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读小说 >> 言情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爱情公寓 【字体: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
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普通文章双面猎犬 第一章…普通文章没有对手就没有…普通文章第一章普通文章第三章
普通文章第五章普通文章浣花草普通文章夜游人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橘红色的伞
普通文章一个不重要的军…普通文章铁婚年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推荐文章中华百年游记精…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
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冰架普通文章高度怀疑
普通文章死亡的兄弟普通文章从尚方宝剑谈到…普通文章德里纳河上的桥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普通文章父亲买了贺年卡
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聆听自然 自然与…普通文章风过四季 撒哈拉…普通文章金庸武侠小说 九…
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
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屠…
【零点书库】 爱情公寓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神小风

“戴洛维夫人说,她要自己去买花。”

  ——伍尔夫《戴洛维夫人》

  一

  这是她这个月看的第三十栋房子。

  一开始她还不敢大肆声张,连看房也不敢选在住家或公司附近,怕被熟人撞见就麻烦了,这年头大家都无聊碎嘴时间特多,更别说经济不景气的现在,买个车子都被质疑是否中了乐透彩,因此她只得遮遮掩掩,穿梭在巷子里专看电线杆上那些卖屋广告打电话,私人自卖的当然都是些高龄二手屋,二手屋便宜但麻烦特多,不是漏水就是墙壁龟裂,再不然连“壁癌”都出来了,整个屋子黑黑暗暗没有一丝色彩,而每次当她提出这点向屋主质疑时总会得到相同的回答,坏的都是些小地方嘛自己补一补就好了,屋主一副无关的表情说着风凉话,她知道他们看她一个女人穿得穷酸就不太想搭理,买不起的人是不用多费唇舌的,但为什么连买个房子都还要自己东补西补?她平常补的洞还不够多吗?

  这些不是她要的,她要的是一栋全新房子只属于自己,墙壁漆上饱满颜色家具器皿擦得晶亮,一切都像五星级旅馆般透着清洁气味,还有大大落地窗装上厚重窗帘,她可以趴下来躺在屋子里安静睡觉,棉被枕头摊了一地也没人管她。

  她站在十字路口张望,街角一家新开的房屋中介所就立在那边,常常经过那里故意来来回回几次窥探,外面的布告栏看到好几间中意的却又不敢走进去问,这次她倒是准备周到,以前面试的OL套装穿上身把自己打扮得体,中介所外的玻璃一片光亮映出自己倒影,瘦削的身形撑起衬衫短裙丝袜,涂了口红的唇却异常苍白对应内凹枯萎的双颊,她像是不认识眼前这个人是谁一般站在门前呆愣着,却更确定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

  她已经没有时间了,她在心中再次用力默念,伸手推开房屋中介大门,让冷气迎面而来。

  二

  就像那天一样,她清楚知道她已经没有时间了。

  下午外面阳光洒落,多么好的一个天气,原本以为只是个小检查却折腾半天,她从病房出来坐回候诊室原先座椅,椅身已被旁人坐热一阵暖烘烘,但她却感觉极寒,好像坐在雪地上,雪花从心脏底层缓缓坠落,化成千根刺迅速穿透皮肤,她打了个寒战,连眼泪都哭不出来只是感觉麻木。

  怎么会没有时间?生命这么长她才不过几岁,连更年期都还没到!她回想起学生时代曾好玩在网络上填了一份“死之前必定要做的十件大事”问卷,她早就不记得自己写了什么上去,此时脑海却不断浮现这件事情来,身体里像藏了一个闹钟般滴滴答答地响,倒数她还剩下的时间与过往浪费掉的生命。

  已经到末期了,癌症。医生轻声细语像在说“天气很好”一般的音调,低着头将检查报告塞进牛皮纸袋里,像是怕眼前的她会哭出来般不敢瞧她。好笑,她又怎么会为这点小事哭?她早就练就了再悲伤也不在他人面前哭泣的本事,医生把纸袋递给她,再补了几句记得来回诊之类的话。

  “回诊这病会好吗?”她冷冷地说。没等医生回答便转身往外走去,她怎么会不清楚癌症?父亲就是得肺癌走的,进入末期后只勉强拖了一个月便离开,她闭紧了嘴巴不准自己回头去问医生自己还剩下多久可活,怕问出口时间便开始转动,每分每秒不断暗自倒数余下时光。

  口袋里手机无声震动起来,她仍旧坐在椅子上恍神不想接起,早就习惯随时把手机开无声以方便自己假装听不到电话声,但震动一直没有停止,她望望来电号码叹口气闭上眼睛,这是她第一次为了自己而翘班,他们竟连这么一点时间也不施舍给她。

  “喂?”她终究接起手机。

  “你在哪里?”耳边传来又急又快的讲话声,她把手机拿离耳边依然听得见,在安静的候诊室里显得更加刺耳。

  “我……”

  “总之你快点来就是了!”语毕手机被挂断,她还未说完的话悬吊在嘴边,甚至没有问她方不方便,而她究竟还能说什么呢?说她其实人不在公司,她在另一家更远的医院,为了避免碰到不想碰到的人引起话题等等,她总是想得如此周密,但又有谁会问她去医院做什么呢?

  收拾随身物品,医院检查报告塞进包包,准备前往下一个医院接受同样刺鼻的药水味,她已可以预知接下来的景象,婆婆仓皇自医院走廊那端跑来跟随一大票亲戚,每个人都张着嘴巴要跟她讲话,她明明不是最后一个却老有做错事的感觉,好像没在第一时间到达就不对,接着被拉往病房打开门看见公公躺在床上,散发均匀鼻息。她早该看习惯公公这日渐消瘦的脸孔,哪个人在医院躺了三个月还会红光满面神清气爽的?但此刻包包里的检查报告竟如烙铁般灼烫地提醒她,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避免在公公的脸上看到未来的自己。

  “……怎么回事?”她问,整个身体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这间单人病房算是很高级的了,有电视四台有沙发,每天都还有人定期打扫清理,多么豪华的牢狱。

  “刚刚忽然醒了,吵闹着要吃家里附近的广东粥。”是婆婆的声音。

  她明白婆婆的意思,点点头,抓起放在地上的安全帽与钥匙准备跑一趟,婆婆跟她走到电梯口,还在不停叮咛着广东粥该是买哪种口味,不要葱蒜太刺激还有盐得加少些。她听着听着却有些开口打断的冲动,想用力翻开包包,掏出那份医院检查报告在婆婆面前晃,大吼大叫喊着不要再说了,你家的人你自己照顾,我快要没有时间了……

  “妈。”

  “以后老头子想吃的东西还是先买来好,免得要吃没得吃又会发脾气。”

  “妈我今天去了医院。”

  “你现在不就在医院?”

  “不是,我……”

  电梯门恰巧开启阻断她的话,丈夫穿着一身笔挺西装出现在他们面前,她冷眼望着这个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迟到的丈夫接受母亲的拥抱,母子亲密如一家人将她摒除在画面之外,知道自己今天是别想跟丈夫说到话,也不必再说下去了,踏入电梯重重按了关门键,把丈夫和母亲全关在视线之外。

  她知道晚到的丈夫正准备走入病房,在所有亲戚面前当个孝顺好儿子,待个十五分钟便以工作忙等等理由安然自亲情剧目中退场,或去楼下咖啡厅喝杯饮料,而她这个媳妇却得带回广东粥之后继续待在病房里,直到天亮再回家草草梳洗后去上班。

  五六点的下班车潮特多,她在新生南路上左钻右钻却始终前进不了,索性骑上人行道想绕快捷方式,却闪不过跟她一样抢快的其他机动车狼狈摔倒在地,挂在脚边的包包里东西全撒了出来,她弯腰想捡,低头却看见自己膝上已有鲜血渗出,像极自己小时老被同学弄坏的彩色笔漏水痕迹。她先伸手让指头把血迹抹干净了,接着用力把手指在那份医院检查报告上压了压,印出一朵残缺的红花。

  手机钱包钥匙记事簿散落一地,机车倒在一旁发出哀呜声,她应该把这些东西都捡起来但却仍旧坐在地上不动,没有时间了,她到底还在赶什么呢?直到手机忽然噗噜噜的响了,她才像惊醒般回过神来,她不用去看来电显示也知道是婆婆打来的,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人会打给她了,过往人生跑马灯似的袭来,她总得随时把自己安放在适当的位置,等待别人的召唤。

  但现在不一样。

  她冷冷望着手机,铃声震动一回后精疲力竭地停止,在下一次震动前伸手过去快速拔了电池,即使刚刚脑中画面是把手机用力扔向路口如泄洪般的车潮中,她仍选择了温和有礼的方式。

  她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人,标准的乖乖牌长女,浅笑的嘴角不泄漏一点情绪,太习惯乖巧的结果就是不知道该如何撒泼哭闹,字典整本翻开搜寻不到应有的词汇,就像此刻理智告诉她不应该随意躺在人行道上,真是脏死了有够难看,该是赶快跳起来骑车去买公公要吃的广东粥。但她仍是这么做了,像被拔掉电池的手机一般,扭曲着身子躺在人行道上,轻轻闭上眼睛。

  已经没有时间了,她得赶快找一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使出浑身力气助跑后飞奔跳跃,像那些无人知晓的事一般跳进树洞里,那么她便成为秘密了。

  没有人能再找得到她。

  三

  那天晚上,她又梦见了小时候梦过的景象,自己全身赤裸地躺在大房间里,屋子里什么人也没有,于是她开门走到楼下去,整栋公寓上上下下都没有人,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安静地发着光,透过窗户望着对面公寓,也都是暗的,什么也没有。她以为她会害怕得大哭,却听见自己在笑,一种压抑的笑声从嘴巴里发出来,总是习惯用力吸气,压住腹部让声音不至于太大,即使在梦里,她还是笑得很小心。

  然后她就醒了,汗湿的背黏在床垫上,屋子里的空气黏稠湿热得难以呼吸,她摸索着想去把电扇开到最强,却怎么样也摸不到按钮。打开灯才发现身旁丈夫把电扇移往他那边,自己这边一点风也没有,气极了索性爬起来对着窗户吹风。屋子里成堆杂物摊得到处都是,她得移开好几个置物柜才能靠近窗户坐下,太过狭小的空间挤满了全家人的物品。公公的丈夫的还有婆婆收集的一大箱废弃物品,让家里变得更小了,她只得尽力压缩自己的物品,平日逛街连个皮包衣服都不敢乱买,除了舍不得更怕的是没处可放,她在这个家里是没有任何私密空间可言的,连厨房都是婆婆的地盘。

  脚下包包里翻出今日收获,十几张亮滑广告宣传单印满各式屋样,全是今天从房屋中介那边拿过来的,底下条列式写着全新装潢两房一厅一卫等广告用语,她清楚知道这些都不算数,“看房子要跟看人一样”,就像母亲以前老挂在嘴上的那句话,纸上写得再美再好,永远都还是不切实际的形容词,什么事情都要亲眼看到才是真的。

  说这句话的母亲一向是个有强烈自我主张的人,买房子干脆搬家也干脆,她记得读国中时,母亲和父亲几次激烈争吵后就拿着包袱款款地潇洒走人,连声再见都没跟她说,不到一年时间就快速寄来离婚证书准备和别人结婚,还寄了喜帖给父亲和她,她偷偷藏起不敢给那时已身体不好的父亲看见,望着喜帖上已然陌生的母亲名字,她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可以这么毫不在乎的自私自利?

  母亲离开后,她和父亲就一直租住亲戚家的房子,工业区附近大马路旁的破烂公寓,白天车声隆隆,到了半夜就是飙车族出没的时机,几乎没一刻是安宁的,每次运砂石的卡车经过路口,震得家里铁皮屋檐嘎嘎作响时,父亲总要这么狠狠咒骂一番,连带埋怨自己没用赚不了钱老婆还跑掉。

  大学还没毕业,她就急着开始找工作,家教咖啡厅火锅店她什么都做,同学们都趁着最后当学生的时刻疯狂去玩,出国度假偶尔逛街血拚,只有她把所有时间拿来打工赚钱,像着了魔似的,每天把自己弄得疲惫不堪回家倒头就睡,但越是疲惫,她竟越有一种隐隐然的胜利感,尤其是望着父亲的时候。

  后来她才慢慢发现,其实那只是父亲的一种习惯而已,习惯对遥远的前方编织一种未来,望着家里不断剥落的墙壁和漏水屋顶想像一种美好愿景:等有了钱之后盖间大房子顶楼有游泳池跟花园。有时候,她也会稍微放松自己的焦虑跟着父亲一起幻想,但想像过了头,父亲便会开始对着现实暴怒起来。

  而对她来说,噪音最大的困扰来源不是外面,而是源自家里,父亲生病一点小事都会惹得他暴躁发怒,这种时候她总是找不到地方可以躲。家里小,连一扇可以把自己关起上锁的门也没有。人是这样的,病源如果来自外力或许还可以想法子治好,像瘀伤或黑青。但如果是从内部滋生的,只会像“壁癌”一样逐渐扩散到全身被侵蚀吃掉,除了逃跑只能接受,撑着摇摇欲坠的骨架生活着,稍微一点力量就会让其崩毁,连带旁边的人遭殃。

  要从一个家逃出来唯一的方法,就是建立另一个家。于是她开始比任何女孩都认真打扮自己,不同于那些谈谈恋爱的小女生心态,而是努力往结婚迈进,长裙浓妆把所有下班时间都拿来约会,对那些男人也绝口不提家里事情怕被吓跑,但不知是太过积极了还是哪里出了错,谈到一半的恋爱总是会在半途刹车,最后只得回家继续和父亲大眼瞪小眼,她有时会残酷地想,或许父亲再活也没有多久,到时就算不结婚那也无所谓,至少她终于能自由自在。却在父亲住院后接到母亲的电话,她已早不是那个会撒娇的年幼女孩,电话里两个人都不知该如何开口,良久才听见母亲轻快地说:真是辛苦你了。

  这话不带任何情绪她却觉得刺耳,愤怒起来一把挂掉电话,看着吧。她恨恨地说,我绝对不会变得跟你一样自私。

  她老说母亲自私,但此时她还真希望自己也有母亲这般自私性格,三十岁终于把自己嫁出去,她第一封喜帖就寄给母亲,隐隐带着些报复的快感,结婚之始便应丈夫要求从业务助理变为专职家庭主妇。朋友们都说她幸运,丈夫虽称不上特别英俊,但总是个温柔老实人,一切都再平凡不过,她也以为自己将会有个美好的家。一个只属于夫妻两人的家,幸福快乐人生就要到来。

  仍是记忆犹新,丈夫答应过她两人结婚就另觅他处小窝,但没想到搬进新家的第一天,婆婆便猛敲她房门,直到她来开了,才皱着眉头擅自进房拿取丈夫衣物。她愣在门口不知做何反应,只见公公端坐在客厅喝茶,屋里挤了一大堆亲戚,指挥着工人把衣柜家私等搬进她们的隔壁空房,她认出那是小姑的东西,正欲回头询问,却看见婆婆已把丈夫上下打点好推出家门上班,转过身露出笑容对她说:“在我们家门都是不锁的,下次要记住。”她望着更多家具被塞入屋内角落伴着嘈杂人声,眼底却出现过去与父亲共住熟悉光景,胃忍不住一阵紧缩。

  而这次,她即使把房门关上也逃不了了。

  四

  “看房子跟看人一样。”

  房屋中介穿着黄背心汗涔涔地吃力爬上楼,她缓慢跟进,每一格都气喘吁吁,忍不住开始敏感起来:不知是自己身体原本就这么差还是发病征兆?体力跟时间一样都在分秒流失。医院打过几次电话来都被她挂掉,她知道不外是住院治疗那些话,她要去住院干什么?她可不要跟父亲或公公一样,把余下生命都浪费在床上,她浪费掉的东西已经够多了。

  “喜欢的看第一眼就会喜欢!不喜欢的,唉呀你看格局装潢挑挑拣拣杀价个老半天,最后还是不会买。”

  精品公寓最顶层,上个月才新盖好连电梯都还没通,中介一边擦着汗一边将窗户打开通风。她跟随脚步走进偌大空旷客厅,忽然一阵没来由激动,她已经可以在脑中浮现这栋楼的未来预想图,这边放沙发那边放液晶电视,四房一厅一卫,标准的小家庭配置,高级的是这里连冷气都装好了,每个房间都有。厨房干净,料理台静悄悄靠着,那么主卧房里该添个大衣柜收藏当季衣物,化妆台上堆满专属个人粉底眼影盘,书桌计算机自然也不可缺,她不知道有多久没坐在书桌前好好看完一本书了。另一间比较小的或许可以当育婴房,婆婆老催他们生个孩子,她望着家里那挤得满满的一屋子家具,她和丈夫加上公婆还有个嫁不出去的小姑,这种空间叫她怎么能让孩子出生?即使丈夫捱不住婆婆命令每夜欺身过来,她仍是固定躲到厕所吞服避孕药,还得背靠着门挡住,以免公公老是不敲门就乱推一通。

  她抬头望见正对客厅的窗户,皱了皱眉:“怎么没大窗帘?这种百叶窗也太不隐密了些。”中介急忙从公文包里抽出厚厚一沓资料翻开:“太太,这间就是设计成这样呀,顶楼房子装百叶窗才方便看风景,你瞧这view多好,我们就主打这个,晚上跟老公两个人甜蜜看夜景,你看其他栋公寓都会被101挡住,这里可不会,跨年放烟火时都看得清清楚楚……”

  甜蜜看夜景?她不太懂中介在说些什么,中介理着小平头,看来也不过二十几岁的年轻模样,从他眼睛里看到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呢?是快要结婚的OL,还是寻觅新居的有钱少奶奶?不管怎样,总该是个充满爱的女人,正在为美好新居作准备。她走近窗户看着自己倒影,眼前的她把最好一套衣服穿上身,还穿了丝袜,自结婚以后就没有穿得这么整齐过了,一贯总是POLO衫配上松垮棉裤,头发攥了个大结耳后夹起,一脸“欧巴桑”模样。

  她伸手推开窗,一股热风吹进来,该是下午三点多了吧,不出几个月,她就练就一身不用看表也能准确知道时间的功夫,因为每一秒钟她都有该做的事。早上得将小姑吃了一桌的牛奶面包收拾好,为公婆熬一锅粥,即使他们总挑剔半天但仍要意思意思做到,接着赶往菜场买菜就花去一个上午光阴,每日三餐她总如临大敌般战战兢兢,唯恐哪里不合口味。饭后小姑回房仍剩她一人收拾,婆婆老爱三不五时捡些零碎杂物回来当宝似的收藏,她不敢丢,只得蹲在那将所有物品分类叠好,一箱箱地往角落堆。再放不下,婆婆直入她和丈夫卧房自行翻找着位置摆放,她见所有私人物品都被翻乱了也不敢吭一声。

  婆家亲戚多,时常接到电话说着,哪个某某某的儿子没人陪考大嫂你帮忙一下,或谁谁谁的表妹搬新家人手不够大嫂反正在家也没事,大嫂大嫂的每个都叫得好亲热,尤其公公住院后她事情更多,做完家事直奔医院足足陪完十二个小时,清晨回家还得洗全家衣物,更别说小姑老是生理期弄脏内裤又不自己洗,还得让她跪在浴室刷上个半天。丈夫却像个没事人一般,偶尔出现在病房便算做个孝顺儿子,回家照样倒头就睡还可打场“魔兽”。

  她一开始曾小声地对丈夫说不愿去医院照顾公公,她实在怕极了再度照顾病人,原先以为了解她的丈夫能明白她心情,毕竟她是嫁给他不是嫁给他全家人,总得有自己的生活吧!但丈夫什么话也没说,继续坐在计算机前,她明白丈夫一向懒惰不愿花力气违背婆婆,气起来忍不住大声说:”你怎么连帮老婆说句话都办不到!”话一出她马上听见婆婆咳嗽声,房门不能关,他们对话外面都清清楚楚,过了一会婆婆大声唤丈夫小名要他出来吃水果,丈夫出房门之前伸手在她肩上拍了拍:“你要忍耐。”客厅传来嬉笑声挟带着窃窃私语,她缩在床铺上忽然连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摆了,刷的一下把丈夫枕内棉絮拉开撒得满床,谁都不站在她这一边。

  丈夫要她忍耐,忍耐什么呢?她知道自己从来就是一个敏感的人,每日的拥挤和噪音并没有让她变得更加适应,一种强打起精神的生存方式。她不是没想过逃跑,当个家庭主妇每月从丈夫那领取家用买菜,通常婆婆还会再克扣一些金额,但她总有办法从不多的家用里再抽些零头出来,哪里菜价便宜哪里打折就往哪去,即使离家太远她仍是一步步走去,连公车钱都省了。这样每月下来总能省个几十块,等零钱碎钞一块一块积存到一定数量之后,她就挑个家务空当时间偷偷溜出门去,独自坐半个小时的公交车到市郊的HOTEL去,那种商务旅馆一向干净整齐,偏远地方没客人,更不会问行踪以免推掉生意,见她一个单身女子也不会投以太多好奇眼光。而在旅馆里她什么也不做,就只是这样待在房间里,望着窗外等待时间流逝,或倒在柔软床垫上静静地睡着,等到柜台打来电话说休息时间到了,她才把自己整理好走出旅馆,像是什么事都不曾发生。

  当她躺在旅馆床上时,她总开始无意识地编织梦境,再忍耐一下,或许再过不久公公过世,那婆婆大概也不会活太久了,小姑如果老嫁不出去那大概也会得忧郁症自杀吧,那么家里就会空旷安静多了。她闭上眼睛满足地想,等到那个时候或许她的幸福快乐生活才要到来,终于能有个自己的家。

  她才三十五,但自觉更像四十或五十,一个还没开花就熟烂的数字,没有任何足以拨电话聊天的朋友,每天生活固定得像一枚指针重复绕圈,唯一的最大奢侈就是花个几百块上旅馆,这是她生活里的小秘密,唯有这个时候她才感受到绝对的安静与休息并为此快乐。

  但那终究不是她的,等她张开眼睛看清楚了才发现她从未替自己活过,光是期待以后以后,忍耐换来的只是永无止境的等待。

  而她已经要没有时间了。

  她关上窗子,转头向中介低声交代房屋文件等等安排,并商量好签约时间。没等中介再多做询问便自行下了楼梯,外面天色已渐渐暗去,她抬头往公寓望去,看见自己那间屋竟反映着夕阳的光亮着,那会是她的房子她的世界,只要将门关上便能真正楚河汉界,任凭她高兴随性摆弄,轻易把三坪大的空间变为自己熟悉的国度。

  从此无人能进入。

  五

  公公还是过去了,这不让他们意外,挣扎了三个月的病痛,能在最后毫无折磨地死去还算痛快,她冷眼望着婆婆小姑哭天喊地,心里竟有些快意,低头望着空了的病床,想起公公最后衰老蜡黄面孔,如同预测自己未来般她打了个寒战,下腹部像响应她的焦虑似地痛了起来,她急忙从包包里掏出止痛药来干吞,把眼泪也梗在喉咙上了。

  那些七嘴八舌的亲戚总在最后发挥了效益,弄文件处理后事样样熟练快速,想来是各家都有过这般经验,倒也分担了她不少压力。

[1] [2]  下一页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后悔教她普通文章创意村长普通文章最成功的演出
普通文章千万不要当模范普通文章善举普通文章鱼刺普通文章竞选
普通文章羡一抹红唇印推荐文章请你别抱我普通文章第一次吃燕窝普通文章娇艳的玫瑰花
普通文章泪洒托儿所普通文章不要误会我的好普通文章真实的谎言普通文章没有卑微的孝心
普通文章赌王普通文章特谏普通文章活学活用普通文章约会
普通文章求爱的高招普通文章她是你的同学吗普通文章王胡招保安普通文章乡村女人
普通文章聆听普通文章车祸普通文章取暖的声音普通文章老公有问题
普通文章便宜咬人普通文章湖边垂柳下普通文章老人的“娟子”普通文章只能载你一程
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
普通文章旁敲侧击普通文章关系网普通文章施舍普通文章父亲的纸烟
普通文章一路母爱普通文章胖师傅掌勺普通文章书呆子推荐文章局长的小姨子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