的嘴唇气得发了青,握紧的拳头对着巴掌捶了又捶。

    “这个要命的傻大个!”只听他独自一人在那里嘟哝。按他最初的心意,他恨不得就想把这家伙丢掉算了。可是认真一想,威尔逊还是应该回去找的。规矩如此,没有别的办法。所以他心里早已暗暗盘算开了:威尔逊估计会遇到怎样的情况呢?现在回去找他,带哪几个弟兄好呢?

    他去找侯恩商量。“我就带那么三四个人去,少尉。带多了也没用,反倒会增加伤亡的机会。”

    侯恩点了点头。那魁梧的身躯松软无力,冷静的眼睛露着警惕的目光,还略带几分沉思的神情。按说他是应该自己去的,因为这事让克洛夫特抢先提了出来,就已经是他的失策了,不过他也知道克洛夫特经验丰富,由他去找更能胜任。再说,一开头侯恩还有过其他的想法,他对自己身上的这些情绪,实在很不放心。最初一听说威尔逊不见了,他也是火冒三丈,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把他丢掉拉倒。

    此刻他心里又想这样又想那样,种种打算各不相容,又都说不清楚,这样的心情他以前倒是很少有过。他得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好吧,你看带谁合适就带谁吧。”他点了支烟,就只顾瞅着自己的裹腿,不再理会克洛夫特了。

    四周,战士们都闷闷不乐地在洼洼里踱来踱去,先是被伏兵打了个措手不及,后来又发现威尔逊丢了,大家都心情激愤,有点儿歇斯底里。彼此说话都大吆大喝,火气挺大。

    布朗和雷德两个在那里争论。雷德骂道:“你们这帮蠢货,你们又不是在开阔地上,你们都在那死石头背后安安稳稳坐着哪。你们那几颗鸟头难道就不能抬高点?连有没有人挂花都会没有看见?”

    “你这是什么混话,雷德?要不是我们掩护了你们,你们这帮小子不全部报销了才怪呢。”

    “啐!啐!胆小鬼,缩在那石头后面连头也不敢抬。”

    “滚你的蛋,雷德!”

    雷德拍了拍脑门子。“我的天哪,不丢别人,偏偏丢的是威尔逊。”

    加拉赫来来去去乱跑一气,巴掌在脑门子上拍个不停,嘴里还在追问:“他到底是怎么丢的?把他丢在哪儿啦?”

    “快坐下,加拉赫!”史坦利喊道。

    “放你的屁。”

    “你们都给我闭上嘴!”克洛夫特忽然大喝一声。“全是这么婆婆妈妈的。”说着便站起身来,瞅着大家。“我要带几个人回去找威尔逊。有谁愿意去?”雷德点了下头,加拉赫也同时把头点了点。

    其余的人显然都迟疑了一下。接着里奇斯就说:“真格的,我也算一个吧。”“还要一个。”

    “我去,”布朗说。

    “士官都留下。说不定少尉会需要你们。”

    他盯着大家扫视了一圈。戈尔斯坦暗暗思量:我可不能去冒险啊。万一有个好歹,叫娜塔丽怎么办?可是大家还是不吭声,他感到内疚了。他乍猛地说道:“我也去。”

    “好吧。咱们还是把背包都留下,必要的时候可以行动利落些。”

    他们几个人就提了枪,一个跟着一个出了洼洼,重又奔向刚才遇到伏兵的那片开阔地。他们一路悄悄而行,队伍拉得很长,彼此保持十码的间隔。太阳渐渐偏西了,闪耀的阳光刺得他们眼都花了。这一趟大家走得都有点不大乐意。

    他们走的正是刚才撤退的老路,不过倒了个方向。他们走得很快,路上也根本没打算隐蔽,只有过山梁顶时才注意了一下。这一带零零星星有些树丛小林,遇到这种地方他们也只是略略搜索了一下。克洛夫特肯定威尔逊是在遇到伏击时受了伤,没有离开那片开阔地。

    不到半小时,就来到了那堵石梁外。他们低低地弯下了腰,向石梁下偷偷靠近。附近似乎并没有人,听不到一丝声息。克洛夫特肚子贴着岩面光处爬上石梁,慢慢探出头去,朝开阔地上仔细一打量。看不到什么情况,开阔地那一头的小林子里看去也没有一点动静。

    “要命哟,这该死的肚子,真要命哟!”

    一听见这声音,大家都呆住了。一、二十码以外有个人在呻吟。“要命哟,哦……哦……”

    克洛夫特朝草丛里瞅去。“哦……哦……这死肚子,瘟肚子……”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还含含糊糊骂个没完。

    [正文  第108节]

    克洛夫特溜下了石梁,赶紧来找大家。大家都已取下了肩上的枪,等得很焦急了。克洛夫特说:“我看准是威尔逊。跟我来!”他运动到左侧,又找了个岩面宽阔平滑的地方爬上石梁,翻身一跃跳到了草丛里。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威尔逊,把他轻轻翻过身来。“没错儿,是挂了彩了。”克洛夫特瞅着他,心里略微有些怜悯,却也掺着一丝鄙夷。挂花还不都得怪自己,活该!——他心里想。

    大家都膝盖着地伏在四下的草丛里,小心翼翼,不敢探起头来。威尔逊早已又昏迷了过去。戈尔斯坦悄声问道:“咱们怎么把他弄国去?”

    克洛夫特冷冷地咕哝了一声:“我会想办法的。”他此刻心里是在想另外一个问题。他想:威尔逊哼哼的声响很大,要是日本兵还在小林子里的话,肯定早听见了。听见了会不来打死他才怪呢,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日本兵已经撤退。刚才他们的射击并不密集,总的火力也不算大,估计兵力不会超过一个班。不用说那只是一支哨兵,是奉命见敌即撤的。

    这么一看,山口的入口处就已经没人把守了。他心想:那自已是不是应该抛下威尔逊,带上另外几个人立即去侦察一下呢?怕也没有多大意思吧,因为山口里头肯定还有日本兵驻守,自己是绝对通不过的。唯一的指望

[1] [2] [3] [4] [5] [6]  下一页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崇祯宫辞(王誉昌撰)普通文章黍离小志普通文章吴三桂讨闯贼李自成檄
普通文章戾园疑迹普通文章张献忠记普通文章圆圆传普通文章洪承畴纪略
普通文章郑成功纪普通文章简介普通文章第一回 产英男河中浮玉…普通文章第二回 探慈母林内拾金…
普通文章第三回 山阴岭借宿订喜…普通文章第四回 泾阳陂寄信结奇…普通文章第五回 合卺夜新婚溯旧…普通文章第六回 奠雁晨佳人办才…
普通文章第七回 寻铜锤孤儿保性…普通文章第九回 白石岗焚牒拘猛…普通文章第十回 黑水津仗剑斩悍…普通文章第十一回 虎皮将救驾沙…
普通文章第十二回 龙甲军破敌巴…普通文章第十三回 归故里父子受…普通文章第十四回 宴群仙夫妻登…普通文章青城山隐者记
普通文章列仙传普通文章《韩湘子全传》在线阅…普通文章普通文章第一回 雉衡山鹤儿毓秀…
普通文章第二回 脱轮回鹤童转世…普通文章第三回 虎榜上韩愈题名…普通文章第四回 洒金桥钟吕现形…普通文章第五回 砍芙蓉暗讽芦英…
普通文章第六回 弃家缘湘子修行…普通文章第七回 虎蛇拦路试韩湘…普通文章第八回 菩萨显灵升上界…普通文章第九回 韩湘子名登紫府…
普通文章第十回 自夸诩龟鹭罹灾…普通文章第十一回 湘子假形传信…普通文章第十二回 退之祈雪上南…普通文章第十三回 驾祥云宪宗顶…
普通文章第十四回 闯华筵湘子谈…普通文章第十五回 显神通地上鼾…普通文章第十六回 入阴司查勘生…普通文章第十七回 韩湘子神通显…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二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