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读小说 >> 短篇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劳驾,快点! 【字体:
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
普通文章没有对手就没有…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橘红色的伞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普通文章墨水圈
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冰架普通文章高度怀疑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
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金庸武侠小说 九…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
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
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普通文章墙/[法国]让-…普通文章一个人的遭遇
普通文章伊豆的舞女普通文章一杯茶普通文章俊瓜吉姆佩尔普通文章声名狼藉的家/[…普通文章甜橙,冬天的水…
普通文章当女人上了年纪…普通文章荆棘鸟故事梗概普通文章第01章普通文章第02章普通文章第03章
普通文章第07章普通文章上海三六九普通文章人间天堂——温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读书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人生
【零点书库】 劳驾,快点!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劳驾,快点!

  作者:[秘鲁]碧拉尔·图戈依

  差不多是晚上七点钟了,米尔顿.贝尼亚落下客厅的窗帘,点燃这一天的第十四支香烟。他拿起电话,犹豫片刻又放了回去。他焦躁地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爸爸,怎么都黑了?”七岁的女儿问他。

  米尔顿吐出长长一口浓烟。

  “到你房间里去!”他粗暴地说。

  “我害怕。太黑了。”女孩又说了一遍。

  米尔顿拿起餐具柜上的蜡烛点燃一支,交给女儿。

  “这你就不害怕了。”说着摸摸女儿的头,把她推向走廊。“去吧!回你房间等我。”

  “女孩接过蜡烛,还在犹豫不决。

  “爸爸,你来吗?”

  “当然,等着我吧。”他回答说。

  女儿慢慢穿过走廊,回到自己房间。米尔顿关好通向各个卧室的客厅房门,再次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喂,谁呀?”他低声问道。

  “你找谁?”

  “妈妈,是我。我刚刚关好房门。”

  “孩子,你刚刚什么?我不明白。电话大概有毛病。我总是听不清楚。”

  “咱们都安静一点。”

  “你声音大一些!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搬到沼泽地去住?电话线都遭透了。”

  “您还记得我昨天说的话吗?”

  “孩子,我很担心。我不愿意你在那边住,太远了!太孤单了!”

  “这里不会有人打搅我们。”

  “孩子,你还是回来吧!恩里盖塔在什么地方?”

  “她在自己的卧室里。”

  “那女仆呢?”

  “妈妈,她走了。”

  “可你为什么不通知我呢?只有你和恩里盖塔单独在一起吗?”

  “是的,我对你说过了。”

  “你马上给我回来!”

  “不,妈妈,这里是我应该呆的地方,谁也不能把我弄走。”

  “孩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应该跟我住在一起。”

  “您错了。”

  “可是那里已经断水断电了,住在那里很危险。孩子,求你了,听我说,听妈妈的话吧。你应该回家。”

  “妈妈再见,我要挂上了。”

  “孩子,喂,喂!”

  老妈妈听到电话里“咯噔”一声。她儿子已经把电话挂上了。于是,她又拨了另外一个号码。

  “喂,是马里娜吗?”

  “是呀,你是谁呀?”

  “我是爱德米拉。”老女人高声道。“我很担心,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米尔顿把女仆给辞掉啦,他跟恩里盖塔留在家里。”

  “可这又怎么啦?”

  “出了图画那件事以后,我觉得他不大正常,他怎么能跟一个七岁的女儿生活在黑暗之中呢,另外这几天他一直在发脾气。”

  “谁?”

  “米尔顿。”

  “啊,你有给他看过病的医生的电话吗?”

  “有。我很担心。马里娜,他会不会发疯?”

  “你知道他带没带武器?”

  “当然,他总是枪不离手的。”

  “赶快给医生打电话,把带枪的事情告诉医生。他能告诉你怎么办。然后你再给我打电话。”

  “你不能开车去看他吗?”

  “现在去?到沼泽地?”

  “是的,劳驾了,马里娜,否则会出事的。”

  “可是他会把我赶走的,我到那去以什么借口啊?”

  “你就说是我让你去的。”

  “最好还是你先给医生打电话吧。你可能是太着急了。”

  老女人开始在笔记本里找医生的电话号码。她想起来好像记在一张纸上了。

  “我找不到电话号码。”她说道。

  “你冷静点。”电话那一边说道。“现在我先把电话挂上。你找到电话号码以后,马上给医生打电话,然后再叫我。”

  两人都挂上了电话。老女人仍然没有找到那张纸。她坐到一张轮椅上,因为早在十五年以前她就患有关节炎。双腿软弱无力消瘦弯曲。她熟练地转动着轮椅向客厅中央一块搁板驶去,一面寻找笔记本,那上面也常常记有电话号码。终于她找到了医生的电话号码,回身拿起话筒。

  “喂,是路易斯大夫吗?”

  “请您稍等。”

  她等了有一两分钟,请求医生去诊所会面。她知道医生工作到很晚,因为有一次她儿子曾经跟医生约好晚上九点钟见面。

  “喂,哪一位?”一个男子的声音问道。

  “路易斯大夫,我是米尔顿.贝尼亚的母亲,他是您的病人。大夫,对不起,打搅您了,因为我想我儿子病了,这几天他总是在发火。现在他一个人带着我孙女呆在沼泽地的住宅里,那里一片漆黑。上星期他出了一件事,我害怕他会发疯。”

  “上星期他出什么事了?”

  “大夫,就是那件图画的事。”

  “啊,是那件事。对,明白了,让他一个人呆着不合适。”

  “大夫,我该怎么办?”

  “您给他打电话了吗?”

  “打了,他说一切都很好。可我觉得就为这句话打电话有点奇怪。”

  “他还说什么了?”

  “他说要离开我。”

  “好了,您让我想一想。最近他什么时候看望过您?”

  “一个星期以前,大夫,我真感到绝望了,要叫警察吗?”

  “等一等。我会给您打电话的。”

  “大夫,他会发疯吗?他手里有武器,大夫。”

  “我先跟他谈谈,然后我给您打电话,夫人。”

  老女人挂上了电话,她挪动着轮椅开始在客厅里兜圈子。她看看手表。晚上七点二十分。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电话铃刺耳地响起来。她迅速地靠近电话,拿起听筒。

  “我是路易斯大夫,夫人。我刚刚和您儿子谈过话了。请告诉我,您有没有亲戚可以去那里看看?”

  “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没事。不过最好别让他一个人呆在那里。我说的不是今天,说实在的,我觉得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孤零零地生活,更不应该携带武器。”

  “他是不是疯了?看在上帝的面上,请您直说吧!”

  “夫人,您有没有什么亲戚可以指望帮忙的?”

  “有个女朋友会去看他的。是不是叫警察更好些?”

  “他的女友可不可以让别人陪同前去?”

  “我给警察打电话。”

  “我陪那位女友一道前往。请把她的电话号码告诉我。”

  老女人把电话号码说给了他。

  “您等一等。半小时后我跟她一起去。”

  “可那就太晚了。”

  “我尽量提前吧。”

  她挂上了电话。电话再度响起来。

  “是爱德米拉吗?”

  “马里娜,劳驾,先挂上电话。我刚刚同大夫谈过了。我想米尔顿是疯了。请你挂上电话,因为大夫马上要跟你说话。”

  “好的。可米尔顿是带着武器的。他会向我们开枪的。”

  “马里娜,挂上电话吧。请你跟医生去一趟,好吗?”

  “我想应该叫警察。”

  “马里娜呀

  ,求求你了:现在块八点了。”

  “爱德米拉,你先叫巡警吧。然后给米尔顿打电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多跟他聊一会儿。你随便跟他说点什么,争取拖延时间。”

  “好吧。”

  爱德米拉挂上了电话,再次拨通了米尔顿的号码。电话里没有声音。老女人想,会不会我把电话号码弄错了。她又拨了一遍。

  “喂?”

  “是恩里盖塔吗?孩子,你好吗?你爸爸在哪里?”

  “他在我房间里。”

  “他在干什么呢?”

  “什么也没干。”

  “怎么什么也没干?他怎么样?”

  “他坐着呢。在给我念一个小故事。”

  “恩里盖塔,快去叫他。”

  老女人在等待。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可她听到的是电话“咯噔”一声。电话挂断了,她心里想。该死的破电话总是出毛病,话又没说完。她又一次拿起电话,可又是占线。她刚一放下,电话铃又急剧地响起来了。

  “谁呀?”

  “爱德米拉,大夫到现在还没有给我打电话。你把他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来打给他。”

  “你等一下,好,找到了。劳驾,你们快点去吧。”

  “你打电话叫警察了吗?”

  “我马上再打。可是我有点担心,他会不会一看见警察就发火呢?”

  “可他会不会朝我们开枪呢?”

  “我想不会。我刚刚跟恩里盖塔通过话了。她说她爸爸正给她念故事呢。我马上再给他打电话。”

  “爱德米拉,先叫警察吧。”

  “可是我想还是你们先到为好。”

  “沼泽地离这里太远了,我还不知道大夫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来这里。干吗不让医生自己去呢?”

  “因为他不知道去沼泽地的路。可你是认识那里的。”

  “好吧,我给医生打电话。”

  马里娜挂上了电话。爱德米拉再次拨动号盘。又是占线。他是不是没有挂好?她想。她坚持再打,再次听到了那刺耳的忙音。她翻开电话簿寻找急救中心的号码。

  “喂,劳驾,是急事,非常紧急。”

  “请讲,是什么事啊?”

  “小姐,我儿子疯了。他跟女儿呆在黑暗的房子里,手上有枪。劳驾,请你们快点到那儿去。有可能发生不幸事件。”

  “夫人,等一等。您叫什么名字?”

  “爱德米拉.金塔纳。”

  “他主在哪里?”

  “小姐,我儿子住在沼泽地,劳驾,别耽搁时间了。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夫人,您应该给沼泽地警察分局打电话。他们可以到得更快些。”

  “电话号码是多少?”

  “请稍等片刻。”

  爱德米拉看看手表。八点一刻。这些人可真笨!总是这副德行,她心里愤怒地想。

  “夫人,请您记下来。”

  那小姐给了她两个电话号码。爱德米拉挂上电话后立刻又拿了起来。占线。现在我可怎么办呢?马里娜应该跟医生谈过话了。他们应该上路了。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到达沼泽地了。她想。她坚持再次拨动电话。

  “喂?”

  “找谁?”

  “先生,我有急事。我儿子疯了,他有枪,他会杀死我孙女的。”

  “您是谁?”

  “我是他母亲,蠢货。”

  “嘿,夫人,您别骂人。”

  “你给我听着,你们要是不马上出发,那里会发生惨剧的。”

  “可是,夫人,我不懂您的话。您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

  老女人长长地叹息一声。

  “夫人?夫人?您说呀。”

  “我儿子住在弗洛莱斯塔镇第二居民区315号。劳驾,快点去吧。”

  “可是,为了什么呢?”

  “他关在屋里,手中有枪。”

  “好啦,夫人。可您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您说他疯了?”

  “因为是医生告诉我的。再说他手里有枪,我刚刚跟他谈过话,他告诉我要杀死他的女儿,然后他就自杀。”

  “请您重复一下他的地址。”

  爱德米拉又说了一遍。

  “你们马上就去吗?”

  “眼下我们没有巡逻车,不过我们会用对讲机联系,用不了几分钟就会到达那里的。”

  “好吧,谢谢。”

  老女人挂上了电话。时钟指着晚上八点半。她再次拿起电话。拨过号码后她听到了正常的铃声。

  “喂?”

  “是恩里盖塔吗?孩子,你爸爸在哪里?”

  “奶奶,他睡着了。”

  “你肯定吗?”

  “他在打呼噜。”

  “真奇怪!”老女人沉思起来。

  “孩子,听我说,我要对你说的话非常重要。”

  “奶奶,我听着呢。”

  “你别怕。你一定要按照我的话一丝不苟地去做。明白吗?”

  “好吧。”

  “你爸爸是不是有一把手枪?”

  “是的。”

  “枪在什么地方?”

  “奶奶,枪已经不在了。”

  “怎么回事?”

  “上个星期他告诉我要把枪卖掉,因为没有钱花了。他从抽屉里拿出手枪,卖给了马丁内斯先生,就是我们的邻居。”

  “你亲眼看见你爸爸把枪交出去了吗?”

  “是的,我也在场。”

  “啊,明白了。”

  “奶奶,您干吗问这个?”

  “没事,没事,孩子。你听着,有人要去看你爸爸。他们一到那里,你去开门。明白吗?”

  “明白。”

  “再见,孩子。”

  小姑娘挂上了电话。她向自己的卧室走去。她爸爸正坐在一张沙发上,已经不再打鼾了。他张着嘴巴。他在身边床头柜上给女儿留下了一杯汽水。女孩一面望着父亲事先放入杯中的药片一面慢慢喝下杯中物。小姑娘躺到床上去。这是她爸爸事先说过的:先喝汽水再睡觉。她会有一个长长的好梦。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城市稻草人普通文章优秀电视节目导语普通文章《名人传》引
普通文章出梅入夏普通文章林鸟普通文章童年普通文章把黑,归还给夜
普通文章东溪普通文章有水的瓶子普通文章普通文章纳木错,与神耳语的地…
普通文章忘不了古丈普通文章冬日絮语普通文章秋赋普通文章夏天的味道
普通文章杨花普通文章夜晚唱歌的草普通文章土与籽普通文章向绿芽道歉
普通文章梦•草原普通文章黎明普通文章苹果普通文章贝壳小记
普通文章萧红,我的姐妹普通文章北向之痛普通文章一个偏见普通文章钱的代沟
普通文章偷听谈话的妙趣普通文章一个富人可以可长生不…普通文章车夫、酒桶和人普通文章窗下的村皮小屋
普通文章用我一辈子去忘记普通文章在那颗星子下普通文章信童传情普通文章当青春苏醒时
普通文章旅人的心普通文章初雪普通文章母亲站在五月的阳光下普通文章母亲的来信
普通文章栀子普通文章粽子里的乡愁普通文章母亲的回忆普通文章遇见一株树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吻公主
    打不碎的鸡蛋
    窃贼
    蠢猪
    桌旁的尸体
    蚂蚁
    永远占有
    四月,四月杪
    情书
    品酒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