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读小说 >> 武侠 >> 尘镜蛛奁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燕酥醉 【字体: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
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普通文章双面猎犬 第一章…普通文章没有对手就没有…普通文章第一章普通文章第三章
普通文章第五章普通文章浣花草普通文章夜游人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橘红色的伞
普通文章一个不重要的军…普通文章铁婚年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推荐文章中华百年游记精…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
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冰架普通文章高度怀疑
普通文章从尚方宝剑谈到…普通文章德里纳河上的桥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普通文章父亲买了贺年卡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
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聆听自然 自然与…普通文章风过四季 撒哈拉…普通文章金庸武侠小说 九…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
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
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屠…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商…
【零点书库】 燕酥醉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那晚的星星似是也在流泪,因为它们噼哩叭啦地在南昌城郊外的天尽头直往下掉,尾巴划出的线淡淡的,跟人脸上的泪痕一样禁不得风吹,一下就干了。但划过流星的天总让人心底以为还留下了些印子,就像人脸上的泪干了,怎么洗,自觉还有泪痕一样。

  彭碗儿呆呆地看着那块天……白天,他到底没能狠心掉头就走,而是走了后不到一刻又灰溜溜地溜了回来。他自己也不知自己不放心什么,吊的人肯定吊了好久了,死都死了,但让有一点心的人都放不下由此而来的一份冤情。

  彭碗儿走到那树下,树上吊的是个三十余岁的女人,长得还……很好看。要是平时,彭碗儿会想她有没有个十四五岁的女儿,但看在她已死了的份上,这份遐想也就算了。彭碗儿也是吃过苦的人,所以对冤情特别敏感。看着那女人在大树下摇曳无依的脚,心里就有一种悲愤莫名而来。他知道自己是个控制不住自己的人,一生起气来,平时可以没心没肺嘻嘻哈哈唱的《破碗歌》都会变起调来。不知怎么,他一见到那女人,就想起自己一直想有、却无从想像、又可望温存的一份母性的温柔来。

  脑门一凉——彭碗儿摸了摸脑门,头上滴的有水。他一抬头,却是那女人的口水。死人不会有口水?难道,她还没死!彭碗儿大惊,他不顾别的,忙上了树三下两下解了那绳子把那女人放下来。

  那女人是还没死,可只有一口气了。可所有人看见他扛个半死人从胡同里转出来,居然没有人问一声。

  可现在……她死了,彭碗儿怔怔地想——才扛到城外,她就死了,根本不容他用师门心法救助。这算什么,早知她捱不过来根本不该放她下来!

  天空有流星划过,彭碗儿忽然很想喝酒。今晚他一定要喝酒。他觉得自己是个大人了。在看到又一颗流星划落那一刻,他拔腿就向城里跑去。今晚他要找一家最好的酒楼,喝一碗最劣的酒。却没注意,那流星的痕迹原是印在他那张脏脏的脸上的。

  最好的酒楼往往并不是最大的酒楼,也不是最热闹的酒楼。南昌城的“醉好楼”就并不坐落在通衢大道,而是在西门关外那条幽幽长长已有些破败的“朱家巷”内。朱家巷三十年前也曾鼎盛一时,而如今,零落衰败。可以说,朱家巷之所以还没有破败到从南昌人口头消失,实是因为——醉好楼还没有迁走。

  败落方知一醉好

  燕婉回悟毕生求

  这是醉好楼门前的对联。醉好楼原是当年名盛一时的朱公侯的产业,如今,却已漆色凋零。传说,醉好楼主之所以没有把醉好楼迁走,只因为,他的妻子也姓朱,而这里是朱家巷,他妻子出生长大的地方。

  彭碗儿到了醉好楼时已经很晚,整个楼底除了睡眼惺松的伙计外已没有一个客人——不,应该说还有一个。但那个客人坐在最昏暗处,也明显地有些醉了。

  那是个少年客人,别的桌子的凳子都已倒过来扣在桌子上了,彭碗儿懒得再搬,往他对面一坐,就叫道:“拿酒来。”

  酒保看了他一眼,猜度这个小乞儿到底有没有银子付账,彭碗儿一把拍了一块碎银子在桌子上,那酒就很快地端了上来。

  彭碗儿用自己的破碗装了满满一碗酒,一口气就倒在了自己喉咙里。他先是什么感觉也没有,然后他开始喝第二碗时,就觉得这酒楼里的光线似明亮了起来,亮得有点迷迷朦朦的。他看到对面的少年在看着他笑,笑得他有点不耐烦起来,他把手往桌上一拍:“你冲我直笑什么?”

  那个少年有些害羞的样子,低着头:“我只想告诉你,你喝的酒名叫‘燕酥’。我猜你一定是第一次喝这酒,但燕酥不是这样喝法的。”

  彭碗儿强撑着面子:“那燕酥该是什么喝法?”

  少年道:“如果一个人,燕酥怎么喝都无所谓,总不过是醉。但如果是两个人,又是在朱家巷,该选个大雨的夜晚,不要下酒菜,桌上只放一坛酒。两个人最好陌路相逢,交淡如水。然后,开始讲故事。”

  他说着,门外的风似乎就紧了。

  “燕酥最好的佐料就是故事。陈陈的、沉沉的故事。”

  然后,那少年伸手往座后一指:“你看,雨来了。”

  彭碗儿顺少年所指看去。那少年正背对着楼门口坐着,彭碗儿只见天上猛地就打了个大霹雳,然后,杯盏大的雨花在门口的石板街上炸了开来。繁音密响中,彭碗儿看着那单衣少年的样子,不知怎么就觉得有一种缓带轻裘的味道。他的声音很好听,有着这闷雨中难得的一份清透,还有他的五官,昏暗的灯光下——当真是“夜雨落如洗,眉眼峻似初”。那少年话里分明也有三分酒意,他用指弹了弹杯子:“你知道这酒楼的主人姓什么吗?”

  “他姓汪,三十年前在南昌也算一方富户,他娶的是朱家巷中最美的女子:朱珠。可三十年、三十年足够一个人把一份敌国的财富败光的,他就是这样。三十年后,他只剩下了这座醉好楼,而这还是朱珠拼尽心思为他谋划才留下的当年的嫁妆。可朱珠十年前就去了,所以这个当年的败家子才会在门口的对联上写道:败落方知一醉好,燕婉回悟毕生求。”

  门外的雨越下越大,彭碗儿不知这少年怎么会知道这么陈旧的故事。那个少年这时举杯道:“喝酒。”

  彭碗儿以碗碰杯,陪他喝了一大口酒。他这时才发觉,这个少年好寂寞,寂寞得都让人有一种清贵的感觉。可酒可以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近,只听那个少年说:“我的讲完了,你的呢?”

  彭碗忽然一拳砸在桌上:“我的故事就是:今早我到了一个胡同,看见了一个死人,我见到她时她还有一口气,可把她扛到城外要救时她却死了。”

  说完,他也不待人劝,自已就饮了一大口。他自幼行走江湖,见过的事原多了,只不知这次为什么让他格外的触心,可能为了那遭冤的是个女人吧?一个三十六七岁样的,年纪可以做他妈妈的女人。

  他把拳砸在桌上,要砸回的不止是心里的怒,还要砸回自己眼中要迸出的泪。他彭碗儿在人前,就是有泪也要倒流的。

  他怒的是:师傅不让他出手,不让他在南昌城中出手。他不知这是为什么,他只觉得自己这样,很不仗义、很不帅、很不男子汉。他虽是一个小乞儿,但也觉得体内有一股力量呼唤他要成为一个男子汉。

  他忽然决定不管师傅的什么吩咐了,哪怕南昌城中真的有什么连他师傅也不得不顾忌的人物,他今晚也还是要去那大宅子里探一探。管它什么禁忌不禁忌,他就是放不下那一段冤情!

  那个少年默默地看着他,眼中像有一种了解的神情。

  彭碗儿道:“我只不懂,为什么我在大街上大喊有人被逼死了,所有的人都听到了,可这南昌城中的百姓却理也不理。”

  那个少年弹了弹指甲,声音有些苦涩地道:“因为,据你所讲——你说的那个地方、那女人吊死的地方,好像就是南昌城中有名的‘十九宅’。”

  彭碗儿一愕:“十九宅?十九宅算什么?”

  那少年看了他一眼:“十九宅也许不算什么,它只是南昌城里的一处住宅。只是它的主人姓燕,他们号称‘南昌燕’,只是近来已被南昌城的百姓们呼为‘南昌厌’了。唉、他们现在也当真是闹得人见人厌,鬼见鬼厌。‘南昌燕’也许也不算什么,它这一姓里在本朝百十年间也只不过是出过那么两三个贵妃,其中一个还生下过天子;五个尚书;一两个封疆大吏;加上状元榜眼一堆而已;其余有功名的人多得让人都不耐烦记。”

  彭碗儿的嘴不由微张了开来,世家——原来是一个世家大族。可他唇角还是忍不住微微一撇,忍不住要表示出他的愤怒与轻蔑:世家又算什么?残民以为功、剥削以为荣的世家大族在他彭碗儿眼里从来就不算是什么!

  只听那少年悠悠地道:“他们这一姓曾支脉很旺,一共分十九支,也就是十九房了。可以说,南昌一地,甚至整个江西一地,都在他们的势力笼罩之下。而你今天路过的,

[1] [2]  下一页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后悔教她普通文章创意村长普通文章最成功的演出
普通文章千万不要当模范普通文章善举普通文章鱼刺普通文章竞选
普通文章羡一抹红唇印推荐文章请你别抱我普通文章第一次吃燕窝普通文章娇艳的玫瑰花
普通文章泪洒托儿所普通文章不要误会我的好普通文章真实的谎言普通文章没有卑微的孝心
普通文章赌王普通文章特谏普通文章活学活用普通文章约会
普通文章求爱的高招普通文章她是你的同学吗普通文章王胡招保安普通文章乡村女人
普通文章聆听普通文章车祸普通文章取暖的声音普通文章老公有问题
普通文章便宜咬人普通文章湖边垂柳下普通文章老人的“娟子”普通文章只能载你一程
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打劫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普通文章神秘的密码
普通文章旁敲侧击普通文章关系网普通文章施舍普通文章父亲的纸烟
普通文章一路母爱普通文章胖师傅掌勺普通文章书呆子推荐文章局长的小姨子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仁木悦子侦探小说
    黑 羊
    呼喊特丽莎的人
    良 心
    做起来
    敌人眼睛
    孤 独
    闪 灵
    鸭之飞翔
    仰天长望的部落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