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读小说 >> 侦探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塔牌俱乐部 【字体:
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
普通文章没有对手就没有…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橘红色的伞普通文章铁婚年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
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普通文章冰架普通文章高度怀疑普通文章德里纳河上的桥
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金庸武侠小说 九…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
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
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屠…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
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普通文章墙/[法国]让-…普通文章一个人的遭遇普通文章伊豆的舞女普通文章流浪人,你若到…
普通文章一杯茶普通文章俊瓜吉姆佩尔普通文章声名狼藉的家/[…普通文章甜橙,冬天的水…普通文章当女人上了年纪…
普通文章荆棘鸟故事梗概普通文章第01章普通文章第02章普通文章第03章普通文章第07章
【零点书库】 塔牌俱乐部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埃莉诺·泰勒·布兰德

  当马蒂·麦克阿里斯特侦探和马修·维克·杰森诺威科开车经过伊利诺伊州的斯普林菲尔德时,天空中下起了雪。三个半小时之后,他们已经行驶了七十二英里。能见度接近零,等他们来到出口时,55号公路已经难以通行。约瑟芬娜·汉森,即他们要去见的那个妇女,已经知道她八十七岁的姐姐阿加莎去世的消息。不过她所不知道的是,她的死不是因为年龄或者其他自然原因,而是另有蹊跷。马蒂将车子开进一个由菲利普斯66公司开设的加油站,试图通过电台获得某些信息,而维克则给汽车加油,并且询问他们寻找的那个地方该怎么走。在电话上,一个叫伊万杰琳·罗伯茨的小姐解释说,尽管那个地方可以被看作是一个老人之家,因为一些老人住在那里,但是,它并不是一个养老院。

  “我们已经经营好多年了,”她告诉马蒂,“这里的人可不都是老弱病残,当然有些人的听力、视力或者腿脚不太好倒是真的。”

  维克并不想来这里,但是,因为看上去像是一场命案,所以他别无选择。昨天下午晚些时候出来的毒理学报告已经确定死因为中毒,不过,阿加莎·汉森死亡已经快一个月了。这桩案子已经属于旧案。

  车门开了。维克说了些什么,但是由于他的眼睛以下全都被围脖遮得严严实实,所以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他跺掉脚上的雪,叉用手将帽子上的雪弄掉,然后钻进汽车。

  “我们的运气真好,麦克阿里斯特。好得没法说。我们要找的那个地方离这里只有一英里半,沿着那条路往前走。”他用手指了指,“到达那里用不了两个小时。坏消息是我们今天根本没有办法赶回去。地上的雪已经有一英尺厚,预计还会增加五至七英寸。你再猜猜怎么着——这场暴风雪会一直停留在芝加哥南部。假如我们等几天再来的话,就不会被困在这里了。”

  “你给局里打电话了吗?”

  “打了。我的部门,你的部门,而且我还给队长留了个口信。大家都知道我们来这里了,所以只能待在路上了。”

  马蒂向前耸肩弓身,额头几乎碰到前挡风玻璃上。雪下得太大,即使将雨刷调到最高档,她还是几乎什么也看不到。“我希望,我能够看到另一辆车的前车灯,那样我就有时间停车或者躲开。”

  “只要专心开好自己的车就行了,”维克说,“只有傻瓜才会在这样的天气开车乱窜。”

  “只花了半个小时,”她说,然后将车开到那幢带有环状走廊的二层楼房边的车道上。她刚从车里出来,车门就被狂风吹得砰的一声关上了,她也被吹到汽车的前挡泥板上。她迎着暴风雪,维克紧紧跟在后面,拽着栏杆一步一步艰难走上台阶。

  “噢,快请进,”一个勾腰驼背的妇女说,没等他们按门铃,她就已经把门打开,“我一直在等你们。我没有想到你们真的会来。”风太大,门被吹得撞到了墙上。他们还没有走进去,地毯上已经覆盖了一层雪。

  维克和马蒂作了自我介绍,并向那个妇女出示了他们的警徽。

  “我是伊万杰琳·罗伯茨,刚才我们通过电话。”她的呼吸中带有薄荷的味道。“我已经不记得警察上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了,除非你将克劳黛·考尔白不小心将自己卡在落水管里那一次也算上。克劳黛·考尔白是我们的一只猫。”

  这个妇女显出的更多的是兴奋而非担心。她个子很矮,还不到马蒂的肩膀处。马蒂向下看着她蓝灰色的头发,发现上面喷了发胶,当然,她还看到了稀疏头发下面露出的头皮。

  “把外套给我吧。最好把它们拿到厨房里挂起来。上面都是雪。我得让埃尔默过来把这里打扫一下,以免有人把脖子,或者大腿摔断。”

  维克拿着马蒂的外套,自己的外套还穿在身上。“我来吧,夫人。”

  他们跟在她的后面,她走得很快,敏捷的脚步大大出乎马蒂的预料。厨房没有屋子外面的走廊预示的那样温暖舒适。里面的电器是不锈钢的,都是广告商赞助的,还有很多小的用具,足够开一个小店铺。空气中有一丝松仁酱和面包的味道。马蒂的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吃过午饭之后,他们就没有停下来吃过东西,而此刻也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

  “你们吃了吗?”罗伯茨小姐问道。

  “没有,夫人,”维克说。

  “噢,餐厅就在这里,我马上给你们准备点吃的。约瑟芬娜正在打牌,牌一旦切好,就不能打扰她们。”

  餐厅旁边安有一部电梯。餐厅里的桌椅都是用枫木做的,上面覆盖着印花棉布,每张桌子供四人就餐,桌子的中央摆放着常春藤和冬青作装饰。

  “不用那么匆忙,反正你们今天晚上也回不去了。我们可以留你们在这里过夜。这个镇子太小,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家破旧的小汽车旅馆,就在公路边上。那条路原来被称作66号公路。甚至有一个电视节目的名字也叫66号。尽管他们已经把它拓宽并且改称为55号,但是在我看来,它依然还是66号公路。”

  马蒂问她电话在哪里。

  “电线全断了,亲爱的,但也不用担心,我们有一台应急发电机可以用来照明。”她为他们端来两碗热气腾腾的炖牛肉,还有一些自制的饼干和黄油,然后是热咖啡和苹果馅饼。

  “我已经将你们到来的消息告诉了约瑟芬娜。她们的牌刚好打到一半,这个消息打扰了她们,让她们有点恼火。”

  当他们将最后一块苹果馅饼吃完之后,罗伯茨小姐领着他们来到房子的后部。从走廊里,马蒂可以看见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正在擦前门附近的地面。他一定是埃尔默,她推测。那个男人挺起身子,将手放在腰上,然后又继续擦地。马蒂不知道他和这里的其他人是什么关系。假如他住在这里,而不是隔壁邻居,那么,他也将在这里过夜,就像她和维克一样。

  “你们只能等一等,”罗伯茨小姐建议道,“她们每天晚上都是这样,吃过晚饭就开始打,一直打到熄灯睡觉。一旦她们洗牌并切过牌之后就不允许别人打扰。”

  沿着走廊安有一圈窗户,此刻全都关着并且进行了保暖处理。窗户上挂着百叶窗,百叶窗呈打开状态。外面的窗玻璃上已经盖上一层白雪。马蒂想到了取暖费的问题,然后,心情愉悦地看着窗外季节的变化。壁炉里正在燃烧的圆木给屋子增加了一丝暖意,但是,马蒂怀疑那一点火释放不出多少热量。

  这里的人都是两两相伴。两位老太太坐在屋子的远端看电视,电视的声音已经被关掉,另外两个老太太在织毛衣,还有两个看上去长得很像的老太太坐在摇椅上打盹,脚搁在脚垫上,两只肥猫蜷缩着身子卧在她们的大腿上。

  有四位老太太围着一张桌子。马蒂依次打量她们中的每一个人,想知道哪一个是约瑟芬娜·汉森。她在停尸房里见过那个死去的妇女,还看过她的照片,打牌的四个老太太没有一个人长得和她相像。她没有看到汉森小姐旁边有人做伴。

  “呀,”维克用手遮住嘴低声说道,“你认为这里有谁会在九十岁以下吗?自从我的奥托舅舅去世之后,我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老人,他九十七岁的时候被送到一家养老院,因为他总是自己从轮椅上掉下来。”

  “我认为这里的老太太都没有那么老,”马蒂小声回答道。她看了看那两个在摇椅上打吨的老太太,然后改变了想法。“那两个或许有那么老。”她朝她们两个人点了点头。一个带轮子和横架的助行车放在一把摇椅的旁边。

  维克用手搓了搓他的胳膊,然后又挠了挠。

  “衰老不传染,”马蒂低声说道,“别再挠了。”

  “这个地方让我有点发憷。一定还有其他可以住宿的地方。”

  马蒂朝窗户的方向点了点头。“想好了怎么去那里了吗?”

  维克用波兰语啷哝了几句。

  可以坐下的地方还有很多,但是,看上去都很不舒服。无论是椅子还是沙发都是直靠背、硬坐垫,而且距离地面很高。绝大多数上面放有靠枕和额外的一个坐垫。马蒂挑选了一个最靠近那张牌桌的椅子以便能够听到她们的谈话。尽管桌子上没有钱,但是,她们看上去像是在赌博:每个人都全神贯注,没有人聊天,更没有人说闲话。即使有谈话,内容也多与扑克牌相关。塔牌跟扑克或者桥牌完全不同。马蒂感到厌倦,然后,她看到其中一个看电视的老太太站起身子,用一根拐杖将身子稳住。马蒂想到了自己的祖母,站起和坐下对她来说是那么困难,此刻她明白了这里的沙发和椅子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

  房间里的所有设施都应该适应居住者的要求:桌椅之间的距离都有所加大,沿着窗户有一个很长的台子,上面放着随手可取的书、杂志、针线活和毛活。屋里没有小块的地毽,没有高高低低的架子或者储物区。毛衣挂在衣帽钩上,旁边还有一叠毛毯。这里和她曾经去过的养老院完全不一样。这是一座老房子,改造它应该花了很多钱。

  屋里的钟表进行了半点报时。马蒂瞟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十点半。维克侧了侧身说:“我跟你说,老人们不会很早睡觉的。看看,她们还没有玩够,没有一点累的迹象。”

  桌边的谈话声突然大了起来,椅子被推到后面。一个老太太离开桌子,向他们走了过来。她行动缓慢,但是步伐很稳。

  “汉森小姐?”

  “是的。”她身材矮小丰满,长着一张圆脸,戴着一副老花镜,她死去的姐姐比她大三岁,而且要高很多。但是两个人的相貌却没有相似之处。“阿加莎已经死了一个月了,但是,你们冒着这么大的雪来这里……为了什么?”

  “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谈谈吗?”马蒂说。

  “好的,就在这里谈吧,”她拉过一把椅子,“只谈几分钟。”

  “来了,女士们。”罗伯茨小姐托着一个盘子快步走了过来,盘子上放着玻璃杯和一瓶白兰地。除了两个老太太,其他的人都喝了一点酒。马蒂和维克谢绝了白兰地,但喝了一些加热的苹果酒。

  当身边没有其他人时,约瑟芬娜·汉森说:“说吧,什么事?”

  马蒂决定直截了当。“有人毒死了你的姐姐。”

  “噢,天呢。那会是谁呢?怎么做的,我的意思是说用的什么毒药?”

  “你最后一次和她见面是什么时候?”

  “噢,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豪威死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豪威是我们的哥哥。”

  “你近来和她通过电话吗?”

  “六月十九号之后就没再通过电话,那天是她的生日。我们总是会在彼此的生日和圣诞节通电话。”

  马蒂想,到了她们这个年龄,两个人叉离得这么远,不经常打电话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两个女人都没有结婚。父母留下的财产她们各得一半。阿加莎独自一人住在一套小公寓里,一直过着节俭的生活。她曾经嘱咐,死后不要举行仪式,骨灰撒在俯瞰密西根湖的悬崖上。约瑟芬娜从她姐姐那里继承的东西比从她父母那里继承的还要多。似乎她们两个人更亲近一些。

  “你知道她有什么朋友吗?”她的邻居们都不知道。

  “欧派尔和玛丽·苏,不过她们两个人已经死了十一二年了。”

  “还有别的吗?”

  “邮递员。她说他是个非常招人喜欢的年轻人,一直非常可靠。”

  那个邮递员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在那条路线上已经工作了好多年。是他发现了她的尸体。她的遗嘱中也曾提到过他。

  “还有别的吗?比如一个修理工?或者向她推销东西的什么人?”

  “阿加莎不是一个容易上陌生人当的人。”

  阿加莎没有非正常的取款记录,也没有动过其他财物。假如有人曾经想骗她的钱,那么,很显然他没有成功。

  约瑟芬娜刚找借口离开他们,维克就说道:“这又是个问题。那么老的一个人能够记得多少东西呢?你注意她听你讲话时总是往前探着身,而且讲话声音很大吗?奥托舅舅也是这个样子。但是,他一直没有戴助听器。但是有一天,他什么也听不见了。”

  “维克,她可是能够听见我说话。”

  “没错,但是她明天早上还会记得你现在说的话吗?她和她姐姐谈话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你怎么能够期望她还记得什么东西呢?我们面对的是一群老人,马蒂,真正的老人。”

  马蒂将身子俯向他,低声说道;“假如为了钱,她雇佣某个人将阿加莎杀掉那会怎样?”

  “别那么荒唐了。她这么个年龄,能需要多少钱?住在这里比她姐蛆的花费小多了。”

  “我不这样认为,”马蒂说,“看上去像是一个昂贵的计划。贪婪,维克。想一想。”

  “我刚想过。应该还有别的原因。你知道人老了是什么样子。她会信任某个人,而且把钱放在家里。他们偷了她的钱并将她杀掉,因为她知道是谁偷的。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她给那些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即她死后,他们将会得到某种东西,所以他们就帮她上路了。”

  “那个邮递员有可能吗?”马蒂问道。

  “为了一万美元?”他想了想,“我们得查一查他。她这位妹妹的表现让你感到惊讶了吗?”

  “如果她们过去十年里每年只通三次电话,这一点并不让我感到惊讶。让我感到纳闷儿的是为什么这么少。她们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

  尽管她没有告诉维克,但是,她也承认,在询问老人时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他们的回忆有多少是可靠的。不过,她由衷地尊敬老人。她还注意到死亡很少能够让他们感到惊讶或者恐惧,尤其是他们已经很老而且已经失去了家人或朋友时更是如此。

  “约瑟芬娜让我琢磨不透。她很坦然。我不知道那是接受还是冷漠,或者是关于她姐姐的死她知道的比告诉我们的多。”明天,她必须将其中的两种可能性排除掉,即使她可能会显得不敬,即使约瑟芬娜可能会感到不快。

  维克走到窗前。“雪还在下。都快到窗台了。我想我们的汽车已经看不见了。假如你告诉任何一个人说我们在一个老年公寓过的夜,麦克阿里斯特,和十一个小老太太还有两只猫……”

  “我?”如果这件事情在他们这个辖区传开的话,那么,他们两个人就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里至少还有空房间,看上去像个汽车旅馆。”

  “请别忘了。如果有谁发现了我和一群糊涂老太太在一起过了一夜……”

  “她们是老了,维克,但是,我觉得她们还不糊涂。这两者之间是有差异的。”

  “噢,是吗?这话你还是跟一个八十岁的人说吧。”

  罗伯茨小姐将维克领到一个小房间里的一张沙发跟前。马蒂得到一个位于一楼的客房,不过这个客房比一个壁橱也就大那么几英尺而已。“其实从来没有人在这里睡过,亲爱的,“罗伯茨小姐解释道,“尽管我们也有侄儿外甥之类的亲属,但是,我们不让他们住这里。”罗伯茨小姐给她拿来的睡衣太小,足足小了好几号。马蒂穿着衣服躺在床上,将另一条被子盖在身上。她不习惯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睡觉,而且身体下面的床垫疙疙瘩瘩,凸凹不平,弹簧叽嘎乱响,寝具散发着洗涤剂的味道。她怀疑在这里睡过的人是否还会再来。

  马蒂想自己肯定睡不着。一声尖叫和随后歇斯底里的叫喊将她惊醒。当地冲到走廊上时,维克也正从那间小屋里跑出来。他让她走在前面。

  “埃尔默,我的上帝,埃尔默!”罗伯茨小姐抽泣着。她衣着整齐,站在一个门口。

  马蒂走进一看,发现埃尔默躺在地板上。他的房间和她住的那间客房差不多大。没有挣扎的痕迹。

  “罗伯茨小姐……”

  那个妇女转过身子。“他不能死,”她说,“他不能死,不该是埃尔默。他才七十三岁。”她的肩膀随着她的哭泣抖动着。“他不能死。我们这里没有人是在八十岁之前死的。”

  马蒂和罗伯茨小姐待在一起,而维克则跪在埃尔默旁边,检查是否有生命迹象。马蒂心想她昨天晚上应该多问些问题,对埃尔默有所了解。

  维克抬眼看着她们,摇了摇头。“罗伯茨小姐,我们需要叫辆救护车过来,并且通知警察。”

  “电线还是不通。”

  “那么,我们就只能让他这么躺着,不能乱动。”

  “可是他……他就这么躺在这里……他……难道我们不能……”

  “不能。”

  维克走出房间,将门关上。“既然这里所有的人似乎都已经起来了……”

  马蒂转身看着那些老太太,她们都还穿着睡衣,因为距离他们比较近,所以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但是看不到屋子里的情况。

  “我们还是到这边来吧,”马蒂建议道。

  “好的,好的,”罗伯茨小姐赞同道,“早饭马上就好。我一直在忙着烤面包,生怕烤糊了,所以没有注意时间。埃尔默总是睡得很晚,而早上六点半之前从不起床。”

  “那样的话,大家可能都已经吃过早饭了。”马蒂说。

  “是的,当然,但是可怜的埃尔默。一定是他的心脏。”

  “他的心脏有问题吗?”

  “不。他的健康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视力没有从前好,不过,我让他戴眼镜,他却始终不肯戴。”

  “他是你的亲属吗,夫人?”马蒂问道。

  “他是我的兄弟。我的弟弟。”眼泪又开始往下淌。

  “他和你住在这里吗?”

  “是——的。”她点了点头。

  “好歹他没有那么痛苦,”马蒂说。这句话往往会有某种安抚的作用,不过她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就像维克说的那样,死了就是死了。

  “他一直都是个好人,很勤快。他几乎什么都会修。没有他,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也希望你能够坚强些。”

  “我知道。”

  “我们需要把这个房间保护起来,夫人,”维克说,“只是暂时的。有钥匙吗?”

  罗伯茨小姐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这一个。”

  维克将钥匙从钥匙环上取下来,锁好门之后便将它放到自己的口袋里。“还有别的备用钥匙吗?”

  “只有埃尔默的了,”她轻轻擦了擦眼睛,马蒂期待会有更多的服泪掉下来。但是,罗伯茨小姐却昂首挺胸走进了餐厅。“喂,各位亲爱的,假如你们给我几分钟时间的话,早餐立刻就好。”

  老太太们似乎受到了惊吓,但是倒也还好。假如不是桌边空了两个位置,一切看上去跟往常一样,那是养猫的两个老太太的

[1] [2] [3]  下一页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仁木悦子侦探小说普通文章女仙外史普通文章绣云阁
普通文章钟吕传道集普通文章天女散花普通文章玉蟾记普通文章雷峰塔奇传
普通文章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普通文章车上读杜甫普通文章城市稻草人普通文章优秀电视节目导语
普通文章《名人传》引普通文章出梅入夏普通文章林鸟普通文章童年
普通文章把黑,归还给夜普通文章东溪普通文章有水的瓶子普通文章
普通文章纳木错,与神耳语的地…普通文章忘不了古丈普通文章冬日絮语普通文章秋赋
普通文章夏天的味道普通文章杨花普通文章夜晚唱歌的草普通文章土与籽
普通文章向绿芽道歉普通文章梦•草原普通文章黎明普通文章苹果
普通文章贝壳小记普通文章萧红,我的姐妹普通文章北向之痛普通文章一个偏见
普通文章钱的代沟普通文章偷听谈话的妙趣普通文章一个富人可以可长生不…普通文章车夫、酒桶和人
普通文章窗下的村皮小屋普通文章用我一辈子去忘记普通文章在那颗星子下普通文章信童传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仁木悦子侦探小说
    黑 羊
    呼喊特丽莎的人
    良 心
    做起来
    敌人眼睛
    孤 独
    闪 灵
    鸭之飞翔
    仰天长望的部落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