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读
文学名著
名人传记
诗歌大全
儿童主题
小说主题
美文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零点阅读 >> 读小说 >> 古典 >> 鬼谷四友志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卷之一下 忌刻小人行毒计 忠直良友诈风魔 【字体: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
推荐文章双面猎犬在线阅…普通文章双面猎犬 第一章…普通文章没有对手就没有…普通文章第一章普通文章第三章
普通文章浣花草普通文章夜游人普通文章131. 奴隶母亲普通文章橘红色的伞普通文章铁婚年
普通文章不忍的句号推荐文章中华百年游记精…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墨水圈普通文章河谷幽魂
普通文章冰架普通文章高度怀疑普通文章从尚方宝剑谈到…普通文章德里纳河上的桥普通文章掷钵庵消夏记
普通文章父亲买了贺年卡推荐文章父亲的算式推荐文章租一个网友做妻…普通文章聆听自然 自然与…普通文章金庸武侠小说 九…
普通文章四库全书·子部…普通文章第一章 有效说话普通文章第二章 演讲的艺普通文章第三章 挑战高效普通文章第四章 口才一步
普通文章第五章 讲演、讲普通文章第六章 演讲的技普通文章第七章 沟通的艺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余…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屠…
普通文章长安古意 之 肝…普通文章柴爿/[南斯拉夫…普通文章人们的首领普通文章墙/[法国]让-…普通文章一个人的遭遇
【零点书库】 卷之一下 忌刻小人行毒计 忠直良友诈风魔
  好文章,要分享


好逑传 在线…

双面猎犬在…

中华百年游…

《诗经》鉴

意林系列丛

雪雁武侠小…

荻宜武侠小…

历史进退中

给孩子讲一

温瑞安微型…

世界科技全

中华百家姓

中国历史上

中国军界人…

西厢记(图

叶剑英在关

大转折——

开国将领的…

快速找书,请用搜索!输入关键词,点击搜索,又快又准!
文章 下载 图片


卷之一下 忌刻小人行毒计 忠直良友诈风魔

  却说苏秦、张仪于鬼谷先生处学游说,这日看见魏王赍金璧聘孙膑去后,他二人未免见食流涎,也欲求取富贵。先生道:“你两人中肯留一人与吾作伴否?”秦、仪皆执定欲行,无肯留者。先生强之不得,叹道:“仙才之难如此哉!”乃为之各占一课,断道:“秦先吉后凶,仪先凶后吉。秦说先行,仪当晚达,吾观孙、庞二子势不相容,必有吞噬之事。汝二人异日宜互相推让,以成名誉。勿伤同学之情。”二人稽首受教。先生又将书一本分赠二人,秦、仪观之,乃《太公阴符篇》也。“此书弟子久已熟诵,先生今日见赐,有何用处?”先生道:“汝虽熟诵,未得其精。此去若未能得音,只就此篇探讨,自有进益。我亦从此逍遥海外,不复留于此谷矣。”

  秦、仪既别,去不数日。鬼谷子亦浮海为蓬岛之游,或云已仙去矣。

  再说孙膑行至魏国,即寓于庞涓府中,膑谢涓举荐之恩,涓有德色。膑又述鬼谷先生改宾为膑之事。庞涓惊道:“膑非佳语,何以改易?”膑道:“先生之命不敢违也。”

  次日同入朝中,谒见惠王。惠王降阶迎接,其礼甚恭。膑再拜,奏道:“臣乃村野匹夫,过蒙大王聘礼,不胜惭愧。”惠王道:“墨子甚称先生独得孙武秘传。寡人望先生之来,如渴思饮。今蒙降重,大慰平生。”遂问庞涓道:“寡人欲封孙先生为副军师之职,与卿同掌兵权,卿意如何?”庞涓答道:“臣与孙膑,同窗结义,膑乃臣之兄也。岂可以兄为副,不若权拜客卿,俟有功绩,臣当让爵,甘居其下。”惠王准奏,即拜膑为客卿,赐第一区,亚于庞涓。客卿者,半为宾客,不以臣礼加之。外示优崇,不欲分兵权于膑也。

  自此孙庞二人,频相往来。庞涓想道:“孙子既有秘授,未见吐露。必须用意探之。”遂设席请酒,酒中因谈及兵机,孙子对答如流。及孙子问及庞涓数节,涓不知所出,乃佯问道:“此非孙武子兵法所载乎?”膑全不疑虑,答道:“然也。”庞涓道:“愚弟昔日亦蒙先生传授,自不用心,遂至遗忘。今日借观,不敢忘报。”孙膑道:“此书经先生注解详明,与原本不同。先生止付看三日,便即取去,亦无录本。”庞涓道:“吾兄还记得否?”孙膑道:“依稀尚存记忆。”涓心中巴不得便求传授,只是一时难以骤逼。过了数日,惠王欲试孙膑之能,乃阅武于教场。使孙、庞二人各演阵法。庞涓布的阵法,孙膑一见即便分说,此为某阵,用某法破之。孙膑排成一阵,庞涓茫然不识,私问于孙膑。腹答道:“此即颠到入门阵也。”涓又问道:“有变乎?”膑答道:“攻之则变为长蛇阵矣。”庞涓探了孙膑说话,先报惠王道:“孙子所布乃颠到入门之阵,可变长蛇阵也。”已而惠王问于孙膑,所对相同。惠王以庞涓之才,不弱于孙膑,心中愈喜。只有庞涓回府,思想孙子之才,大胜于吾。若不除之,异日必为他欺压。心生一计,于相会中间私叩孙子道:“吾兄宗族俱在齐邦,今兄已仕魏国,何不遣人迎至此间,同享富贵。”孙膑见问,乃垂泪言道:“子虽与吾同学,未悉吾家门之事也。吾四岁丧母,九岁丧父,有于叔父孙乔身畔。叔父仕于齐康公为大夫,及田大公迁康公于海上,尽逐其故臣,多所诛戮,吾宗族离散。叔与从兄孙平、孙卓挈我避难奔周,因遇荒岁,复将我佣于周北门之外,父子不知所往。吾后来年长,闻人言鬼谷先生道高而心慕之,是以单身往学。又复数年,家乡杳无音信。岂有宗族可问哉?”庞涓复问道:“然则,兄长亦还忆故乡坟墓否?”孙膑道:“人非草木,能忘本原?先生于临行之际,嘱吾道:‘汝之功名,终在故上。’今已作魏臣,此话不须提起矣。”庞涓探了口气,佯应道:“兄长之言甚当,大丈夫随地立功名,何故乡也。”

  约过半年,孙膑所言都已忘怀了。一日朝罢,方回。忽有一汉子,似山东人语音,问人道:“此位是孙客卿否?”膑随唤入府,叩其来历。那人道:“小子姓丁名乙,临淄人氏。在周客贩,令兄有书信托某,送到鬼谷。闻贵人已得仕魏邦,迂路来此。”说罢将书信呈上。孙膑接书在手,拆而观之,略云:

  

  愚兄平、卓字达贤弟宾亲览,吾自家门不幸,宗族荡散,不觉已三年矣。向在宋国为人耕牧,汝叔一病即世。异乡零落,苦不可言。今幸吾王尽释前嫌,招还故里。政欲奉迎吾弟重立家门,闻吾弟就学鬼谷。良玉受琢,定成伟器。兹因某客之便,作书报闻,幸早为归计,兄弟复得见。

  孙膑得书,认以为真,不觉悲伤大哭。丁乙道:“承贤兄分付,劝贵人早早还乡,骨肉相聚。”孙膑道:“吾已仕于此,此事不可造次。”乃款待丁乙饮酒,付以回书。前面亦叙思乡之语,后云弟已仕魏,未可便归俟。稍有建立,然后徐为首丘之计。送丁乙黄金一锭为路费,丁乙得了回书,当下辞去。谁知来人丁乙,乃自庞涓手下心腹徐甲也。庞涓套问孙膑,来人姓名,遂伪作孙平、孙卓手书,教徐甲假称客商丁乙,投见孙子。孙子兄弟自少分别,连笔迹都不分明,遂认以为真了。

  庞涓诓得孙膑回书,遂仿其笔迹,改后数句云:“弟今虽卦仕魏国,但故土难忘。心殊悬切,不日当图归计,以尽手足之欢。傥或齐王不弃,微长自当尽力报效。”于是入朝私见魏王,请屏去左右,将伪书呈上言:“孙膑有背魏向齐之心,近日私通齐使,取有回书。臣遣人邀截,于郊外搜得在此。”惠王看书毕,乃言道:“孙膑心悬故土,岂以寡人未能重用,不尽其才那?”涓奏道:“膑祖孙武子为吴王大将,后来仍旧归齐。父母之邦,谁能忘情。大王虽重用膑,膑心已恋齐,必不能为魏尽力。且膑才不下于臣,若齐用为将,必然与魏争雄。此大王异日之患也。不如杀之。”惠王道:“孙膑应召而来,今罪状未明,遽然杀之。恐天下议寡人之轻士也。”涓又奏道:“大王之言甚善。臣当劝谕孙膑,傥肯留魏国,大王重加官爵。若其不然,大王发到微臣处议罪,微臣自有区处。”

  庞涓辞了惠王,往见孙子。因问道:“闻兄已得千金家报,有之乎?”那孙膑是忠直之人,全不疑虑忌讳,遂应道:“果然。”因备述书中要他还乡之意。庞涓道:“弟兄久别,思归人之至情。兄长何不于魏王前,暂给一二月之假,归省坟墓,然后再来。”孙膑道:“恐主公见疑,不允所请。”庞涓道:“兄试请之,弟当从旁力赞。”孙膑道:“全仗贤弟玉成。”

  是夜庞涓又入见惠王,奏道:“臣奉大王之命,往谕孙膑。膑意必不愿留,且有怨望之语。若目下有表章请假,主公便发其私通齐使之罪。”惠王点头。

  次日,孙膑果然进上一通表章,乞假月余还齐省墓。惠王见表大怒,批表尾云:“孙膑私通齐使,今又告归,显有背魏之心,有负寡人委任之意。可削其官爵,发军师府问罪。”

  军政司奉旨,将孙膑拿到军师府,来见庞涓。涓一见,佯惊道:“兄长何为至此?”军政司宣惠王之命,庞涓领旨。讫问膑道:“吾兄受此奇冤,愚弟当于王前力保。”言罢,命舆人驾车,来见惠王。奏道:“孙膑虽有私通齐使之罪,然罪不至死。以臣愚见,不若刚而黥之,使为废人,终身不能退归故土。既全其命,又无后患,岂不两全。微臣不敢自专,特来请旨定夺。”惠王道:“卿处分最善。”

  庞涓辞回本府,向孙膑道:“魏王十分恼怒,欲加兄极刑。愚弟再三保奏,恭喜得全性命。但须刚足黥面,此乃魏国法度。非愚弟不尽力也。”孙膑叹道:“吾师云虽有残害,不为大凶。今得保全首领,此乃贤弟之力,不敢忘报。”庞涓遂唤过刀斧手,将孙膑绑住,剔去双膝盖骨。孙膑大叫一声,昏绝到地,半晌方醒。又用针刺面,成私通外国四字,以墨涂之。

  庞涓假意啼哭,以刀疮药敷膑之两膝,用帛缠裹。使人抬至书馆,好言抚慰,好食将息。约过了月余,孙膑疮口已合,只是膝盖既去,两腿无力,不能行动,只好盘足而坐。髯翁有诗云:

  

  易名膑字祸先知,何待庞涓用计时。

  堪笑孙君太忠直,尚因全命感恩私。

  那孙膑已成废人,终日受庞涓三餐供养,甚不过意,思欲图报其德。一日庞涓步进书馆,闲论间,乃祈求孙膑传示鬼谷子注解《孙武兵书》。膑慨然应允。涓随给以木简,要他缮写。膑写未及十分之一,有苍头名唤诚儿,庞涓使他伏事孙膑。诚儿见孙子无辜受在,反有怜悯之意。忽庞涓召诚儿至前问:“孙膑缮写,日得几何?”诚儿道:“孙将军为两足不便,长眠短起,每日只写得二三策。”庞涓怒道:“如此迟慢,何日写完!汝可与吾上紧催促。”诚儿退问涓近侍道:“军师央孙君缮写,何必如此催追?”近侍答道:“汝有所不知,军师与孙君,外虽相恤,内实相忌。所以全其性命,单为欲得兵书耳。缮写一完,便当绝其饮食。汝切不可泄漏。”

  诚儿闻知此信,密告于孙子。孙子大惊,原来庞涓如此无义,岂可传以兵法?又想道若不缮写,他必然发怒,吾命旦夕休矣!左思右想,欲求自脱之计。忽然想着鬼谷先生临行时付吾锦囊一个,嘱道到至急时方可开看,今其时矣。遂将锦囊启视,乃黄绢一幅,中间写着“诈风魔”三字。膑领会道:“原来如此。”

  当日晚餐方设,孙膑正欲举筋,忽然昏愦作呕吐之状,良久发怒,张目大叫道:“汝何以毒药害吾?”将瓶瓯悉拉于地,取写过木简向火焚烧;扑身到地,口中含糊骂署不绝。诚儿不知是诈,慌忙奔告庞涓。涓次日亲自来看,膑痰涎蒲面,伏地呵呵大笑,忽然大哭。庞涓问道:“兄长为何而笑,为何而哭?”孙膑道:“吾笑者笑魏王欲害吾命。吾有十万天兵相助,能奈吾何?吾哭者哭魏邦没有孙膑,无人作大将也。”说罢复睁目视涓,磕头不已。口中叫鬼谷先生,乞救吾孙膑一命。庞涓道:“吾是庞某,休得错认。”那孙膑牵住了庞涓之袍,不肯放手,乱叫先生救命。庞涓命左右扯脱,私问诚儿道:“孙子病症几时发的?”诚儿道:“是夜来发的。”涓上车而去,心中疑惑不已。恐其佯狂诈变,欲试其真伪。命左右拖入猪圈中,粪秽狼籍,膑披发覆面,到身而卧。再使人送酒食与之,诈云:“吾小人哀怜先生被别,聊表敬意。元帅不知也。”

  孙子早晓得是庞涓之计,故为怒目狰狞,骂道:“汝又来毒我么?”将酒食倾番地下。使者乃拾猪屎及泥块以进,膑取而啖之。于是还报庞涓,涓道:“此真中狂疾不足为虑矣。”

  自此纵放孙膑,任其出入。这孙膑有时朝出晚归,仍卧猪圈之内,有时或出而不返,混宿市井之间。或谈笑自若,或悲号不已。市人认得是孙客卿,怜其病废,多以饮食遗之。孙膑或食,或不食;狂言诞语不绝于口,无有知其为假风魔者。

  庞涓又分付地方,每日侵晨具报孙膑所在,尚不能置之度外也。髯翁有诗叹云:

  

  纷纷七国斗干戈,俊杰秉时归网罗。

  堪恨奸臣怀嫉忌,致令良友诈风魔。

  时墨翟云游至齐国,客寓于田忌之家。其弟子禽滑从魏而至,墨翟问:“孙膑在魏得意何如?”禽滑细将孙子被别之事,述告于墨翟。翟叹道:“吾本欲荐他,岂料反害之矣!”乃将孙膑之才,及庞涓妒忌之事,转述于田忌。田忌遂奏于威王道:“国有贤臣而令见辱于异国,大不可也。”威王道:“寡人发兵,以迎孙子,何如?”田忌道:“庞涓不容膑仕于本国,肯容仕于齐国乎?欲迎孙子须是如此恁般,密载以归,可保万全。”

  威王用其谋。即令客卿淳于髠假以进茶为名,至魏欲取孙子。淳于髠领旨,押了茶车,捧了国书,竟至魏国。禽滑装做随行从者到魏都,见了魏惠王,致齐侯之命,惠王大喜。送淳于髠于馆驿。

  禽滑见孙膑发狂不与交言,至半夜私往候之,孙膑背靠井栏而坐,见了禽滑,张目不语。虽前日曾会过认得,但不知其心与来意,故也。滑垂泪道:“孙卿困至此乎,认得禽滑否?吾师言孙卿之冤于齐王,齐王甚相倾慕。淳于公此来非为贡茶,实欲载孙卿入齐。为君报刖足之仇耳。”孙膑泪流如雨,良久,言道:“某已分死于沟渠,不期今日有此机会。但庞涓疑虑太甚,恐不便挈带如何?”禽滑道:“吾已定下计策,孙卿不须过虑。俟有行期,即当相迎。约定在此处相会,万勿移动。”

  次日,魏王款待淳于髠,知其善辩之士,厚赠金帛。髠辞了魏王欲行,庞涓置酒长亭饯行。禽滑先于是夜,将温车藏了孙膑。却将孙膑衣服与厮养王义穿着,披头散发,以泥土涂面,妆作孙膑模样。地方已经具报,庞涓以此不疑。

  淳于髠既出长亭,与庞涓欢饮而别。先使禽滑驱速行,亲自押后。过了数日,王义亦脱身而来。地方但见肮脏衣服,撒做一地,已不见孙膑矣。即时报知庞涓,涓疑其投井而死。使人打捞尸首,不得,连连挨访,并无影响。反恐魏王见责,戒左右不言。只将孙膑溺死申报,亦不疑其投齐也。

再说淳子髠载孙膑离了魏境,方与沐浴。既入临淄,田忌亲迎于十里之外。言于威王,使乘蒲车入朝。威王叩以兵法,不知孙膑说甚,且于下文分解。

固顶文章意林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槐园梦忆固顶文章小小说在线阅读固顶文章武侠小说百家在线
固顶文章千万藏书,在线读普通文章月光下的号角普通文章姑苏看水普通文章箴言录
普通文章落叶普通文章站着和蹲着普通文章奇迹普通文章江南稻草
普通文章普通文章幸运的傻瓜树袋熊普通文章动物和植物的战争普通文章辣椒
普通文章踩春普通文章秋天的风普通文章冬日香山普通文章再见了,可鲁
普通文章夏天,在贡嘎尔草原普通文章袁崇焕无韵歌普通文章去见阿炳普通文章致命推销
普通文章太阳、月亮和公鸡普通文章三月和牧羊人普通文章南北情缘普通文章看画
普通文章送行普通文章白色的帽子普通文章两代人推荐文章我和父亲里根
普通文章祖父在童年里走啊走普通文章失母普通文章谁是该哭泣的那个人普通文章父母与子女
普通文章写信的母亲普通文章父母是最朴素的人文普通文章两条路普通文章心灵百叶窗
普通文章蜗牛、蝙蝠和松明普通文章拉萨的阳光普通文章心是一方水土普通文章心灵的栖息地
普通文章寻找第一个自我普通文章我的心灵告诫我普通文章我不是一个怪人普通文章社会生活中的著名法则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鬼谷四友志在线阅读

    凡例
    卷之一上 辩才学分科教艺 …
    澹游子评
    澹游子评
    卷之二上 庞涓错遁八门阵 …
    澹游子评
    卷之二下 苏秦困厄皆因运 …
    澹游子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古典 金评水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毛评三国   聊斋志异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西游记
    名家 鲁迅  沈从文  钱钟书  林语堂  老舍  叶圣陶  郁达夫  徐志摩  朱自清  丰子恺
    现代 阿Q正传  边城   围城   京华烟云  四世同堂  亚细亚的孤儿  三家巷  红岩  暴风骤雨  苦菜花
    历史 左传   史记   汉书   后汉书   资治通鉴   明史纪事本末  清稗类钞   前汉演义  上下五千年
    笔记 世说新语    本事诗    东坡志林  剑侠传  阅微草堂笔记   子不语    容斋随笔
    蒙学 三字经    声律启蒙   幼学琼林   增广贤文    笠翁对韵
    传记 毛泽东传   溥仪·我的前半生   沈从文传    红星照耀中国  拿破仑传   蒋介石传
    外国   简爱  红与黑  茶花女  高老头  悲惨世界  堂吉诃德  呼啸山庄  巴黎圣母院  鲁滨逊漂流记