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读小说 >> 长篇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自家人 【字体:
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
普通文章没有对手就没有…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橘红色的伞普通文章铁婚年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
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冰架普通文章高度怀疑普通文章德里纳河上的桥
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金庸武侠小说 九…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
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
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
普通文章墙/[法国]让-…普通文章一个人的遭遇普通文章伊豆的舞女普通文章流浪人,你若到…普通文章一杯茶
普通文章俊瓜吉姆佩尔普通文章声名狼藉的家/[…普通文章甜橙,冬天的水…普通文章当女人上了年纪…普通文章荆棘鸟故事梗概
普通文章第01章普通文章第02章普通文章第03章普通文章第07章普通文章上海三六九
【零点书库】 自家人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刘玉堂

    不是跟你吹牛,我们县里乡镇一级的通讯报道员还是我在那里的时候倡议配备的。八十年代初,我在县广播站负了点小责,作为新官上任三把火之一火,就办了这件事。此前,广播站连个通讯报道员也没有,一办节目不是放县里开大会的录音,就是读《人民日报》社论,再不就把各部委办局的简报读一读,没个新闻单位的样子。针对这种情况,我即向局里建议,办个通讯员培训班,讲讲课,实实习,再考考试,有不错的就聘为专职报道员,一个乡镇配一个,把那个通讯员队伍建起来。局长挺高兴,亲自确定人选,还与劳动局联合下了个红头文件,给他们争取了个计划外临时工。尔后又到各乡镇跑了跑,协商了一下他们的待遇问题。正好那段时间乡镇一级面临着换届选举,各乡镇也想鼓吹一下自己的成绩,都答应得很痛快。他们的待遇是这样,乡里每月补贴他们二十块钱,站上再规定一个定额,尔后根据完成定额的情况发给他们稿费。稿费不多,一条消息一至三块,一篇小通讯三至五块。一般报道员每月即可有四十来块钱的收入。他们本身都是农民,又不耽误种地,每月有这些收入还算说得过去。报道员们也挺高兴,回去时间不长,来稿骤增,稿源的问题基本解决了。

可时间一长,问题来了。一是不能专职专用。有好几个乡镇拿他们当了公务员使唤,整天让他们扫地擦桌子、打水夹报纸,还经常让他们参加各种各样的工作队或计划生育小分队,下去抓个超生妇女什么的。有一个乡长的老婆生孩子,还让通讯员去伺候月子,他说是通信员嘛,不干这个干什么?你跟他说我们是通讯员呢,他说那还不是差不多?什么员也得围绕着中心开展工作。二是有些乡镇工资不兑现。我后来了解到像这种计划外临时工,每个乡镇都有一大堆,所有县局下面的腿儿,比方供电站、水利站、种子站、计生站、文化站什么的,全是。他那个乡的经济情况再不好,就是二十块钱的工资也难以兑现。三是个别通讯报道员,以本站特约记者自居,去人家饭馆里名目采访实则胡吹海唠,完了吃饭不缴钱,像苟泉乡的报道员李金锁便是。

李金锁这人属于农村里面的小秀才之一类,留着小分头儿,穿着没有里子的那种单片儿的小西服,说起话来女声女气,永远背着个黄挎包,里面就装着各种刊授学校的录取通知书、采访本及我们站上发的那个特约记者证。办培训班的时候,我就发现该同志听课特别认真,也特别能记录,你随便说句什么话他都要记下来。比方我讲课的时候曾提到,你若采访地位比你高的人,要让他觉得你的地位比他还高;如果采访地位比你低的人,就让他觉得你的地位比他还低。他都原原本本地记下来,完了就照此办理。他后来采访的时候表现得跟县级干部似的牛皮烘烘.完了还要吃要喝,让人家告到了广播局,说是你们不是给我们配了个通讯员呀,纯是个老爷呀!局长找他谈谈的时候,他就拿出他的记录给局长看。

李金锁说话女声女气,他学我们那个外号"播音晚了"的女播音员,算得上一绝。那个女同志每次节目结束说"播音完了"的时候,她就说"播音晚了"。沂蒙山味儿的半调子普通话就这么个说法,改也改不过来。我们站的女播音员就她自己.大概在吕剧团呆过一段的缘故,还常常把自己当成A角儿.动不动就拿不上班要挟人。你知道我们所有台站的播音员都是一男一女你一段我一段地对播的,如果只一个播音员在那里没完没了地念,也确实怪单调。她这一套就很能拿作人。因此上,一般情况下大伙儿都让着她,比方她爱贪点小便宜,分鱼或分苹果的时候净拣大的或好的挑了,就让她挑去;她平时没什么礼貌,连个好听一点的话也不会说,哪句难听说哪一句了,就让她说去。有一次她又拿不上班吓唬我而别的同志也建议我再不能搞"绥靖政策"了的时候,我即将李金锁借来顶替她。哎,效果还出奇地好,几乎所有听众都没听出有什么变化.吓得那女播音员赶紧乖乖地上了班。也因为他有这个特长,他乡里告他并要我们解聘他的时候,我们没听。

他唱歌也是专唱女声才唱的歌曲,还无来由地激动。那次培训班结束会餐的时候,他唱了一个叫《金梭和银梭》的歌,里面有几旬词儿是这样:太阳太阳,像一把金梭;月亮月亮,像一把银梭;交给你,也交给我,看谁编织出幸福的生活......就那么一首唱起来怪欢快的歌儿竟激动得他热泪盈眶,显得有点神经质。

那次培训班我还发现,这帮通讯员,绝大多数并不真的喜欢新闻写作,而是热衷于文学创作。你让他拿出先前写的东西看看的时候,他们就掏出些诗歌、散文、小说之类给你看。这种心情我也能理解,越是贫困地区的农村青年就越爱文学,而 向往文学又找不着突破,与写作有关的事情就那么将就着千了。李金锁也是。我曾看过他写的一篇小说,说的是两个青年。谈恋爱,女的是下乡知青,男的是回乡知青,两人一起劳动,一起去"三线"厂里看电影,并于棉田里将结婚之后才能办的事情都办了,那男的寻思,这回生米做成了熟饭可跑不了了,不曾想那女知青一回城,照样不够醪儿他了。里面有些细节还挺感人,比方两人约会的时候,成群的蚊子在四周肆虐,咬得那女青年心情烦躁,那男的就脱了光膀,说是让它们咬我吧!待下一次约会的时候,他就带了一根熏蚊绳,火是什么火,烟是什么烟,四周是什么样的景致,他们是多么样的幸福!但他将那女的说得太玄乎,比李铁梅还要美,比大学生还有水平,她的父亲又是什么样的高干。这样有背景、有水平的人。连个工农兵大学生也没当上?怎么回城之后只当了个纺织女-?生编硬造的痕迹太重,某些细节也写得太粗俗,再夹杂着几个错别字什么的,看上去特别煽情,跟那几年流行的些手抄本似的。他还告诉我全是真事儿呢!我后来就知道,那女青年的父亲根本不是什么高干,而是陶瓷厂一个老实巴脚的工人,她本人也美不到哪里去,算中等人儿吧;特别她说起话来那个博山腔.一见面就管我叫大锅(哥),让人一听就没文化。当然,她后来的经历也值得同情,他本人也向我解释,小说嘛,编织生活嘛,展开想象的翅膀嘛,嗯。--此是后话。

李金锁所在的苟泉乡经济情况很一般,连同他跟乡里的干部关系一般化,他的工资不给他兑现了,他也不到乡里上班了,但报道员还干着。他开始走村串乡地收酒瓶子。他利用收酒瓶子的机会,发挥他特别能记录的特长,抄人家黑板报上的那些好人好事儿。我说过我们沂蒙山人是愚忠而不是愚昧,经济落后但思想先进,水平不高但有文化,再穷再偏僻的村它也有黑板报,而且大都能定期出,每期也都有那么一两条好人好事。他就抄。抄完了就寄过来完成他的定额。我也知道他那些稿子都是从人家黑板报上抄的,未经采访,但没给他点破。县一级的广播站还能要求多高!加之他抄的那些东西里面还是有点干货,稍加编辑也不是不可以用;另外我私下还将他当作秘密武器,以防那个女播音员再次拿不上班吓唬我,也就不想使他过分尴尬。

可他抄着抄着。出问题了。我们县里有一棵上千年的银杏树,此前一直半死不活,从来没开过花结过果,这年不知怎么,它神使鬼差,一下子老树开新花,果实满枝头。李金锁在人家黑板报上看到这条消息,遂抄下来寄过来了。那时刚下过雨.刊载那条消息的黑板报让雨水给冲过,有几处字迹看不清了,他即想当然地认为,这是××村的农民关心爱护的结果。这稿子播出的当天晚上,我们县的县长从小喇叭里听到这条消息,当即就抄起电话将我们局长训了一通。说那棵银杏树是头年县里跟上级文物管理部门要了五千块钱,对其进行了维护保养,并在它附近移栽了另一棵银杏树,这才开花结果的,什么××村的农民关心爱护?他不搞破坏就算他有觉悟!还本站消息呢,干脆叫本站谣言好了。完了就要我们写检查,并要对那稿子的作者进行处分。局长诚惶诚恐,当晚即将李金锁叫来了,让他将采访的过程说清楚。我那天因为什么事儿来着没上班,第二天早晨五六点钟我还没起床,他就窜到了我家,一进门即呜鸣大哭。待问清来由,我才知道他昨晚一夜没睡。一直写检查来着。局长找他谈话的时候,旁边有个人还让他站好,将态度放老实点儿。我即动了恻隐之心,说那可能是县长的酒后之言吧?那回天气预报不准他也让我们写检查来着,天气预报不准也轮不着我们写检查呀,应该气象部门写呀!他也就那么一说,你过后把检查缴上去,他说不定还忘了,再说你一个农民他能怎么处分你?不让你收酒瓶子了?或者不让你种地了?开玩笑;至于那个让你站好的,是个公务员,一贯狐假虎威的个×,你跟他认什么真?当然了,这件事情你也是有教训可汲取的了......他就说,这个么儿(沂蒙山方言,相当于东西、事情)还真是不能胡吵哕儿哩!以后坚决不鼓捣了。他将检查往我这儿一缴,走了。我上班的时候,局长跟我说起这事儿,我又将上述的意思跟他说了一遍,并说县长若是再问起来,就将他那个检查缴上去,不问就算了。他寻思寻思也是这么个理儿,遂不再追究了。过后那县长确实也就忘了,没再过问。李金锁说坚决不鼓捣了,我以为他说的是不抄黑板报来着,结果是不干报道员了。但他还经常来,了解致富的信息,给我送一些时新的蔬菜及土特产,黄瓜下来了送黄瓜,芋头下来了送竽头。他还四处说我的好话,说我经多见广,关心同志,不像某些人拿着鸡毛当令箭,还让人站好什么的,吓唬咱老百姓。

说话间,十年过去了,十年间是可以发生一点故事的。这期间,我从我家乡的小县城来省城当了作家,而李金锁则于他所在的苟泉乡办了个厂,叫金锁肠衣厂。他这招牌有点小问题,一般不知内情的人往往误认为是造锁的个厂。其实不是,是造肠衣的。好在他们的产品全部外销,并不零售,误会不误会的问题不大。那么什么叫肠衣呢?你吃过香肠或火腿肠吗?电视上经常做广告的?最外边的那层裹着填充物的薄薄的东西就叫肠衣。它是用什么做的呢?一般都是羊肠。别的动物的肠子能不能做不知道,但他的是羊肠。你可不要小瞧这玩艺儿,它在国际市场上还有软黄金之称呢,要上百美元才可以买一公斤的。他这点子想得真是绝!既因地制宜,又不愁销路,投资不大,具体操作起来还不复杂。他来省城邀我参加剪彩仪式的时候,我一听就觉得有戏。我知他这些年收过酒瓶子,贩过苹果,搞过假冒伪劣的果茶及饮料,并让人家狠狠罚了一家伙,遂格外关心他产品的质量问题。他就强调这回可要儿儿_经地搞了,不能胡哕哕儿了,这也符合一般致富的规律是不是?先是以搞假冒伪劣起家,尔后再以质量求效益?其实假冒伪劣都是发财心切而又没有实力的人搞的,咱有实力了,犯不着再搞那一套了。随后即详细讲了他搞肠衣的信息是怎么来的,关系是怎么拉的,厂子是怎么建的。他当然就希望我给他来一篇,并给我定好了题目:《从通讯员到农民企业家》,副标题是李金锁印象,前边当然还要加个破折号,啊。

从他的衣着打扮、言谈举止上,也看得出他跟先前远不是一个概念了。西服是皮尔·卡丹,羊绒衫是鄂尔多斯,BP机是摩托罗拉,大哥大也是四个字的一种品牌,听上去挺高级。正跟我说着话,他那个大哥大响了,他就气指颐使地下指示:那个林税务一定给我请到,纪念品要有,小红包也得给,会标写好了吗?当然是莅临指导了,莅会写吧?一个草头一个位?念一卜莅,还位呢!......非常地从容不迫。他说话当然还是女声女气,但有内容了。他说,想当初,他去青岛跟外贸部门挂钩,人家问他原材料怎么解决的时候,他跟人家哆口罗沂蒙山区好地方、风吹草底见牛羊,还无污染、无公害什么的。人家一听.既然风吹草低见牛羊了,羊肠的问题还难解决吗?遂批了他个定点生产单位。他说,在农村,有个初中文化程度就够了,就可以大有作为了。既能当书记,也能当企业家。没文化呢,脖子梗梗着,四六不通,不懂得信息、管理那一套;文化太高呢,又太专业,与人交往小家子气,不容易跟人搞好关系。又说,当前的形势是好形势,形势好的标志是农民进城、工人下乡,如此一来,整个社会人才流动起来了,经济搞活了,工农、城乡、脑体三大差别逐渐消失了,共产主义也就悄悄地临近了。哎,听上去还有点小含金量.挺提情绪。

......这么的,我就去了。

路过博山的时候,他问我,十年前我写过一篇小说您还有印象吧?

我说,有,是写两个知青谈恋爱的不是?

他就又强调了一番那些事儿大都是真的,那个叫银梭的就在博山工作:去年我来这儿跑项目,老远地就看见一个女人的背影像是她。待一走近,还真是,你猜她在那里干什么?

她不是当纺织工人吗?我是说我看见她的时候。做小买卖?

她要能做小买卖就好了,她在菜市场上拣人家剥下来的那些烂菜叶,我一跟她打招呼,她赶忙拿起把笤帚做扫地状,扫了几下才故作刚想起来的样子,说是、是你呀?都认不出来了!你说那个尴尬!

她拣菜叶干嘛?吃呀!

就那么惨?

她下岗了,而她丈夫也只领百分之七十的工资.两人又一个厂,外带一个上小学的孩子,日子就可想而知。

我也听说某些国营企业的口子不好过,可真就那么惨?

谁要有半句瞎话婊子儿的!他唉了一声,说实在的,她刚跟我分手的时候,我还巴不得她穷困潦倒,甚至恨不得出个交通事故将娶她的那个人给撞死!这些年。我总记着一句歌词。叫交给你,也交给我,看谁最先编织出幸福的生活!可她真是穷困潦倒了,咱心里还怪不是味儿的!

怪不得你唱起那个歌来那么激动呢!她今年多大了?比我小一岁呢!我三十七,那她就是三十六。

三十六就下了岗,确实也是个事儿,她就不能做个小买卖么的?

她要能做早做了,我是知道她那点本事!想当初,知识青年下乡,她投亲靠友住在她姨家,那年秋天她姨让她挎了一筐柿子去集上卖,结果她一斤也没卖了,还让割资本主义尾巴的追得屁滚尿流,吓得她回到家发了三天高烧;她也就千点甭动脑子的流水线上的活。

我能想象得到,我有几个亲戚也这个德性,厂子效益不好,还在那里死捱那个百分之七十的工资,别的是一点咒念没有。

那次邂逅,我是既失望,又尴尬,想不到她竞落到了这个地步!要命的是她还故作幸福,说她爱人多么忙,女儿多可爱,还喂了几只长毛兔,而拣菜叶就是喂兔子;可我要去她家看看,她不让去,说她爱人知道我俩过去的事儿,让他看见不好云云。纯在那里胡诌八扯。

也许她说的是真的呢?

一开始我也这么以为,可我请她在小饭馆里吃了顿饭,刚喝了两杯酒她就说漏了。她当然也对我挺关心,问了我老婆问孩子,问苟泉的泉眼还冒水吗?那个三线厂搬走了吧?那地方风景怪秀丽什么的。可三杯酒一下肚,她就哭了......

结果就让你最先编织出了幸福新生活。他竟再没说过一句话,一路默默的。苟泉乡在我们那个县曾经有点小名气,一是他们有一处至少可以考证为省级保护文物的苟泉及石碑。十年前我曾专程去看过,发现这村子的旁边确实就有一处长年喷涌不止的泉眼,清澈的泉水从一个石刻的狗嘴里流出来,先是流进一个石槽,最后即溢成了一条小溪。那石槽的旁边就立着一块石碑,上面的字虽已斑驳陆离,但大部分还依稀可辨,大体意思是:某朝某代,某人携狗至友人处喝酒,大醉而归。途中,该人席地而坐于路旁抽烟,不觉含烟而睡,其烟锅之暗火迎风而明旺,将其棉袄点燃。其狗见状,乃狂吠不已,且咬其手,拽其耳,那人仍酣睡不醒。其狗遂以爪掘地,至有水冒出,即含水将火扑灭矣。后人感其忠诚,乃立此碑以志之。碑文的最后两句话是:狗尚如此,况于人乎?

这泉便是狗泉了,后来人们觉得写出来不好看,有骂人之嫌,遂改成了苟泉。但苟泉人从来不喝那里面的水,一说那是救命水不能喝的,一说那是狗尿不好喝的。就有许多关于苟泉人的歇后语,诸如守着泉眼渴死--傻B;苟泉的人才--警卫员。据说,小小一个苟泉乡,光在部队干各类警卫员的就有四十多个。人们知道这里的孩子从小就受着"狗尚如此,况于人乎"的教育,忠诚或可交的品质是没说的,所以凡是到沂蒙山征兵的都愿意到苟泉乡招警卫员。也有将苟泉人当作某种标准的,比方说李金锁前些年搞假冒伪劣的果茶和饮料,就非常的不得人心。他们说,连苟泉人都鼓捣这个了,这社会算是没救了。他庄上一些退伍回来的老警卫员则公开说,纯是给老祖宗丢脸哪,那还不举报他个婊子儿的?他还狡辩呢,狗是你老祖宗啊?再说这是两回事儿,搞商品生产又不是交朋友。那也没用,该怎么举报还怎么举报。--这是其一。

苟泉乡有点小名气其二是有一个兵工厂,对外叫红旗机械厂。专门制造各种型号的子弹,同时还造一种整个六十年代都十分流行的花铁皮暖瓶的外壳,即铁皮上有许多窟窿眼儿的那种。那实际就是子弹壳后屁股的边角料。当初红旗厂之所以选在那里,大山掩饰、绿树掩映、泉水潺潺的自然环境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狗尚如此,况于人乎"的人文环境也不能不是个原因。城里人进山,带动了山里人的风气流转,且不说村中安上了自来水,家家用上了电灯,运不出去的苹果有了销路,苟泉的鸡蛋一个贵分,单是傍晚时分,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那一对对拉手搭肩的青年男女,就很是让古朴的苟泉人大开眼界。随后那山泉旁、溪水边、绿树下就多了一道可疑的景致。添了一些奇特的声响。

可一搞市场经济,那厂子不行了。这里保密是保密了,但交通不便,过去计划经济,又是军工生产,可以不计成本;如今全年的任务不够两个月干的,剩余的那十来个月就都在那里闲着,闲着还没地方玩儿,于是有点门路儿的都纷纷调走了。而要转产民用品呢?还是那个问题,交通不便,一样的产品成本就会格外高。比曾经生产过一种缝纫机,质量不错,但价格下不来,也没什么知名度,还没等批量生产就下马了。再生产那种暖水瓶外壳?谁买呀?再说那是子弹后屁股的边角料,任务少了,边角料自然也就。后来干脆一点任务也没有了,上级主管部门给他们与外地某自行车厂活动了个联营,遂搬走了。

人和设备走了,但厂房不能搬。因为是在深山老林里面,连乡政府也不愿搬进去住。李金锁就用非常低廉的价格租了其中的一部分,办起了这个肠衣厂。我到那里一看,发现那么多好、水电暖一应俱全的房子还大都空在那里,真是疼得慌,有时也觉得李金锁这个厂办得好,应该早办,办得再大一点儿。

肠衣厂投产剪彩,各种人物都去了。少不了县乡两级政府及外贸、工商、税务、交通、卫生、供电等部门,还有一些有内部准印号说是不准公开发行、不准登广告但仍然照发照登的报纸的记者,全是些又吃又拿的家伙。他们吃了喝了拿了,完了给他出馊主意,让他把那个苟泉开发成旅游点,把苟泉的水化化验鼓捣成矿泉水,再利用原厂级干部住的那片小洋楼办个度假村。都是些山外人猛丁来到山里,以一种旅游的心态站着说话不害腰疼的点子。他们爬上了泰山,说风景好啊,一览众山小呀,你让他在上面住上三个月试试?可李金锁却脸儿红红的、眼睛亮亮的,茅塞顿开的样子,连连答应,好、好,我怎么没想到呢!到时候一定再请你们来。

肠衣厂的生产流程却不敢恭维,完全是作坊式的手工操作。其加工过程跟纺织厂的粗纺与细纺差不多,一根根的肠子并排挂在那里。先是用竹片将那上面的大油刮下来,尔后再用食醋或碱水翻来覆去地冲洗。当然也是流水作业。几道工序下来,哎,那成品看上去还不错,挺干净。完了再一绺绺地挽好,装到真空罐里,就可以外运了。我问卫生部门的同志,这样干行吗?合乎卫生标准吗?他们说,这玩艺儿还就得这么干,产品也已经化验过,没问题的。

如此一来,可就苦了那些工人们了。想想看,光那个膻味儿、腥味儿就够闻的,再整天油渍麻花地在碱水或醋水里泡着,那怎么受得了?当然也有塑胶手套,但姑娘们往往不戴。李金锁说,你看着用竹片往下刮大油的活挺简单,可手感不对也不行,每根羊肠的长度和厚度都是有规定的,你刮轻了,大油刮不下来;刮重了,容易将肠子穿破或刮断,那整根肠子就报废了。而一根合格的肠衣多少钱?八十美元!报废了呢?一分不值,这一正一反差哪里去了?

我说,你这里的工人还真是跟纺织工人差不多哩!特别那个手的动作。

他愣了一下说是,嗯,有点相似,也是讲究手感什么的。他的办公室就是一座原来厂级干部住的小洋楼,上面有几个空房间,当晚我即住在那里了。这小楼依山而建,绿树掩映,青藤缠绕,四周十分的幽静。晚上,李金锁过来陪我说话,探讨那个旅游点、矿泉水和度假村的兴趣。我说那纯是些不负责任的话,他们走到哪里都会给人家出这样的点子的,这么好的小洋楼都留不住那个厂长,你办了度假村谁来住呢?充其量还是这些白吃白喝的家伙;再说你那个苟泉五分钟就能看完,人家大老远地跑来看这个呀?他说,那个矿泉水的问题倒可以试试。我告诉他,如今到处都是矿泉水,太多也太滥,苟泉的水即使能做矿泉水,要打开销路也还是麻烦,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把这个肠衣厂鼓捣好,等真地闹大了再干别的。他即很以为然,说我特别能劝人,困难的时候让他宽慰,脑袋发热的时候让他冷静,还让我以后经常去他那儿啦啦呱,顺便写点东西什么的。

他大概惦着那篇报告文学的事情,也知道报告文学要写人。遂又讲起了他的爱情故事......

二十年前,王银梭刚来苟泉的时候,大概只有十六七岁,一副不谙世事、小鸟依人的样子。因为同是中学生,就有种同命相怜的感觉生出来。那阵儿还是集体劳动,一起锄地,他常常替她多锄半垅,一起抬筐,他将筐绳系在靠近自己这边的三分之一处。这样的默默关照,连同有着共同语言,就很容易把好感来产生。两人熟了的时候,他跟她说,你看这些人,整年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黑睡觉,摸鞋下地.哎,天一黑他就能睡着!

银梭说,还不是累的!干一天活,累得浑身跟散了架样的,那还不躺下就着呀?

他则说,盖由没有文化、头脑简单之关系.没文化的人躺下就能睡,有文化的人怎么也睡不着。

她笑笑,还盖由没有文化、头脑简单之关系呢?唯恐人家不知道你是中学生似的!

你说是不是吧?

也许有道理,不过我现在还体会不出来。

她很快就体会出来了。她跟他说,你不说还不咋的,你一说还真是睡不着了哩!你睡不着的时候想什么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仁木悦子侦探小说普通文章女仙外史普通文章绣云阁
普通文章钟吕传道集普通文章天女散花普通文章玉蟾记普通文章雷峰塔奇传
普通文章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普通文章车上读杜甫普通文章城市稻草人普通文章优秀电视节目导语
普通文章《名人传》引普通文章出梅入夏普通文章林鸟普通文章童年
普通文章把黑,归还给夜普通文章东溪普通文章有水的瓶子普通文章
普通文章纳木错,与神耳语的地…普通文章忘不了古丈普通文章冬日絮语普通文章秋赋
普通文章夏天的味道普通文章杨花普通文章夜晚唱歌的草普通文章土与籽
普通文章向绿芽道歉普通文章梦•草原普通文章黎明普通文章苹果
普通文章贝壳小记普通文章萧红,我的姐妹普通文章北向之痛普通文章一个偏见
普通文章钱的代沟普通文章偷听谈话的妙趣普通文章一个富人可以可长生不…普通文章车夫、酒桶和人
普通文章窗下的村皮小屋普通文章用我一辈子去忘记普通文章在那颗星子下普通文章信童传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