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读小说 >> 短篇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刘玉堂幽默小说精选 【字体:
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
普通文章没有对手就没有…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橘红色的伞普通文章铁婚年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
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冰架普通文章高度怀疑普通文章德里纳河上的桥
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金庸武侠小说 九…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
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
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屠…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
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普通文章墙/[法国]让-…普通文章一个人的遭遇普通文章伊豆的舞女普通文章流浪人,你若到…
普通文章一杯茶普通文章俊瓜吉姆佩尔普通文章声名狼藉的家/[…普通文章甜橙,冬天的水…普通文章当女人上了年纪…
普通文章荆棘鸟故事梗概普通文章第01章普通文章第02章普通文章第03章普通文章第07章
【零点书库】 刘玉堂幽默小说精选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刘玉堂幽默小说精选 

点子公司

如今什么样的公司都有了,还有专门出售点子的点子公司。

贾氏点子公司的编制跟医院的门诊部差不多,设心理科、民事科、致富科等,当然还有挂号处。你需要什么点子,挂了号之后,将你需要的那种点子分分类,尔后直接到相应的科室去就行了。比方你想发财,但苦于找不着门路,你挂了号之后,就可以到致富科了。如果你需要的点子你自己不好分类,比方你需要跟老婆离婚的点子,你到民事科或心理科都行,他们分工不分家,绝不推诿踢皮球。他们因人施教、因地制宜,每一个点子都切实可行,成功率一般都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贾氏点子公司的经理叫贾社,这人很直爽,你问他怎么想起办这么个公司来的,他就会告诉你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今都想发点小财提前奔小康不是?倒腾股票搞房地产呢?咱没本钱;买书号当出版商呢?找不着门路;摆地摊儿卖衣服呢?不知道进货的渠道。自己满脑子各式各样的点子,不用也是浪费,自己用不了就出售它一部分。

"点子公司的前景如何呢?"我问。

"前程似锦!即使全民族的文化素养都提高了,也还是有市场,你有文化不一定有点子,我们的顾客中就有许多是有教授职称的。"

贾社还亲自接待顾客,都是别的部门处理不了或出的点子顾客不尽满意的;有的则是慕名而来,一定要他亲自出点子的,相当于医院的专家门诊,收费当然更高一些。我在那里半个小时,亲眼目睹了他接待两个顾客的全过程,真是大开眼界,受益匪浅。一个是原在公家单位工作,后辞职当了个体户的,有了钱之后,老觉得心里无着无落,想跟上级汇报汇报情况。那人汇报了半天,净说跟他一块儿干的他弟弟的一些毛病,又是思想不健康好吃懒做什么的。贾社就让他继续收集,尔后定期向点子公司汇报。那人很高兴地就走了。

我说你这点子看不出有多高明啊!他说这人不是来求什么点子的,也不要求你帮他解决问题,他过去在公家单位大概打小报告打惯了,当了个体户之后还想打,不打心里不踏实,这种情况你只是听听就行了。

我即很以为然。

另一个是知识分子模样的中年人,在单位上一直工作不错,但始终得不到重视和重用,心里总觉得很压抑,来求个点子让心情不再压抑的。贾社说,让人给你来一篇赞助性的报告文学怎么样?那人还不愿意出名。出去旅游旅游,看看大海让心胸开阔一下呢?那人说他早试过了,不管用呢。贾社就说你是缺表扬,这么的吧,我给你开封介绍信,你到北京冯氏吹捧公司去一趟,让他们当面捧一捧你,绝对让你感觉良好心胸开阔永不压抑。那人急不可待地拿着介绍信就走了。

贾社说,这点子仍然不高明是吧?但管用,高明不一定管用,偏方能治犬病。我们点子公司是个应用公司,不是科学院的研究机构,顾客花了钱,不是来看你的点子多么高明,而是求个管用。你比方刚才这个人吧,他辛辛苦苦了半辈子,不想当官,不愿出名,却连个口头表扬也得不到,他能不压抑吗?现在有些单位的领导啊,把个表扬看得特别重要,用起来也格外吝啬,我们搞不来平价的,就给他个议价的。

贾社见多识广,了不起到一眼就知道你缺什么。我相信他的话了:点子公司前程似锦。

春天的心态

打算发点小财这件事,如今已是无可厚非也几乎是人人都要想的了。

我认真地打算发点小财有那么两次。一次是五、六年前,那时节兴起了个办公司热不是?到处都在做买卖?所谓"十亿人民九亿倒,剩下的一亿还在找",在那样一种气候里,你就不能不蠢蠢欲动。 

当时我在最基层的一个新闻单位临时负了一点小责,这天就接到外地一位编辑朋友的电话,让我给他们拉广告或写赞助性的报告文学。我问什么是赞助性的报告文学,他如此这般又是比例提成什么的一说,我就觉得挺新鲜。他同时分析说,沂蒙山区商品意识觉醒晚,是一块尚未开发的处女地,一些企业家又想出名,很好糊弄。我把这事儿看作是发个小财的途径,就带编辑小孔干了那么两三回。可干着干着不对了,我寻思咱大小是个作家,干这事儿跟讨小钱儿似的,实在有点掉价,而且也不是真正的文学创作,就不罗罗儿了,小孔则锲而不舍,他觉得这里面没什么新道道儿,没有我他也能干,他即独立作战,拉赞助,拿提成,跟我那些编辑朋友称兄道弟,混得比我跟他们还熟。后来等我离开小县城的时候,他已经联系好了书号,准备出报告文学集了。

再就是今年春天了。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今年的春天可是不得了,从上到下整个一个办公司之春,准备发大财之春。如果说上回你还能保持一点文人的清高,这回你无论如何也沉不住气了。若是周围的人都不想发财呢,你不想就不想去,可周围的人都动起来了,你就不能不想。但干什么呢?再拉赞助拿提成?几乎所有效益好一点的企业都像篦头发似的篦了好几遍了,你到哪里拉去?摆地摊儿卖个衣服什么的?你就是能拉下脸来,你也找不着进货的渠道,不懂得今年夏季的流行色。倒腾股票搞房地产?你没资金,再说你也不懂,小报上说研究股票的专家自己买股票都亏了,何况我等?

我们明知机不可失、时不我待、时间就是金钱什么的,可一筹莫展。过去我们常埋怨上边儿思想不解放,胆子不够大,如今人家思想解放了,胆子大了,放手让你搞去了,我们却无所措手足,心里没底找不着门路了。

小孔来了,他是到出版社看他报告文学集的清样并让我给他写序的。喝起酒来的时候,他口气大大地说是:"你过去点子不是挺多吗,怎么现在一筹莫展了呢?"

我说:"过去是大家思想不解放,咱只不过稍稍解放了一点儿,如今都解放了,点子都想绝了,咱到哪里想去?"

"你呀,想发财还怕掉价,也没长性儿,那怎么能发得了?"电视上酒之战与化妆品之战正打得热闹,小孔说:"好好的个刘慧芳也在那里胡罗罗儿,看了半天信,还是为一种空调做广告的!"

我说:"要是换成两句诗就有新意了,叫'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

他一拍桌子说是:"好,这点子好!哎,你干嘛不成立个点子公司呢?你那么多作家朋友,凑成堆儿随便一侃,还不比他们强八倍?再说这事儿也不掉价啊!"

我一听有道理,就找朋友筹谋专事广告制作的点子公司。我们真是不乏点子,每一个点子都比电视上的点子高明得多。可你光有点子还不行,你没什么知名度,人家不会到你上买点子,还需到广告制作部门去推销。我去推销了三个,人家只对一个感兴趣,就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那个。但却不愿付给你钱。原因是人家的广告制作费已经拿到手了,你让人家付钱,等于从人家的碗里捞饭吃。特别让我无地自容的是人家送我出来的时候说的那句话:"靠点子还能发财?如今中国最不缺的就是点子,随便从街上拉出个人来就能说出十个八个的好点子!你还是老老实实地爬你的格子去吧!"

我们再没有高招了。我算白白骚动了一个春天夏天的经历

春天的时候我们骚动了一阵子,骚动的原因当然是为着捞钱。另外一些以分析形势、预测政策为业的名人或非名人也造了些诸如给作家断奶之类的舆论吓唬了咱一下子,咱即筹划着办.个公司什么的捞点小钱。我们自认为对形势分析得很透彻,对意义认识得很赢,又是大气候小气候,又是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什么的,且智商不低,点子不少,十万八万的那还不手到擒来?为此我们喝了二三得六次酒,设计了三三得九个方案,出了四三一十二个点子,整个一个春天过去了,却仍然一分钱没捞着。没捞着的原因就是我们智商太高,点子太多,谁都想当领导作指示。你要让他具体落实一下呢,他跟你胡罗罗儿:"上回还忘了给你说,我小孩儿今年还考大学哩!命运攸关的事情不抓得他紧点行吗?哎,广告上说考试之前喝太阳神管用,还能超常发挥什么的,是哪天的报纸来着?"

而我们喝酒论形势谈意义出点子的时候,旁边儿一个提壶倒水的傻乎乎的家伙将一个我们准备淘汰的点子偷听了去,没过多久一下子挣了八万多。所以呀,你要捞钱不可以跟太聪明的人打交道,也不可以跟圈子里边的人搞联合,你联合一个笨蛋说不定成功的把握性可能还要大一些。可如今的笨蛋是多么少!要找一个比登天还难。我们一筹莫展,别无咒念。正待回来重新爬.

格子的时候,好事儿来了:城的一个哥们儿办了个实体要我做顾问,接连来了好几次电话让我去看看,待夏季来临,咱即去B城走了一遭。

B城的哥们儿叫郭关仁,先前也爱写点东西。他曾在《人民日报》(读者来信)一栏里发过好几篇文章,其中有两篇的题目分别叫《不讲老中青,大刮裙带风》、《B城电霸正反省,为何又把奖金领?》,很正气的。他跟我认识就是因为写东西,我在某刊物负点小责的时候,他给我们写过赞助性的报告文学,他来送稿子我招待过他,以后见了面就管我叫哥ffIJL。按说这么一个既坚持原则又有一定资历的同志理应进步得更快一些,但他老写那么些东西难免要得罪一些人,几次机构改革和人员调整都没他的事儿。领导提名通不过,民意测验票不多,五十出麴了才弄了个副科级的巡视员。以后进步的可能性更不大,他就挑头办起了这么个实体。

郭关仁原在史志办公室工作,可他的实体却叫东方文化艺术中心。在B市招待所包了临街的一层楼面,挂了大大的牌子,程控电话安着,小轿车坐着,很气派的。业务范围就广了去了,什么广告制作啦,公关培训啦,图书及音像制品发行啦,总之是什么赚钱就搞什么,除了不贩卖人El不印假钞票之外统统搞。他们的实体当然就有章程有执照有法人,法人就是郭关仁。他们为我接风,喝起酒说起话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实体里集聚了一批仕途受阻、怀才不遇及情场失意的有为之人。象广告部主任陆子野、公关部主任沈通达、图书及音像发行部主任范淑璜等都是。郭关仁坐的那辆伏尔加就是陆子野联系李逵家酒酒厂赞助的;他们用的那台程控电话是沈通达通过邮电局的哥L暂时安上试用的;范淑璜能量虽然小点,但她是郭关仁的小姨子。小姨子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当的吗?何况她还比较漂亮什么的?他们一个个的还挺有见解,嘲讽起原单位来都是谜语或典故式的。像"嘴里吹气儿--牙(衙)门作风"啦,又是"地窖里放暖壶--水瓶(平)很低"啦什么的。说起他们的前景和打算更是雄心勃勃、宏图大展。我听着即感慨万端:这个大锅饭确实是臭了,有了这样的感受、信心和能量,这帮人是能干成一番事业的。

我在那里一天一小宴三天一大宴地白吃白喝,心里很不安:这帮人大气是大气了,热情是热情了,可所有的计划都没完全落实,没有马上进钱的项目。你别看他们夹着个公文包出来进去的像回事儿似的,抨击起原单位来义愤填膺,说起计划来头头是道,可一个个的没什么新作风新面貌,全在那里罗罗儿远水解不了近渴的东西,且寅吃卯粮,钱还没挣来就先花上了。为解燃眉之急,我给他们出了个点子:搞一个卡拉0K电视歌手大奖赛,先赚它一家伙,尔后再罗罗儿别的。郭关仁很高兴,也很开窍,马上就要我跟他去拉赞助。我说你先找电视台协商一下,再找些喜欢出头露面的当官儿的及B城的名人成立个大赛组委会,然后再拉也不迟。他说好、好,完了颠儿颠儿地就协商去了。不错. 

大赛组委会很快就成立起来了,之后就开拉。

我跟郭关仁跑了几个厂家,虽不很顺利,但也并非一无所获。有个刚庆祝了建厂二十周年的厂家就愿意出两干元。那厂长还挺热情,郭关仁向他介绍了我是写过什么什么的作家之后,他啊啊着显出看过和知道的样子,还招待了我们一番。喝起酒来的时候那厂长就谈上次二十周年厂庆的时候来了多少影星歌星和笑星,"好家伙!那个女影星还怪大方哩,喝着喝着酒就在我这儿吻了一家伙,她跟那个张武还没结婚吧?安排房间的时候,人家大大方方地就说我俩安排一个房间就行,看:多乎易近人啊.

她回去的时候是小高开车送的吧?一路上还有说有笑?这么大的明星一点架子也没有他这么罗罗儿的功夫,那个小高就悄声嘟囔:"操,唱一支熊歌就要了两万多,她当然要吻你一家伙了,他娘的,我开着车窜了一千多里路把她送到北京,到了她家门口,她连门儿都没让我进,连个水都没让让,一下车就拜拜了,还平易近人呢!" 

回到招待所,郭关仁还挺高兴,说是"怎么样?你一出面两千块就到手了吧?这个么儿(沂蒙山方言:相当于东西、事情。)还行来!我却有点恼:那个女戏子唱一支歌就拿走了两万多,咱罗罗儿了半天给两千你就心满意足了?说是作家贬值吧,也不能贬到这份儿上!,他说:"看看,心理不平衡了不是?如果你不知道前边儿有两万块钱那事儿呢?如果你不出面我自己连这两千块还要不来呢?你这么一想是不是心理上要平衡一点了?你们作家就是想得多!"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问题是那事儿咱已经知道了,你不能明明知道还装作不知道的,这心里还是怪堵得慌。

电视歌手大奖赛还是如期举行了。一切开支开出去之后当然就剩了点小钱儿。与此同时,别的业务也陆续开展起来了,燃眉之急的问题就有所缓解。有了钱心里不怎么慌了,郭关仁开始牛气起来了。他将下属的那几个部门承包给了陆子野、沈通达,又任命了范淑璜做办公室主任之后,就跟公家部门的科长或处长似的一杯茶水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地在那里坐收管理费。广告制作部的业务开展得很不容易。一是揽活不容易,二是揽了活制作完了往外挂也不容易。你比方陆子野揽了个为李逵家酒做广告的活,广告牌制好了,往外挂的时候却就麻了烦。厂家要求将广告牌挂到公共汽车停车点候车棚的柱子上,这就须户?

跑城建局、交通局、3E.商局、汽车公司等四五个部门。着是公事公办撤挨家跑呢。那就仁月俩月的下不来;若是找具体办事的呢,卒赢鄙袄示冗,跑一跑。郭关仁还不干,他说:"这种具体业务上的事儿还让我亲自跑啊?你也不要跑,让你底下的人干嘛!"陆子野私下里就跟我说:"看见了吧?在原单位没捞着当官儿,跑到这里过官瘾来了,他可真是个郭、关、仁啊!你说这个官僚主义衙门作风有多厉害,不管你过去对它多么深恶痛绝,一旦负点小责它马上就来,这也叫传统观念、习惯作风吧?还'不讲老中青,大刮裙带风,呢!把小姨子安排成办公室主任不是裙带风?"

秋天到了。秋天是个让人清醒冷静的季节,我辞去那个顾问回来了。不久就听说陆子野将那个广告制作部拉出去自己干了,他寻思郭关仁的实体没什么多么难掌握的道道,没有他自己也能干,没必要给他上供缴管理费。如同农村联产承包有一个再分化的过程一样,哥们儿的实体也来了个再分化。

愉快的合作

如今要提高个产品或某人的知名度,莫过于打官司了,如同前些年想出名须找人批判一下一样。一般人以为批判一下那不批臭了吗?其实不然。我举个小例子你就明白:你每天看电视,总会有几个特别让人恶心的广告不时地跳入你的眼帘是不是?你恶心得够呛,甚至想冒火骂娘,它却不因为你恶心就不出来。你越恶心它,就越容易把它记住。它那么恬不知耻地出来个三五次,你就忘不掉了。当你有一天需要那种东西的时候,你自然而然地就会想起它,去买它。这时候你不买也不行了。别的牌子的同类产品你全都淡忘了,你脑子里只有它了,你还是相信知名度高的东西啊。

所以懂行的人做广告不是要求做得多么美,而是要求做得恶心,怎么恶心他怎么来。

这个道理贾为烈厂长明白是明白,却想不起怎么恶心得够档次。他那个厂是专门儿做火腿和香肠的,他曾设计了这么个广告:画面上猪八戒正在啃西瓜,啃着啃着突然一捂肚子:不好,想出恭也。说着急燎燎地窜到一棵大树后边儿蹲下了。不一会儿,一根粗的火腿和细的香肠即从树后蟒蛇一般摇摇摆摆地爬出来,连绵不绝,越爬越多,眼看要占满整个画面了,孙悟空从天外飞来一挥金箍棒,那火腿及香肠各自断为几截儿,随后打几个旋,变出两行小字:贾为烈火腿及香肠,味道就是不一样。

不想贾厂长拿着这个构思去点子公司征求意见的时候,就让人家给否了。人家嫌他恶心得还不够,似曾相识。现在让人恶心的东西多了,你一般化的恶心就不能加深观众或读者的记忆,你须恶心得有特点,恶心得艺术,恶心得时髦。再说做广告也不如打官司,你只须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即可。 

贾厂长茅塞顿开,笑咪咪地走了。

没过多久,官司果然打起来了。一时间满城风雨,好不热闹。你道这官司因何打起来的?原来贾厂长将一个不出名的女演员的生活照印到包火腿及香肠的包装纸上了。照片上那女演员着比基尼泳装,作天真可爱状,一双大腿特别突出与醒目,既肉感又茁壮,让人想到与包装物的某种联系。

那女演员遂声明与贾为烈打官司,说他侵犯了她的肖像权;贾为烈则声明要奉陪到底,说顶多侵犯了她的大腿权云云。好事的小报记者也闻风而动,写文章,发消息,搞专访,开展"大腿乎?肖像乎?"的大讨论,搞起了个不大不小的轰动效应。

官司拖得很久,舆论造得很足,却不了了之。不了了之的原因是那女演员名声大震,一下子接到了好几个片约,忙着拍电视. 去了。贾为烈火腿及香肠则销路大开,供不应求,贾厂长忙着搞扩大再生产去了。 

一贾厂长于一豪华酒家请客感谢点子公司及那女演员鼎力相助。席间,三方皆笑逐颜开,举杯频频,庆祝此次合作愉快,并企望今后再合作它几次。

特别约会

热恋时的约会幸福,甜蜜,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力。尽管护士长刘琳的男朋友李希宁和她商量好一星期之内暂不要约会,可刚到星期三,刘琳还是决定要去看看他。

雨后的初夏,太阳落得特别迟。刘琳吃罢晚饭,好不容易捱到天擦黑,急忙就向科研所奔去。刚走几步,突然想起宿舍里还有一瓶治神经衰弱的"参茸丸",又转回身,将药带上。

医院离科研所五百米,抬脚就到。可当她走到科研所办公楼附近的池塘边时,一种欲见还怕、不见又想的矛盾心理使她犹豫了。她在一棵枝叶茂密的垂柳树下停住脚步,拨开柳枝,深情地望着池塘对面亮着灯光的二楼窗口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思想上斗争着:见呢,还是不见?

李希宁,科研所的技术员。他的性格与名字十分相近,平时默默无闻,工作起来喜欢宁静,最讨厌思考问题或写东西的时候有人打扰他或弄点什么声响。有一次,他正在搞一个什么课题的论证,通讯员给他送来一封虬陕件",他就连看也没看,说是"放一边儿吧。"早晚等到将题做完,一看信方知是父亲病重让他速回,他才心急火燎地跟领导请假。晚上,他不到十二点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一点声响又醒了。他跟刘琳谈起这个毛病时,刘琳不好意思地说:"最近一段时间我也是,晚上总是睡不着......"'

李希宁笑笑:"我可不是想你想的,我坎早就这样。"刘琳不悦地说:"那就是神经衰弱,我给你搞点药吃吃吧。"

他解释说:"也许只是一个习惯,我一接受个课题就这样,早晚搞完了,才昏死昏活地睡上几天;我们所正在研制一种自动化处理设备,这段时间特别忙,我想......"

"你想什么?"

"咱们不一定一两天就约会_次,一个星期约会一次可以吗?"

她嗔怒地:"那有什么不可以的,你也太小看人了!"

刘琳想到这里,不禁埋怨自己太有点那个了,要是冒冒失失地去找他,人家会怎样想呢?不以为咱没出息才怪哩!她正要转身往回走,猛然看见希宁办公室的纱窗打开了。他探出身子,往池塘里扔了个墨水瓶还是什么,"崩唧"一声,呱呱乱叫的蛤蟆不声响了。刘琳一下想起是这些呱呱乱叫的蛤蟆打扰他了。她愣怔了一会儿,不知哪一只讨厌的蛤蟆又试探性地"格"一声,别处的一只立即就响应着"呱"一下,她意识到,所有的蛤蟆马上就要来一个大合唱。她赶忙拣起一块石子向池塘投去。与此同时,她发现楼里的李希宁站起来听了一会儿,然后又坐下了。'

刘琳心想,干脆就坐在这里打蛤蟆吧。这样决定了之后,她又暗自好笑:这倒是一种怪特别的约会。

一轮弦月当空,四周除了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虫细微的鸣叫之外,没有一点声响。刘琳盘腿坐在树下,不时地向池塘里扔一块石头或坷垃,发出轻轻的击水声。不知过了多久,她觉得身上潮乎乎的,一摸,衣服上挂了一层细细的夜露。她想,在这静谧的夜晚,一个姑娘独自坐在池塘边打蛤蟆,目的呢?是不让它们叫,怪有意思的。她记不起是听说还是在哪里看到过一个类似的故事:一个警卫员为了让首长晚上睡得好,蹲在房子附近不让蛤蟆叫。当时还觉得过分呢,现在自己不也这样吗?傻吧?可我宁.愿做这样的傻瓜,干这样的傻事,这是爱情的需要,嗯,爱情,谁叫我爱他爱得这样深呢!

不知什么时候,刘琳发现李希宁窗Vl的灯光灭掉了,她赶忙站起身往回走。池塘旁边是希宁回宿舍的必经之路,刘琳刚走几步,迎面碰上了他。他惊奇地问道:"哎,这么晚了还没睡,干啥去了?"

"你不是也没睡吗?""出诊了?"

"不,打蛤蟆。"刘琳说着低声地笑了起来。

"打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仁木悦子侦探小说普通文章女仙外史普通文章绣云阁
普通文章钟吕传道集普通文章天女散花普通文章玉蟾记普通文章雷峰塔奇传
普通文章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普通文章车上读杜甫普通文章城市稻草人普通文章优秀电视节目导语
普通文章《名人传》引普通文章出梅入夏普通文章林鸟普通文章童年
普通文章把黑,归还给夜普通文章东溪普通文章有水的瓶子普通文章
普通文章纳木错,与神耳语的地…普通文章忘不了古丈普通文章冬日絮语普通文章秋赋
普通文章夏天的味道普通文章杨花普通文章夜晚唱歌的草普通文章土与籽
普通文章向绿芽道歉普通文章梦•草原普通文章黎明普通文章苹果
普通文章贝壳小记普通文章萧红,我的姐妹普通文章北向之痛普通文章一个偏见
普通文章钱的代沟普通文章偷听谈话的妙趣普通文章一个富人可以可长生不…普通文章车夫、酒桶和人
普通文章窗下的村皮小屋普通文章用我一辈子去忘记普通文章在那颗星子下普通文章信童传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