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读小说 >> 中篇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马文的战争 【字体: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
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普通文章双面猎犬 第一章…普通文章没有对手就没有…普通文章第一章普通文章第三章
普通文章浣花草普通文章夜游人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橘红色的伞普通文章一个不重要的军…
普通文章铁婚年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推荐文章中华百年游记精…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
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冰架普通文章高度怀疑普通文章从尚方宝剑谈到…
普通文章德里纳河上的桥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普通文章父亲买了贺年卡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
普通文章聆听自然 自然与…普通文章金庸武侠小说 九…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
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
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屠…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肝…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
【零点书库】 马文的战争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叶兆言 著

第一章 

    1

    马文常常趁杨欣洗澡的时候,往卫生间里硬闯。这种企图十次中有九次半会失败,因为杨欣总是把门销上。马文显然是故意的,而且只要是个机会,决不放弃尝试,杨欣为此已和他翻过几次脸。他们的儿子马虎觉得这一幕很有趣,和母亲的想法一样,他也认为马文这么做,是有些耍流氓。男女有别,爸爸妈妈已经离婚,离了婚,马文就没有权利再偷看妈妈的身体。

    马文和杨欣离婚后,依然同住在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厅很小,共用厨房和卫生间,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时不时会发生一些口角。结婚前就不断吵架,想不到离了婚,还是吵。现在,杨欣正在卫生间里洗澡,她总是要花很长很长时间。马文心不在焉地走来走去,他的儿子在认真算账,虽然只是小学二年级,马虎的算术似乎很出色,跟父亲算房钱水电煤气之类的费用,一丝不苟一分不让。他看着马文魂不守舍的样子,挺严肃地问他,是不是正憋着一泡尿。马文无可奈何叹了口气,马虎便使坏地吹起口哨,是那种为小孩把尿时的嘘声,马文很生气,骂了儿子一句。

    马虎幸灾乐祸地说:“坏了,有人要尿裤子了!”

    马文说:“算你的账,你小子上次多要了我十块钱,知道不知道。”

    马虎对卫生间里喊着:“妈,慢慢洗,听见没有?”

    马文恨不得在儿子头上打一下,他掏出皮夹,准备付账=正付到一半,杨欣湿漉漉地出来了,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往自己旁间里去。马文迫不及待冲进厕所,杨欣这时候又从房间走了出来,想再次进卫生间,发现他正敞着门在里面撒尿,哗啦啦声音极响,扭头就走,同时愤怒地请他上厕所关门:马文感到很痛快,叽里咕噜说了句什么,如释重负地走出来,立刻显得很轻松。儿子马虎正不怀好意地笑着,马文对儿子说:“有什么好笑的,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先是你洗澡,然后是她,我也不懂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女人洗个澡,要比看半场足球赛的时间都长!”马文后面的话是说给杨欣听的,如果她愿意搭腔,他打算和她讨论一下自己撒尿的权力,可是杨欣根本没兴趣理他,扭头又进了自己的房间。

    马虎和父亲算账,计算着应该找还多少钱。马文继续唠叨,他穿着一身黄颜色的制服,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他是警察,其实只是一个居民小区的门卫。两年前,刚三十多岁的马文便提前退休,他所在的国营工厂已经倒闭,一家外国老板把厂买了下来,不当回事地把原有的工人统统打发了。工人们闹了几回事,到市委门前去静坐,到报社去散人民来信,到马路上去发传单,最后仍然不了了之。马文现在的差事是临时的,干了不过三个多月,他喜欢那身黄制服,走在街上,别人难免对他刮目相看。在马路边买菜,那些贩子不是见了他要溜,就是胆颤心惊不敢多收钱。有一回,一位挺漂亮的乡下妹子看见他,挑着菜就跑,马文追着说:你跑什么,我这个警察是假的。乡下妹子一边跑,一边说:假警察,怕的就是假警察。马文笑了,说你真的别跑,我要买你的茄子,这茄子多少钱一斤。其实根本就不想买茄子,那天他心情特别好,不仅话多,还真买了二斤茄子。

    马文的手头不算宽裕,杨欣也下岗了,他每个月必须缴出一份钱来养儿子。人穷志短,他总是对账单斤斤计较,离婚已经一年多,每个月算账,都对平摊一半公共费用耿耿于怀,明知道杨欣最受不了这些,还是忍不住要把话说出来。结果每次都不愉快,马文觉得自己出这么多钱不合理,水费,电费,煤气费,都要掏出一半来实在是太吃亏。他从来不在家里洗澡,从来不用电吹风,从来不用电熨斗,而且房间里还没有空调。杨欣对这些话烦透了,只当没听见,于是马文便反反复复说给儿子听。说起来也可笑,他常常会忍不住把儿子已经算好的账,重新算一遍,然后又一次小肚鸡肠地继续哕嗦。现在终于和儿子把账算清楚了,马文清点着自己的皮夹,嘴里还在不干不净。

    杨欣板着脸走了出来,她似乎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你真要是觉得吃亏.下次可以一分钱也不要出。大男人一个,你俗不俗?”

    马文说:“俗!当然是俗,要不是俗,你怎么会和我离婚!”

    杨欣说:“知道自己俗就好。”

    马文看着杨欣,发现她今天的情绪不错,便搭讪说:“亲兄弟,明算账:我们别说是离婚了,不离婚,这账也得算清楚,你说是不是?”

    2

    或许马文和杨欣的斤斤计较,包含了两层意思。第一,手头确实有些拮据。第二,想多搭几句腔,因为他并不是太愿意和她分手,潜意识中还存几丝复婚的念头。和马文提早退休差不多,早就下岗的杨欣在这一年多来,工作也老是在换。她找工作好像并不难,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最差时是柜台的营业员,最厉害时在一家不小的公司里当公关部的副总经理。她混得显然要比马文强一些,起码是自信,动不动就敢炒老板的鱿鱼:杨欣属于那种从来不为失业担心的女人,敢想敢做,敢做敢当,天塌下来也不在乎。她做公关部副总经理的时候,常让那些喜欢吃豆腐的男人下不了台,有一次,一个自称台商的内地人说:杨小姐,你搞公关,不做点牺牲怎么可以。杨欣大大咧咧地说:我倒是想牺牲的,可是你长得太丑了,引不起女人的兴趣。这话没人时说说也罢了,是吃饭的时候,当着一桌子人,气得那家伙差点当场翻脸,赌气喝酒,结果吐得一塌糊涂。

    今天马文又一次自作聪明,误解了杨欣的情绪。他看见她没有像往常那样紧皱眉头,而是脸色发红略带微笑,便以为有机可趁。虽然住在同一套房子里,平时和她说话的机会并不是很多,杨欣根本就不爱理睬他,遇上不得不说的话,一定是板着脸,像是在法庭上提问犯人。即将展开的话题并不愉快,马文以为杨欣的脸红,是刚洗过澡的缘故,做梦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告诉他,说自己已经准备再次结婚。

    “结婚?”

    杨欣的脸上流露出几分歉意。

    马文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还是脱口而出:“你跟谁结婚?”

    “你说是跟谁?”

    马文感到非常沮丧,他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杨欣这人毫无幽默感,即使他们当初坠人爱河之际,她也很难得说一句笑话。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心里很不乐意,故作轻松地说:“怎么,李义已经离婚了?他小子终于离了!”

    杨欣的脸上不太好看,忍住了,没发火。

    马文吹了一声口哨,他想自己应该表现得根本就不在乎。

    “我觉得还是先和你说一下的好,免得到时候大家尴尬,结了婚,他就可以搬过来住。”杨欣这次用的是商量口吻。

    “搬这来住?”马文的眼睛瞪老大,顿时怒火万丈。

    杨欣没想到马文的反应会这么强烈。他的儿子马虎也有些意外,小眼睛的溜溜地转着,一会儿看看马文,一会儿看看杨欣。马文的心情变得很恶劣,他觉得自己没有理由阻止杨欣再结婚,而且也不在乎她又一次嫁人。但是他有权利拒绝那个叫李义的男人,搬到自己的这套房子里来住。短时间的沉默,马文咬了咬嘴唇,问杨欣是否搞错了,他提醒她注意,这可是他父亲单位的房子,是以他父亲的名义分到手的,虽然房改时已经购买下来,但是产权并不属于她。

    杨欣气呼呼地说:“对不起,我并不想占据你的房子。再说,这房子多少也有我的一份。”

    马文气得脸煞白,说:“我告诉你杨欣,不要欺人太甚。你们要结婚,我不拦你,可是请你远离这套房子。”

    杨欣说:“我想我有这个权力。”

    “什么权力不权力,别跟我来这套,”马文咬牙切齿地说,“这李义是什么东西,没离婚时就跟你不干不净,他怎么有脸踏进这个门?”

    杨欣本来准备心平气和地和马文谈,根本谈不下去,于是两人吵起来,一吵架,自然没什么好听的词,杨欣一赌气,便回自己的房间:临走留下一句话,说这种事本来没必要和你商量,整个是给脸不要脸,我就在这结婚,你能把我怎么样?马文无话可说,恨不得给杨欣一个耳光,他追到杨欣房间的门口,冲她嚷着:

    “那家伙要是个男人,他就不应该上这个门!有能耐就应该自己去找套房子。”

    杨欣不理他。

    马文又说:“要结婚,搬出去,有能耐就到外面去。”

    杨欣说:“李义是没有多大能耐,你得意什么,你又有多大能耐?”

    马文又一次无话可说。

    杨欣说:“我就是不搬,你又怎么样?”

    马文说:“我告诉你,我死也不会答应。别指望我会让步,这是我爹留给我的房子,李义他想搬进来住,除非等我死了!”

    杨欣恶狠狠地说:“那你就去死,又没人拦你!”

    

    3    

    马文现在孤零零地站在楼顶上,从小他就喜欢登高,小时候,他家住的是那种小楼房,在一片矮房子中,二楼已经很高了。他喜欢登高望远的感觉,有了什么委屈,受了小同伴的气,考试没考好,挨了父母的责骂,一爬上楼顶,心情陡然就会好起来。马文的父亲是个很爱哕嗦的副处级干部,没事做总是想方设法教训儿子,因此只要能摆脱父亲,马文便爬到楼顶上去发呆。老式二楼的楼顶呈斜坡状,有一次刚下过雪,马文爬上去看雪景,差一点摔下去。

    马文现在是站在六层楼房的平顶上。全中国如今到处都是这样的建筑,成片成片的像一个个火柴盒子。马文正在咀嚼自己的痛苦,他知道杨欣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她做人永远不管三七二十一,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他想起自己刚带绿帽子时的情景,杨欣和李义打得火热,光天化日之下,就能看出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太正经。全车间的人都知道马文的老婆偷人,这种事好像股市利好的流言,很轻易就会到处传开。马文想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结果是他越这么做,越显得傻。

    杨欣从来就不考虑做丈夫的难堪,她从来就不知道刹车,通常是越走越远,越远越离谱。她的性格是即使轧姘头,也仍然理直气壮。马文知道她这次说的又是真话,想到那个叫李义的男人马上要搬来住,他愤怒之外,悲凉之情油然而生。这显然是个不能忍受的现实,在一个三四十平方的公用空间里,前妻堂而皇之要和旧情人结婚,这以后的关系怎么相处。马文越想越别扭,越想越觉得屈辱。他想不出用什么办法,才能阻止杨欣办婚事,李义是脸皮极厚的人,马文相信他会若无其事地走进这套房子,然后像老熟人一样地和他打招呼。

    马虎探头探脑地从出口处伸出头来,远远地对马文喊着:“爸,你在干吗?”

    马文没好气地说:“我在准备往楼下跳。”

    马虎说:“别瞎讲,你才不敢往下跳呢!”

    马文说:“我为什么不敢跳,告诉你,你爸我活腻了。我跳下去,有人就称心了。你妈就可以称心如意地和姘头过日子。”

    “什么叫姘头?”

    “这得问你妈!”

    马文脸色很沉重,马虎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他试探地问着:“爸,你真要跳楼呀?”

    马文走到楼顶的边沿,摆了个姿势,做出要往下跳的样子,马虎这一次是真的害怕了,他大声地尖叫起来。马虎的声音惊动了杨欣,她开门出来,沿着备用的木梯子往上爬,也把脑袋伸到出口处。她远远地看着马文,十分平静地说:“喂,要跳,你就真的跳下去,别装模作样地吓唬小孩。”马文说,我吓唬谁,我吓唬我自己。杨欣说,什么叫吓唬自己,你连自己也吓唬不了。说完,喊儿子和她一起走,马虎不放心,不肯走。杨欣又说,我告诉你马文,这婚我是结定了,你就是真跳下去,我也照结不误。马文想,这个女人真是太心狠了,冷笑说,很好,我就真跳下去,让你称心。

    马虎用哭腔喊着:

    “爸,别往下跳,跳下去会摔死的!”

    4

    当110警车响着警笛开过来的时候,马文根本就没想到这会和自己的宝贝儿子有关。马虎被杨欣硬拖了回去,小家伙心里七上八下,放心不下马文,突然想到老师在课堂上说过的话,遇到紧急情况可以拨打110。杨欣没有阻止他拨打电话,马文不怕出洋相,就让他痛痛快快地丢回脸好了。刺耳的警笛带来一阵恐慌,人们纷纷从窗口探出脑袋,希望能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马文先是和别人一样看着热闹,直到一位警官拿着手提话筒对他喊话,他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他突然明白这件事竟然与他有关。手提话筒发出来的声音怪怪的,回声很大,警官喊什么反而听不清楚。只是一会儿工夫,楼底下已经围了一大圈看热闹的人,就好像过节一样,大家都抬着头看他,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一个年轻的母亲手上抱着小男孩,她正指点他应该往什么地方看。

    马文感到自己正在遭到戏弄,他没想到会是宝贝儿子打的报警电话。现在,他真的很愤怒,或许是他们争吵的声音惊动了邻居,尤其是儿子那种惊恐的尖叫声,于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便又一次多管了闲事。马文使劲地对楼下挥了挥手,让警察赶快回去,该干什么就赶快回家干什么。可是,他的这一举动,不仅不能打消别人以为他要自杀的念头,反而更进一步证实了这种假设。为了能让自己的话听得更清楚,马文向前走了约半步,这半步立刻引起了一阵骚动。

    “喂,楼顶上的那位同志,喂,喂,那位同志,请你尽量想开一些,有什么事,可以好好说嘛!”拿话筒的警官一边喊话,一边不停地调着音量。

    现在,马文成为大家的焦点所在,成为人们关注的中心,他突然觉得这很有意思。也许心一横,纵身跳下楼去,倒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好死不如赖活,可一个人老是赖活着,又有什么意思。马文不想说自己混得很失败,然而确确实实,也没有任何成功的地方。他的处境简直是糟糕透顶,记得工厂刚倒闭时,工人还聚集在一起商量如何闹事,最激烈的甚至提出集体去卧轨,这种话当然只是说说而已,说的人自己也不当真,说完就忘。习惯很容易就成为自然,其实根本不用去卧轨,大家浩浩荡荡地爬到楼顶上,按抽签顺序排好队,每隔三分钟,往下跳一个人,直到上级主管部门做出让步,这一招绝对奇妙。马文想象自己像只巨大的蝴蝶,在空中展翅飞翔,短暂然而永恒,然后他的照片便登在了报纸上,小报上常见到这样的报道,说不定还会有几个血腥的电视镜头,人们目瞪口呆看着,眉飞色舞说上一阵,说上几天,一切就结束了。

    一个警察的脑袋从楼顶的出口处冒了上来,这家伙年龄不小了,有些秃顶,几乎与此同时,在大楼下面,一块巨大的帆布一样的东西被拉开了,这是110联合行动的最新成果,是一种专门用于火警和防止跳楼自杀的救生装置,刚从国外进口的。马文觉得现在的场面很像是在拍电影,那位有些秃顶的警察犹豫着是否上楼顶,微微发亮的脑袋像洞穴中的老鼠似的探来探去。马文希望他不要那样小心翼翼,索性上来反而更好,但是他偏偏一声不吭,这样反倒给马文增加了不少压力。

    马文对他发出了邀请:“你上来呀!”

    他的声音有些走调,怪怪的,听上去有些不怀好意。

    马文又说:“你们不就是要看我出洋相吗?”

    警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只是露出半截身体,远远地监视着马文,态度并不友好。从他身边,又冒出一个脑袋,这家伙带着帽子,和他的同伴一样,也是一动不动地看着马文。

    楼下的话筒又喊了起来:

    “喂,那位同志,希望你爱惜自己的生命!”

    马文很想解释说这是一场误会,这场戏已经没办法再演下去。他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无可奈何地往楼下看着,现在他是出奇的胆大,在他往楼下看的时候,下面的人紧张地调整着位置,好像他立刻就要往下跳一样,马文的腿有些软了,这次是不由自主,他干脆一屁股坐下来,让两条腿挂在半空中直晃荡。楼下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那两名警察上了楼顶,向马文一步步逼近。马文的脑袋一阵混乱,手用力一撑,人纵身跳出去。

第二章

    1

    一个多月以后,杨欣和李义的婚礼如期举行。马文的左手绷着石膏,拍片显示结果,有两处骨折。参加的人很少,就一桌人,男方代表中有李义的父母,他的姐姐李芹,女方代表有杨欣的父母,外婆,还有杨欣的一个弟弟。马文父子只能算是特邀代表,特别是马文,他的身份显得十分暖昧。地点是一家不大不小的馆子,虽然订了包厢,天气突然热起来,空调却出了毛病,于是不得不把包厢门打开。门一打开,大堂里的景象便看得一清二楚,一家人刚办完丧事正在聚餐,有好几桌,黑纱白花,热闹得很,斗酒,干杯,大呼小叫,全无一点悲伤气息。虽然没有哭哭啼啼,喜事和丧事凑在一起办,新郎新娘不忌讳无所谓,双方的长辈都感到有些不吉利,脸上不时露出尴尬的神情,马文因此有些幸灾乐祸。

    杨欣的弟弟带来一架小摄像机,马

[1] [2] [3] [4] [5]  下一页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后悔教她普通文章创意村长普通文章最成功的演出
普通文章千万不要当模范普通文章善举普通文章鱼刺普通文章竞选
普通文章羡一抹红唇印推荐文章请你别抱我普通文章第一次吃燕窝普通文章娇艳的玫瑰花
普通文章泪洒托儿所普通文章不要误会我的好普通文章真实的谎言普通文章没有卑微的孝心
普通文章赌王普通文章特谏普通文章活学活用普通文章约会
普通文章求爱的高招普通文章她是你的同学吗普通文章王胡招保安普通文章乡村女人
普通文章聆听普通文章车祸普通文章取暖的声音普通文章老公有问题
普通文章便宜咬人普通文章湖边垂柳下普通文章老人的“娟子”普通文章只能载你一程
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
普通文章旁敲侧击普通文章关系网普通文章施舍普通文章父亲的纸烟
普通文章一路母爱普通文章胖师傅掌勺普通文章书呆子推荐文章局长的小姨子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戳破当今婚姻本质的热播剧:…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