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读小说 >> 军事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永不磨灭的番号 【字体:
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
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
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
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
普通文章墙/[法国]让-…普通文章一个人的遭遇普通文章伊豆的舞女普通文章一杯茶普通文章俊瓜吉姆佩尔
普通文章声名狼藉的家/[…普通文章甜橙,冬天的水…普通文章当女人上了年纪…普通文章第07章普通文章上海三六九
普通文章人间天堂——温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读书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人生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生活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教学
普通文章尤今散文集 旅游普通文章一个女大学生的普通文章这一生的剑愁普通文章某代风流普通文章席慕蓉散文诗歌
推荐文章资本论推荐文章中国二十王朝崛…推荐文章《诗经》鉴赏辞推荐文章中华民族对外战…普通文章蔷薇之幽灵(日
【零点书库】 永不磨灭的番号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作者:雪亮军刀

内容简介

    全文描写了一支没有正规建制番号的八路军独立团可歌可泣的悲壮结局。

序  

  九十年代末,很多城市得到了大规模扩建。随着城市的扩大,地处城乡结合部的小王庄也被开发成了一片别墅区。这里依山傍水,风景很好,从小王庄路口看过去,远处巍峨的山脉勾勒出鬼斧神工的青黛色曲线。

  开发区动工的那天,市政府来了很多官员道贺,开工仪式异常热闹红火。轰鸣的挖斗车开到了庄子边的荒地上,谁也没有想到,挖斗车却从地里挖出了累累白骨和生满锈的铁器……

  几天后,当地驻军派出一个连的指战员,庄严地将白骨一片片地收检起来。套着白手套的双手认真地将白骨上的泥土擦拭掉,白骨被装在一个个锦盒中。而那些生满了锈的铁器,也被统一装在一个大木箱里。

  装满了白骨的锦盒被接到了当地驻军司令部,几百名战士肃立道路两侧,每个战士的胸前都戴着白花。

  “敬礼!”

  刷的一下,几百名战士整齐划一的行军礼。

  鸣枪……

  震天的枪声响起,硝烟中突然风云突变。电闪雷鸣,一道道闪电划过,借着闪电的亮光,依稀地映出小王庄民国时期遗留下来的镇公所墙上,那些触目惊心的弹孔……

一、

  一九四二年春的小王庄遇到了十几年不遇的大旱。庄子上的老百姓愁了别说眉毛了,连胡子都快白了。所以八路军在庄子边上帮着打的这眼井,简直是救了庄子里面四百多口子性命。井里出水的那天,村里的管事,六十来岁的老廖头差点没给八路军给跪那儿,要是没有这口井,可真不知道咋活人呢。

  打井的后生岁数不大,但却已经是八路军边区独立团的营长了。说是个营长,也不过才管上两百来号人。独立团组建时间不长,全团上下合着两个人使一杆枪。刚组建的时候,轻重机枪加一起,也就是一挺歪把子。

  独立团没有番号,战斗力不行,所以上头的八路军总部一直不给番号。没法子,称号就见天的变。今天叫什么独立大队,明天叫什么抗日自卫军。团长换了两茬,现任团长李赤水就是为了这个番号的事情还和上头闹过情绪。打鬼子总得给我个名分吧,人家有钱的财主家纳个妾还有个名分呢。

  说到李赤水这名字,里面还有段故事说呢。当年红军过赤水,路边上躺了个路倒的。那年月路倒的多,基本上都是饿的,灌碗米汤就能活回来。红军一大碗红薯粥喂下去,人活了过来,然后就跟着队伍走了。因为打下儿没名字,后来部队到了延安,部队整编的时候还闹了个笑话。

  文书问他:“叫啥名啊。”他抓抓脑袋挠挠腮,“俺打小要饭,没名字,老家洛阳边上的,俺就知道俺爹姓李。”文书这个犯愁了,没名字可咋往花名册上记啊,就只好接着问:“那你是哪年,在啥地方当的兵啊?”

  “就是队伍过赤水那年当的兵。”

  得,文书毛笔一划拉,李赤水,李团长的名字就这么来了。

  当团长之前李赤水是县大队的大队长,当时八路军把他从连长的位置上调过来当大队长不是为别的,就因为当时军事干部极端匮乏。而且整个县大队里面就他以前还算受过点军事训练,虽然大字不认得一箩筐,但打仗没说的。

  后来三个县的县大队合并成了独立团,就这么着,刚当了三个月县大队的队长的李赤水,成了独立团的一营营长。百团大战的时候,独立团也出动了好几次,但都是在外围打打下手。眼看着主力部队抬着重机枪,拉着步兵炮,团长馋得直咽吐沫。后来这个团长死活不干了,爹不疼娘不待见的独立团看来不是个出路。就这么着,两任团长宁可调到别的部队当营长,都不愿当这个连个番号都没有的独立团团长。

  最后上级首长没了脾气,把几个营长一看,李赤水军龄最长,党龄也最长,得了就他吧。于是这个当年从河南讨饭一路讨到赤水,要不是红军一碗红薯粥早就喂了野狗的讨饭娃当上了堂堂独立团的团长。

  刚刚过完了年,独立团就碰了个钉子。有个镇子上盘踞了一个小队的鬼子外带一个连的伪军。李赤水看着鬼子和伪军的枪眼红,没法不眼红啊,独立团穷的叮当响,平均两个人一杆枪。而且枪支什么型号的都有,三八枪那是骨干用的,其他人都使捷克造毛瑟,汉阳造,老套筒。差不多一半以上的枪比战士年纪都大。朝枪管里面一看,膛线都磨平了。没枪的兄弟只好使大刀,有些连大刀都没有,就拿白蜡杆绑个磨尖的瓦刀。全团上下有刺刀的步枪只有一半朝上点,这别说打仗了,打个土匪都困难。

  枪不够,手榴弹也不多,边区造手榴弹,一炸两片。哪像鬼子的地瓜手榴弹,一炸十几枚弹片。还千万不能嫌弃,就这样的手榴弹到上级那儿还不能管够。李赤水偷偷摸摸给管事的干部送了两坛玉米烧,外带两封肉,好说歹说才又给饶了十箱手榴弹。李赤水赶着毛驴驮着手榴弹回团部的时候一个劲儿的运气,奶奶的,两坛玉米烧,两封肉,周围的庄户人家能顶娶媳妇的聘礼了。

  刚回到团部,侦查的兄弟就回来了,镇子上的鬼子被调走了两卡车,看得真真的。两辆装鬼子的卡车都装着大澡盆子走的,看来一时半会不会调回来了。这鬼子真是邪性,走哪儿都得洗澡,据点里的鬼子只要一换防到别的地方,枪没准儿都能给忘了,但大澡盆子肯定得带。

  李赤水想着镇子上鬼子和伪军手上的一水三八大盖,又想想自己的那两坛子酒和两封肉,他奶奶地,不给装备我他娘的就自个抢,搞他狗日的。

  当天晚上部队趁夜开拔到了镇子外面,前面两百多米的地方就是鬼子的炮楼了。这鬼子真是欺负土八路没有大炮,那炮楼修的又高又粗,远远看上去跟个掉了脑袋的宝塔一般。李赤水想,老子是没大炮,要是有大炮早他娘的炸平了你个狗日的。

  冲锋号一响,部队嗷嗷叫往上冲,炮楼上面的鬼子也不是怂蛋,枪眼里面机关枪就朝冲过去的兄弟突突。在炮楼的外围鬼子把几百米范围内的屋子也烧了,庄稼也毁了,就这么一大片开阔地,冲过去的兄弟毫无遮掩地迎着子弹往前冲。

  结果反复冲击了两个小时,炮楼连根毛也没少。李赤水看着伤亡惨重的独立团,咬咬牙,撤!他娘的,留着青山在,早晚烧了你这破炮楼。

  这一仗打下来,部队立刻就抬不起头了,首长骂师长,你他娘的吃草的啊。师长骂旅长,你他娘的吃草的啊。旅长把李赤水提溜到旅部骂,兔崽子,败家玩意,我要枪毙你!

  当然喽,李赤水的脑袋最后还是顶在肩膀上回来了,另外还驮回来两挺轻机枪,两箱手榴弹,外带二十支三八枪。李赤水不知道,他误打误撞地吸引了鬼子一个大队赶过来增援,路上被正好换防的八路军正规军捎带手打掉了一多半。

  正规军的营长以前偏偏就是那个刚刚哭爹喊娘地调离独立团的前一任团长,你说巧不巧,还真就这么巧。正规八路没看不上土八路,缴获的武器装备特地交了一部分给旅里,让千万转交给穷得远近闻名的独立团。当然旅长也不是吃素的,捎带手打了点埋伏,拨出一半的装备补给了旅部警卫连,剩下的让李赤水拉走。

  临走撂下一句话,“你李赤水也就是自个不会搞装备的窝囊废,我能拿你怎么着,只能当爷一样供着呗。”也是五尺多高带种的爷们,李赤水站在旅部里面心里觉得憋屈,耷拉着脑袋在想,“等着吧,有俺独立团露脸的时候。”

  没过几天,旅部来了十几匹毛驴,驮着鬼子的罐头、白面、大米送过来了。一打听,是李赤水带着人扒了鬼子的小火车抢的。旅长一拍大腿,吆喝,好个李赤水,学会劫粮道啦,不简单不简单,黄花大闺女上轿子,这可是头一回儿。

  吃饱了肚子,李赤水甩开了膀子又干了几票。先是把几个汉奸绑了票,然后换回来白花花的几千块现大洋。团里都觉得绑票是个路子,结果不绑则已,一下子绑了个大的。把县城里面维持会大小头目绑了五六号,维持会这下急眼了,打发人要来赎。

  赎人?那好啊,现大洋老子有的是,要赎人,拿枪来,外带两千发子弹。第三天,崭崭新连油纸都没拆的十二支三八枪外带两千发子弹送到了团部。

  伪军绑,鬼子也绑,刨开公路,上面拿棉布蒙上,撒上浮土。鬼子的卡车一过来咣当一下栽哪儿了。等炮楼里的鬼子跑过来看,不但卡车没了,鬼子的两个驾驶员也没了。

  当天下午李赤水捎来信,想要卡车和人容易,两挺轻机枪,三十支三八枪来换。当时华北正在筹备大规模治安战,上面要求各个据点一定要守好。这要是传到上面,说是过来拉粮食的卡车让土八路给劫了,那自己这官还当不当了。鬼子的指挥官摔了两个茶碗、一个茶壶,外带揍了一个汉奸翻译,在院子里面气的团团转喊八格牙鲁,最后乖乖地打发人到预定的地方把机枪和三八枪放好了。

  李赤水真守信用,第二天那两个鬼子就自个开着车回县城了。人好好的,就是两个人一人少了只耳朵。鬼子的指挥官又摔了几个茶碗,这次没茶壶摔了。汉奸翻译又挨了顿打,连院子里的老桂花树都被结结实实被踹了两脚。

  汉奸翻译一边哭丧着脸看地上血沫里面的牙,一边在想,这院子里面种棵树,不就是个“困”字吗?他好心好意提醒鬼子,结果牙又少了两颗。

  窝囊,窝囊,鬼子派了三个人找独立团谈判,其中一个就是前几天刚刚少了五颗牙的翻译。没了牙说话漏风,“长官,我们皇军说了,你们老是偷袭,不是堂堂的军人所为,他希望能和贵军和平相处,一起建设大东亚共荣圈。”

  李赤水说好啊,来人啊……两个鬼子、一个翻译被兄弟们缴了械,在院子里拿枪托教育了一顿。李赤水等兄弟们都教育舒坦了才命令下去,“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把人给我放了。”

  摩托车扣了,送旅部换了五支步枪。人打发走,开着摩托来的,甩着两条腿走了回去。

  

二、

  有了吃的,还得有穿的。李赤水看着正规八路一水的“八爷灰”军装就眼馋,找上头要。对不起,被服补充正规八路还不够呢,哪有你们这些土八路的份,一边去一边去。

  上面不发,那只有自个抢了。除了鞋不用抢,鞋是各个地方富救会支援的。但军装和鞋不一样,谁家能阔到支援的起军装啊。没关系,老百姓没有,鬼子有啊。李赤水又打上了鬼子的主意。

  那天清晨县城边上就兵乓的放枪,鬼子出了县城就追。那帮八路打打走走,走走又打打。鬼子撵在后头气不打一处来。这卡车没追一小段就追不动了,只好下来走。几追几不追,回头就看到县城里面着了火。

  出城的鬼子赶紧扭头往县城跑,就看到火烧得那个旺啊。被烧得是警察局,伪警察和伪军都抓老百姓来救火,老百姓可鬼着呢,光让这火烧不到边上去,唯独不救警察局。等警察局烧得没东西烧了,有人哭丧着脸跑过来说,太君,不得了啦,县政府被抢了,负责筹粮饷的皇军被八路给勒死了,一柜子的皇军军票被抢了。

  一听这话,咣当一下,指挥官倒地上了。他心里明白,军票被抢,他就等着剖腹自尽吧。过了没几天,省城里面各个大商号的灰布被买光了。李赤水拿着抢来的鬼子军票理直气壮地置办起了全团的新军装。

  看着昨天还穿着各式各样衣裳的土八路,现在一水换上了崭崭新的“八爷灰”新军装,李赤水那个得意啊。那天李赤水到旅部开会可是长了脸了,全旅上下,就他穿的是细布军装。旅长笑眯眯地想打点秋风,那没问题,李赤水拍着胸膛。剩下的布料足够再做一个半营的,全送旅部都问题,不过,哈哈,我的旅长大爷,咱团到现在连门迫击炮都没有呢。

  我操,你个小子,还敢跟我做起买卖了。他奶奶的,你长了几个胆。

  结果一门迫击炮没搞到,实际上是搞到了两门。旅长看着独立团正在一步步形成战斗力心里也痛快,干脆好事成双,炮嘛,经过党委研究了一下,送两门。

  昨天还是饿得快要路倒的独立团,就这么半年时间一眨眼的功夫阔了起来。阔起来之后窝心的事就来了,以前独立团没政委,这下好了,眼看着能顶个半拉主力使唤了,上头就给派了个政委下来。

  政委叫张六斤,浙江人,初小文化,这在八路当中就是个秀才了。个子不高,但却是个炮仗脾气。别看个子小,那胆子大的简直不是人身上长的。前年作战勇敢,白刃战的时候一个人挑死了三个鬼子,也负了重伤。上头送他抗大学习学习。半年前回来的,口袋上插了支钢笔,这就颠颠地骑了头毛驴来李赤水的独立团报到。

  刚到独立团的头一天,这团长政委就呛起来了,起因很简单,张六斤有点儿瞧不上独立团。

  等几个战士护送张六斤快到独立团防区外围的时候,独立团早有两个骑着快马的后生过来接。那边防区的兄弟朝这边一敬礼,这边在马上一还礼,这就算把人平平安安地送出了自己防区。

  这边派过来接张六斤的看了一愣,堂堂的政委怎么骑了头驴啊。说起来气不打一处来,从抗大走的时候,按照团级干部的级别张六斤领了一匹马。那马真是匹好马,浑身没根杂毛,枣红色,人家都说别是关二爷的赤兔马吧。

  马绝对是好马,要不是好马,怎么到了旅部就被旅长一眼相中了呢。马留下,警卫员!

  有,首长啥指示!

  那个,去马夫老刘头那儿,领头驴。看什么看,你个政委,骑那么好的马干啥,旅部直属的骑兵营现在缺马,就当你送我的吧。

  就这么着,赤兔马被扣了,关二爷骑着驴憋了一肚子气。

  等看到这两位来接张六斤的战士,张六斤也就自然没什么好脸色了。什么破独立团,怎么接人就派两个人,分明是不给自己面子。张六斤一路上绷着个脸,他本来脸上就受过伤,脸是歪的,缝伤的时候没缝好,嘴角是往下斜着的。不熟悉的人猛一看他能被吓一跳,熟悉的人看着张六斤脸一冷,心里也得哆嗦一下。

  就这么一路上两个战士也不敢多说话,张六斤也不理他们。驴走路慢,本来三个小时的路一直走到半夜。团部的李赤水急得跟个热锅上蚂蚁一样,怎么人还没到啊,也不知道是不是路上出了啥事。想打发人去找吧,但现在黑灯瞎火的到哪里找啊。再说团里就两匹马,一个是他骑的,一个是副团长丁三福骑的。现在这两匹马都让警卫员骑走了,想出去找,连匹多余的马都没有。

  结果两边气都不顺,李赤水和副团长丁三福等急了难免情绪急躁。那边呢,张六斤因为自己的马被旅长打了秋风本来就来气,结果团里居然只派了两个人接自己,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李赤水心里一闷就爱喝酒,恰恰副团长丁三福也爱喝。两个人索性在团部弄了点酒,一边等一边喝。丁三福酒量好,他老家是四川的,红军过四川的时候他本来是向导,结果半道上仗就打起来了,他就稀里糊涂地参加了革命。

  要说这个团也挺有意思,团长、政委、副团长都是吃过糠的苦出身,但偏偏三个人脾气个顶个的横。这第一天见面要是不出事反而就不对劲了。

  警卫员在门外喊报告。李赤水说,进来。张六斤推门进来一看,屋子里面光着膀子坐着两个人。大冷天的,张六斤一路走过来脑袋都冻麻了,没想到团里这正副两团长居然生着火,在热炕上喝着酒。当时张六斤心里就老大的不痛快。

  此时李赤水喝的舌头有点大,没法不大,他和丁三福每人都已经一斤老玉米烧酒下肚。丁三福的脸红的跟猪肝一样,他看进来一人,心里一激灵明白过来这个是新来的政委。丁三福赶紧在炕上找鞋,然后穿上衣服下炕敬礼。

  张六斤假装没看见,丁三福心里老大的不痛快。他心里想,“什么牛人啊,狂啥子狂,政委算个啥子东西,打仗还不是靠我们这些指挥员。”

  张六斤从口袋里面摸出八路军总部签发的调令和组织关系接受单递了过去,李赤水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下,其实李赤水认字认得不多。他也披上衣服下炕招呼张六斤过来一起喝。正好这一路上肚子也饿了,张六斤拖鞋上了炕。走了一天的路,张六斤的脚臭得五里地外飘香。

  李赤水招呼伙夫又给整了盘熬白菜和豆腐,三个人对付着开始吃喝起来。本来张六斤对独立团只派了两个人过来接自己表示啥不满,没想到酒一喝,嘴上就挡不住,顺嘴就说出来了。

  这话一出来,本来的意思就变了味。在李赤水的耳朵里面,好像是嘲笑独立团没有多余的马。要知道独立团这大半年里好不容易再一点点地壮大起来,搞枪支,弄子弹,置办新军装,伏击鬼子。眼看这战斗力一天天上来了,战士们的士气越来越高,这个走马上任第一天的政委居然一张嘴就嘲笑独立团没啥实力。这话在李赤水听起来异常的刺耳。

  看着李赤水光顾喝酒,也不理自己茬,张六斤心里就更加不痛快了。他心里想,我大老远的过来,一直走到半夜才到。你们两个倒好,在团部里面喝起酒了,真是兵熊一个将熊一窝。

  喝到最后也不知道是哪句话成了导火索,李赤水把炕桌子一掀,指着张六斤鼻子就骂。张六斤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肯吃这个亏,啥破独立团,整个就是一帮土匪。

  “你他娘的骂谁是土匪。”李赤水最听不得土匪这两个字。

  张六斤话里丝毫不软,梗着脖子寸步不让的样子。屋子外面两个人的警卫员都站着看,但没一个人敢上去说句话。最后还是老炊事员和副团长丁三福忙着打圆场才把两个人的咆哮压了下去。

  虽然不吵了,但两个人谁都没服谁。张六斤掀开棉帘子找地方睡觉去了,李赤水气的牙根痒痒,让伙夫又整了两个菜,然后拉着丁三福和几个警卫员一直喝到了快天亮的辰光才散。

  第二天一早,张六斤要通了旅里的电话,死活不肯在独立团干了。旅长一句话就给顶回来了,“你当这肉摊子啊,挑肥拣瘦的,老子让你在哪儿干,你就给我在那儿老实呆着。”

  张六斤放下电话更是被训的一头的火,心里暗暗发誓,只要一有机会非离开这个连个正规主力部队番号都没有的破独立团。

  

三、

  就此团长李赤水和政委张六斤结下了梁子,虽然没有明着撕破脸,但两人每每开会总是各说各的理。要是一个说西瓜能砌墙,那另一个肯定得说砖头是圆的。

  不过吵归吵,两个人都是打了多少年仗才熬出来的老兵。在作战指挥上还是积极配合的。一九四一年的冬天,鬼子和伪军因为一再被李赤水的部队袭扰,终于忍不住组织一个大队的鬼子并伪军两个连进攻独立团。

  张六斤新来乍到,还不怎么熟悉独立团的战斗力,他主张沿途阻击。这个打法李赤水没同意,独立团虽然比刚成立那会儿兵强马壮了很多,但远远还没到能打硬仗的时候。光是鬼子的一个大队就够头疼的了,别小看这一个大队,也不过六七百号鬼子。但鬼子吃的好穿的好,弹药足火力强。再加上鬼子的训练好,光射击这一项,独立团里训练新兵每人也就仅仅打过十发子弹。别说打这活蹦乱跳的鬼子了,打个兔子都够呛。

  李赤水根据以前鬼子进袭的特点,建议先把独立团防区的桥梁先给炸了。这鬼子一般行军都是坐着卡车,轻省、快速,而且节约体力。所以鬼子能以少打多,他的机动能力强,能够快速把部队运动到他想要部署的位置。但八路就不行,到哪儿都全靠走,往往就集中不了优势兵力。你这边还在调动呢,没准儿那边鬼子早打完了。

  所以李赤水主张先炸桥,让鬼子的卡车动弹不了,逼得鬼子的步兵和咱们一样徒步行军。但光把鬼子从车上拉下来还不行,还得把鬼子困住,让他们动弹不得。不打你拖也拖死你,

  按照这些想法,独立团和地方部队的县大队、区小队刨开了几公里的公路,然后又在几处隘口埋设了数量惊人的地雷。

  这一仗李赤水心里多少有点私心,独

[1] [2] [3] [4] [5]  下一页

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
普通文章第三十一回 莲花峰番…普通文章第三十二回 少室山大…普通文章第三十三回 幻香梨小…普通文章第三十四回 水月朦胧…
普通文章第三十五回 详偈语擒…普通文章第三十六回 画观音指…普通文章第三十七回 治危病煎…普通文章第三十八回 严居土建…
普通文章第三十九回 吴孝子万…普通文章第四十回 钓金鳌解除…普通文章南海观音菩萨出身修行…普通文章内容简介
普通文章第一回 庄王往西岳求…普通文章第二回 岳神奏上帝普通文章第三回 妙善公主降生普通文章第四回 朝中招选女婿
普通文章第五回 妙善不从招赘普通文章第六回 妙善后园修行普通文章第七回 庄王夫妇园中…普通文章第八回 彩女奉旨劝公…
普通文章第九回 妙善往白雀寺普通文章第十回 寺中神将助力普通文章第十一回 庄王火烧白…普通文章第十二回 妙善云阳赴…
普通文章第十三回 妙善魂游地…普通文章第十四回 妙善还魂逢…普通文章第十五回 香山修禅点…普通文章第十六回 妙善化身治…
普通文章第十七回 妙善揭榜入…普通文章第十八回 妙善入宫视…普通文章第十九回 仙人手目调…普通文章第二十回 妙善驾云归…
普通文章第二十一回 狮象托身…普通文章第二十二回 庄王被魔…普通文章第二十三回 善才领兵…普通文章第二十四回 妙善救得…
普通文章第二十五回 妙善一家…普通文章西京杂记在线阅读普通文章大唐西域记在线阅读普通文章奉天录在线阅读
普通文章东观奏记在线阅读普通文章禅真后史在线阅读普通文章普通文章第一回 耿寡妇为子延…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