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读小说 >> 古典 >> 岭南逸史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第 二 回 花间遇佳人牵情投宿 酒中闻大盗弄法驱凶 【字体: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
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普通文章双面猎犬 第一章…普通文章没有对手就没有…普通文章第一章普通文章第三章
普通文章浣花草普通文章夜游人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橘红色的伞普通文章一个不重要的军…
普通文章铁婚年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推荐文章中华百年游记精…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
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冰架普通文章高度怀疑普通文章从尚方宝剑谈到…
普通文章德里纳河上的桥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普通文章父亲买了贺年卡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
普通文章聆听自然 自然与…普通文章金庸武侠小说 九…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
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
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屠…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肝…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
【零点书库】 第 二 回 花间遇佳人牵情投宿 酒中闻大盗弄法驱凶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第 二 回 花间遇佳人牵情投宿 酒中闻大盗弄法驱凶

  诗曰:

  绿林豪客夜催妆,撮合当年亦大忙。

  回首师雄千载梦,谁真谁假费平量。

  话说黄逢玉自长耳山赋诗回来,声名大噪,求诗求文的终日不绝。不觉间,已是十六岁了.一日,其父思斋叫他来,吩咐道:“尔姑娘移徙从化,往常多有书信寄来,近今十数年.并无信息,不知作何景况。闻得两个儿子俱不听教训,常为他们呕气欲死。我今欲使尔到彼探视一番,也见我兄妹之情,尔意下如何?”逢玉道:“孩儿愿往,儿闻浮罗为朱明耀真之地,有峰四百三十二,瀑布九百八十有奇,内中璇台瑶室,药槽丹灶,许多胜景,儿久欲到彼一游.因二亲年高,不敢远离。从化这条路,必须打从罗浮经过,既大人有命,儿愿趁便到彼一游,以完宿愿,未识大人以为可否?”思斋道;“穷奇览胜,乃高人志士所为,有何不可?但恐尔年幼,经不得那登高履险的事耳.”逢玉道:“昔李存勖,年十二时,便从父破王行瑜,献捷京师;寇平佗,年八岁时,便登华山吟诗.都不惮危险。今孩儿年已十六,虽不敢比存勖冲锋破敌,难道寇平佗登高涉岭的事,也经不起来?望大人勿虑.”思斋闻言,大喜道;“我儿所见甚大,吾不尔禁也。明日是个黄道吉日,正好出行,我叫黄聪、黄汉同尔去,游了罗浮,见了姑娘,早日回来.”遂叫两个家人黄聪、黄汉到来,吩咐道;“我是日使逢玉孩儿到从化探问姑娘,趁便去游罗浮,尔二人可打叠行李,陪我孩儿一行,于路上小心服侍,回来我自有重赏。”二人领命,自去收拾不表。思斋携逢玉进内.命娘子备些酒食饯行,又叮嘱了许多出门慎重的话,然后就寝。

  次日起来,饭毕,逢玉拜别起行。思斋同妻沙氏送出门来。黄汉挑了行李,黄聪牵了一匹黄骠马。沙氏执逢玉手涕泣道;“我儿须早些回来,勿使老娘倚门盼望。包里有我织锦程茧手巾两条,奉姑娘的。见了姑娘,须代娘致意.”逢玉道;“母亲不必悲伤,孩儿多则三月,少则两月,必定回来。所吩咐,孩儿记得.”说毕登程。《琵琶记》南浦嘱别,有只歌儿,于此际极合.井录之以资观玩:

  净:膝下娇儿去.堂前老母单。临行密密缝针线,眼巴巴,望着关山远。冷清清,倚定门儿盼,教我如何消遣。合:要解愁烦,须是频寄音书回转。[江水儿]

  生:儿今去,爹妈休得要意悬。儿今去.今年便还,但愿双亲康健。合:须有日拜堂前,须有日拜堂前。[园林好]

  其时,正是二月中旬,嫩叶敷荣,山花齐放.逢玉上了马,缓缓而行。行了两三日,已到状元桥.黄汉问道:“相公还是从水路去.还是从早路去?”逢玉道:“船上闷人,还是路上走的好.”黄汉道;“既要从路上走,须渡河,由长沙上唐湖,过旗头疃,穿海丰,出羊蹄岭.抵鹅阜为近。若从蓝关去,不好走,又远些.”逢玉闻言大喜道:“我正要赏览旗头、羊蹄等岭,就从此路去罢.”以是渡河向长沙进发。逢玉心中原无甚要紧的事,一路放怀玩赏,遇景即吟,逢奇即咏,也录不得许多。

  不则一日,行至羊蹄岭.此岭耸拔如屏,隔断海丰、归善两县。粤王佗于山顶凿开一门,设兵守把,名为羊蹄关。由海丰这边山脚,上至岭二十里路,较平坦。由归善那边山脚,上至岭十里,山如壁立,不能直上,凿路如之字样,盘折方能上去。真个一夫守关.万人皆废的所在。逢玉到此地,振衣绝顶.看了一回,胸怀豁爽.命黄聪取笔来,于石壁上扫去苍苔.题诗一首.云:

  插天危嘺似丹梯,百折登临霄汉低。

  回望乍疑穿井出,仰观翻讶与云齐。

  雄关承锁千秋月,古木长封万劫泥。

  我欲题诗扫苍壁,山灵惊起昼凄凄。

  题毕.复写一行道:古梅黄琼題。写完,自己读了一回,欣然自得,只管在那里徘徊。黄汉催促道;“相公收了笔砚,下山去罢。这里到鹅阜还有二十里,天色晦瞑,恐怕有雨.”黄聪忙收了笔砚,牵马先行.逢玉始步下岭来。

  行了数日,忽到一个所在。一眼看去,山上山下,篱边溪旁,没缝的都是梅树。其时已是三月初旬,绿叶成荫,青子满枝,走将进去,幕天席地的都是。那绿荫中间,一道寒流潺湲可爱,两边有十数人家,竹篱茅舍,梅阴映带,雅韵欲流。行过石桥,翼然一亭,中设青石板二条,光滑如玉。逢玉下马少憩,仰面见亭上一匾,写四个大字道:“师雄梦处。”逢玉点头道;“原来是这个所在!“黄聪问道:“相公,是甚么所在?”逢玉道:“此名梅花村.昔罗浮女道人素月,尝于此地种梅千本,故名梅花村。隋开皇中,赵师雄游罗浮至此,见一美人,淡妆素服出迎,师雄与谈,言极清丽,芬香袭人,遂同他到酒家共饮,一绿衣童子歌舞于侧。师雄饮得大醉,与美人相扶就卧。天明醒来,却独自一个卧于大梅树下,上面翠羽啾嘈,月落参横而已,那有什么美人童子,师雄惆怅而归。后人相传以为韵事,故有此匾额。我观《罗浮志》,梅花村在罗浮水口,今已到了梅花村,去罗浮不远矣!”不觉大喜,步出亭外,细细赏玩。忽见亭北浓阴绿中,斜露一枝石榴,绽出数点火一般红的花来,点缀得景致更觉可人。逢玉信步行将进去,正仰面细看那枝榴红,忽闻钏声铿然的响。急回头看时,不看犹可,一看了,不觉那魂灵儿早飞去半天。尔道怎么?原来是一个垂髫女子,年可十五六岁,拿枝小竹竿,在那里戏击青子.见逢玉走进来,徐徐放下竹竽,敛步而退。逢玉定睛一看,真个生得:

  眉扫春山,眼横秋水.杨柳腰,柔枝若摆;桃花脸,艳色如酣。

  看来庄重,却甚轻盈;极似风流,自饶温雅。洵矣胡天胡帝!真足倾国倾城。

  逢玉不知不觉,尾着看去,远远见他向一所牡蛎砌成的庄门里进去了,逢玉此时,如失了一件宝贝般,在那里呆呆的立了一回,不觉喟然叹道;“仙耶人耶?真耶梦耶?”正惊叹间,忽见庄里走出一个老者来,葛巾野服.道貌森然,背叉着手,在那里仰面看天。逢玉心生一计,整衣向前,深深一揖道:“晚生主仆三人,往游罗浮,道经贵地,因贪看梅林,天色将晚,恐怕赶宿头不上,欲借贵庄暫宿一宵,明日拜酬房金,不识长者肯容纳否?”老者看逢玉貌若潘安,举止风流,言词爽朗,连忙回揖道:“草茅粗陋,但恐不堪下榻,相公如不嫌弃,住宿何妨!”逢玉连忙称谢,回头招二仆挑行李进来。老者延至草堂,分宾主而坐。小仆献茶毕,逢玉起身向前鞠躬,谢道:“晚生今宵有叹途露之虞,幸蒙见容,感荷盛德。未闻老先生尊姓大名,敢乞赐教?”老者答道;“老夫姓张,名瀚,号秋谷。请问相公贵处?高姓大名?如此青年,欲往何处?有何贵干?”逢玉答道;“晚生世居潮州府程乡县桃花村,姓黄,名逢玉.今年一十六岁,自幼学习诗书,颇好玩古.久闻罗浮实为山川名胜,景致多般,尝有游赏之志,未得其遂。奉家父命,往从化探望姑娘,趁便一游。途从贵乡经过,偶在前面亭子里,看见师雄匾额,得知贵地是志载名胜,不觉贪恋玩赏,致误行程。荷蒙不拒,免叹途穷,晚生主仆三人实为万幸.”

  张老见逢玉如此聪敏畅达,心甚欢喜,即入内室,吩咐置酒相待。少刻.小仆摆设筵席,张老请逢玉就座,逢玉再三谦逊.只得坐了,张老举酒,十分殷勤。饮酒之间,与逢玉细谈诗词歌赋,无不精通,莫不问一答十.口如悬河.滔滔不绝,张老愈加钦敬。逢玉累辞酒力不胜,张老那里肯舍,只是殷殷勤勤的劝酒不休。正是:

  有才须遇识才翁,遇识才翁乐便融。

  更永不嫌嫌烛短,殷勤情溢酒杯中。

  将近二更,忽张家看牛的庄客,住在庄外,大喊奔进来道:“太公祸事到了,快快走命罢!”张老、逢玉俱连忙起身问道;“是么祸事?”庄客道:“火带山贼寇统领四五百人,劫了前村,今已杀进村口来了!”张老闻言,惊得面如土色,忙叫小仆闭上庄门,转身向逢玉道:“相公自便罢!老夫要同贱内小女们躲避,不敢奉陪了。”言毕,忙向内便走。逢玉初时也觉呆了,及闻张老提起小女两字,忽省悟石禅师的事来,出席一手扯定张老的手道:“老先生勿慌,晚生自有退敌的法。”张老洒脱手道;“法不法,强徒杀来不是耍处!相公放手,性命要紧!”逢玉一力扯住道;“晚生的不是性命么!愿先生镇定,包尔无事。”一头说,一头扯张老在一张椅上坐了.忙叫黄汉将席上杯盘撤开,把桌拭净,又叫张家小仆入内取只净碗,盛一碗清水出来,叫黄兴取出双剑。逢玉把剑尖向水碗内,依法画了十四个字,念咒一遍,将水安置桌下.随吩咐众仆,不许大惊小怪,静静听着,贼自会退去。又向张老道:“先生定着.万无一失.”张老道:“全……全……全仗相公!”言未已,喊声已近,火光烛天。逢玉慌忙跳在桌面上,盘膝按剑而坐,外面已哭声震地了。张老心窝里,像有个小鹿儿般,只是在那里冲。张家小仆轻轻招黄聪向前,附耳低低的道:“我们看看外面怎么样?”黄聪道;“那里看得见!”小仆道:“我取个胡梯来。”说毕,捏手捏脚的去房里取出胡梯,倚在那牡蛎墙上,两个轻轻扒上去,向墙头伏定,举眼一望,好不怕人,但见众贼:

  红布缠头,麻鞋扎脚。雄赳赳,虎跑狼奔;视耽耽,东冲西突。刀起飞霜,伤哉!尸横涧畔;

  烟浓火发,惨矣!祸及梅林。一霎时,竹篱茅舍成焦土;转眼处,娇男幼妇化啼鹃。

  正看间,见对面大梅树背.转出一个人来,向东拼命的奔走,细认像李大一般。后面一个贼徒,赤着身,手执着银也似白一把截头大刀,飞也似赶了过去.过了石桥,那人被梅根绊了一交,跌在地下,扒起来,正待要走.贼徒赶上,一刀斫做两半去了。二人在墙头上,惊得牙齿儿捉对儿在那里相打哩!看犹未了,一声喊起.贼众数百人,一窝蜂已杀到庄前来了。二人惊得几乎跌下梯来,死命的伏在墙上,动也不敢动。

  可也是作怪,贼众杀便杀到庄门外来了,却不冲进来,牵队儿,似走马灯上古人一般,只在庄外团团的跑了两跑,一拥退到对岸立住。呆呆的看了一回,大喊一声,又赶过庄来,依先向庄外团团跑了两跑,又一拥退回对岸立住。张小仆低低向黄聪耳畔说道:“想是尔家相公的法灵了。”黄聪道:“噤声!且听他们说的是什么。”二人便细听他说,只见一个贼徒以刀指着庄上道:“明明是一所庄院,怎么走进去,便就不见了?又有这样大湖水,波涛汹涌起来,敢是我们眼花了?”又有一个道;“再进去看看!”一拥,又大喊进来,又是在庄门外打圈儿的跑了两三跑,依旧退去。此时,黄聪二人心中已定.只是暗暗在墙头上喜笑道:“惭愧!”忽又听见一个道;“此庄想是个甚么神庙,恐怕我们进去弄坏他屋宇,故此显出神通来遏住我们哩!”又一个道;“说得是,我们回去罢.”遂一拥退出村去。黄聪二人下来,轻轻开了庄门,跟了一二里,见贼徒真个散去,欢欢喜喜.回至草堂,张老还在那里发三日疟般的打寒战哩。二仆道;“太公,贼退了!”张老方才定神问道:“怎么就退了?”二人将墙头所见所闻,细细述了一遍,又道;“我二人已跟出一二里,看来贼徒去远了,只是村中那几家,被他劫掠烧焚的不成世界了.”张老听得,向逢玉道;“举家免此大祸,皆出君赐!真生死而肉骨也!”一面说.一面低头拜下去。此时,逢玉已收了法,慌忙扶住道:“皆老先生洪福所致,晚生何功之有.”此时众人俱各惊得骨软筋麻,逢玉也困倦了,欲求安寝.张老忙叫小仆取了相公的铺盖来,亲自掌灯引至客房里。安置毕,吩咐小仆收拾家伙,自己退入后堂,与妻女又感激了逢玉一番,方才就寝。正是:

  不缘好客.那得免难。昔日孟尝,今宵张瀚。不吝杯酒,保全无算。寄语世人,何须尖钻。

  再说张老,受了惊的人,卧在床上,一时睡不着.因反复思想那逢玉,雄才闳辩似秦宓,冰清玉润似卫玠,一股勃勃的英气流露眉宇,已足令人爱杀,怎么小小年纪退此强敌,全无一毫慌张的意思?真有卒然临之而不惊的手段!吾欲择婿,舍了此子岂足言智?只是他在程乡,女儿嫁了他,他须带了回去,却又割舍不下。于是辗转了半夜,忽想着磜头、火带诸贼,日炽一日,官府相文避法,主招主抚,御贼者反指为激变,被劫者控告无门,似此世界,恋他何用?就如夜来,幸遇此生.救我一家;若不遇他,只可与李大等同作刀头之鬼!着实想来,此地其实札住不得了,何不竟把女儿招了他,待他去从化回来,举家竟搬移程乡暫住,以待时清。父女既不致远隔.又可以避贼锋,岂不两便?但不知此生曾聘妻室否?又想道:就使聘了,吾女亦愿居其次罢。主意已定,专候天明说话。正是:

  芙蓉绣褥值千金,付于萧郎惬素心。

  漫说泰山千万丈,也将移向古梅阴。

  再说逢玉,退了强敌.暗暗欢喜道;“那美人果是他女儿!禅师之言,已验了一半了,只是婚姻一事,急切间不好启齿,必须寻个计策来挑动他,使他自己开口方妥.”左思右想,总没个妙策。想了两个更次,忽想着道;“必须如此方妙!”遂叫醒黄聪前来吩咐道:“张家有个女儿,端庄美丽,绝世无双,我要娶他,只是邂逅间不便提起说得,尔须为我如此如此,尔是个小斯,就出言唐突些.也不打紧。”黄聪领命。

  次日绝早起来,假说入內讨茶与相公吃,走至中堂。张老正起来,夫妻两个坐在堂上,把招逢玉的事与娘子细细说知了,要打点出来与逢玉讲,见黄聪走进来,张老道:“管家起得恁早?”黄聪道:“我家相公要盏茶吃,叫小的来取.”张老闻言,即唤女儿道;“尔去我书橱里,把那柳城茶撮一服来,叫丫环泡一盏出去,与黄相公吃。”女娘取了茶出来,黄聪佯惊讶道:“此是姑娘了,好一个人才!面宠儿与我相公一般.不知曾吃人家槟榔否?若不曾吃时,与我相公匹配起来,佳人才子,岂不是天上有地上无的一对好夫妻么!”张老大喜道;“管家尔也如此说!不知尔家相公曾受室否?”黄聪道;“我家相公有誓在先.不得绝色佳人誓不婚娶.家中虽有几个世家大族,愿与我相公结亲的,相公探得他女儿平常,都不肯轻许。像有姑娘这般人物,怕不一说就成?”张老道:“我正有此意.烦管家转达若何?”黄聪道:“待小的就去说来。”

  转身便走出来了。好一回儿.复进内堂来.张老连忙起身迎问道:“管家,相公意下何如?”黄聪道:“我相公听见姑娘美丽,又承太公美意,着实羡慕欢喜。只是他想来有三件难处不敢从命,叫小的来辞谢.”张老道:“那三件呢?”黄聪道:“我相公说:一件,不得亲命,不敢擅专;二件,旅途中,财礼不备;三件,娶了姑娘,携回程乡,怕太公舍不得他远离。就婚府上.又怕我家太公怨望。有此难处,故不敢从命.”张老大笑道:“前两件不打紧,有我作主。后一件,我已筹之熟矣,不须相公踌躇.待我与相公面说便了.”遂起身出至堂中.请逢玉出来,施礼坐下道:“老夫生下二小儿,长志龙.自幼在广西桂林府生理;次飞龙.从中离薛先生读书于峄山,俱不在家.家中惟老夫与荆妻龙氏、小女贵儿、婢仆数人而已,门无壮丁,族鲜庇连。近日磜头诸贼.到处残虐,而龙博、归善为甚,苦苦恋桑梓.势难瓦全。老夫久欲移徙别处,避其凶害,但苦不得一武陵源耳。今闻贵县,乃声明文物之区,程处士之遗风犹在,曾公芳之政化未泯,方之做处,真是个洞天福地。相公若不弃葑菲,愿献小女侍君箕帚.俟相公从化回来,即便举家同相公东归,不识相公肯俯就否?”逢玉道:“但恐枳棘之林,非鸾凤所栖耳!如果老先生不嫌鄙陋,晚生园林颇亦宽广,尽可暂留车骑,晚生当得执鞭前驱。至于令爱一事,晓生二亲未告,六礼未备.何敢遽望射屏?”张老道:“吾闻君子,宜配佳人,小女虽未敢拟河洲.而才情志节.颇异庸流,相公既遇,何妨经权互用?至于财礼,小女余生实出君赐,决不敢受,但乞一信物足矣!”逢玉闻言道:“既承老先生如此过爱,晚生敢不敬遵?请上坐了,受逢玉一拜.”随扯椅一张,放在中间,携张老坐在上面,纳头便拜。

  张老忙答以半礼,便子婿称呼。拜毕,回至客房,取出母亲寄与姑娘的织锦程茧手巾一条,双手捧与张老道:“小婿客中别无异物,此巾系家母手织,寄与我姑娘的,借一条来奉岳父为聘物罢.”张老接来一看,内锦古松一株,下面坐着个汾阳双寿图。张老大喜道;“即此一巾,便是美兆了。”随拿进与女儿收了,就向女儿头上拔下一枝金钗来,付与逢玉收好,大排筵席,款待了两三日。逢玉告辞起程,张老执手道;“贤婿且再住几时,老夫还有几句话儿与贤婿说。”此一说有分教:

  声名才子文华远,鬼蜮凶人怨恨深。

  不知张太公说出是么来,且听下回分解。

  张竹园评曰:黄逢玉为上半主脑,张贵儿为下半主脑,此回预露其才,下文方有根底。然逢玉易写,贵儿是守礼闺女.最难着墨。作者就张老口中,轻轻带出才志二字,而贵儿全身已活跳纸上。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后悔教她普通文章创意村长普通文章最成功的演出
普通文章千万不要当模范普通文章善举普通文章鱼刺普通文章竞选
普通文章羡一抹红唇印推荐文章请你别抱我普通文章第一次吃燕窝普通文章娇艳的玫瑰花
普通文章泪洒托儿所普通文章不要误会我的好普通文章真实的谎言普通文章没有卑微的孝心
普通文章赌王普通文章特谏普通文章活学活用普通文章约会
普通文章求爱的高招普通文章她是你的同学吗普通文章王胡招保安普通文章乡村女人
普通文章聆听普通文章车祸普通文章取暖的声音普通文章老公有问题
普通文章便宜咬人普通文章湖边垂柳下普通文章老人的“娟子”普通文章只能载你一程
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
普通文章旁敲侧击普通文章关系网普通文章施舍普通文章父亲的纸烟
普通文章一路母爱普通文章胖师傅掌勺普通文章书呆子推荐文章局长的小姨子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岭南逸史》在线阅读
    简介
    凡例
    第 一 回 黄逢玉席上赋诗 石…
    第 三 回 压富儿唯诗一首 访…
    第 四 回 瑶王梦陆贾应兆生…
    第 五 回 浪吟诗黄逢玉中计…
    第 六 回 寻二仆上山受困 约…
    第 七 回 施毒计假写黄琼书…
    第 八 回 李公主大战东榃山…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